修煉路上步不停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十二月十九日】我是二零一三年得法的青年大法弟子,今年二十四歲。回首五年修煉路,有初得大法的喜悅,有不知如何修煉的躊躇,也曾走過彎路,悔不當初。憶往昔,師尊慈悲的將我一次又一次的從紅塵之中喚醒、洗淨,每每念及於此,止不住淚如泉湧。

風雨飄搖的童年

我生長在大法弟子之家。記得我在孩童時期,父母親就因被迫害而遠走他鄉,只留我一人與曾祖母相依為伴,當時曾祖母八十多歲了,我只有六歲。

因從小經歷慣了與親人的別離,小小的我早已是「飽經風霜」,亦多愁善感。雖然那時我還不知道是甚麼原因使得他們棄我而去,但隱隱約約中聽到人議論到「法輪功」三個字,小小年紀的我從本性就知道:信法輪功的父親沒有做錯。

父親總是深夜回來,第二天我還沒醒來,他就消失於茫茫夜色之中,記憶中,我夜夜淚濕枕頭,白天總是紅著眼睛,我思念他們,可是我不敢說出口,也不敢在人前表現出來,怕曾祖母擔心,也怕其他人看見會問起原因。為了不讓人擔心,我總是表現出開心和無憂無慮的樣子。

上小學三年級的時候,我的父母親回來了,我心裏卻很平淡,許是幼年的經歷,使我早早成熟,又或者似乎已經習慣了離開他們的日子。可是生活並沒有安寧下來,從那時起,為了生計,我們搬了五、六次家。我的性格也越來越內斂,不願與人交際。

初得大法 紅塵甦醒

幼年與父母的隔閡,一直伴隨著我的成長,雖然我盡自己努力,做一個不讓他們操心的好孩子,但卻並不與他們親近,甚至心中反而升起仇恨心,並將對他們的怨恨,撒在弟弟身上。父親幾次想要讓我得法,但那種從小的隔閡,使我有了逆反心理,不願意聽他的話。後來在高中時期,甚至幾度抑鬱,那時,我似乎對人世間的一切都看破了,特別想出家,卻不曾想過,我與真正的修煉大法近在咫尺。

我十二歲起便離開父母到外面上學,在高中的時候,學校離家更遠了,父親不能每週來看我,在高三的時候,他將我託付給一位阿姨同修。

我一看見那位阿姨,覺的她好似比哪位親人都親切,第一次見面她笑聲朗朗,雙目熠熠生輝:「這位是小同修啊,真好!真好!你知道嗎……」阿姨向我講起大法真相,大法的美好,講到師父的慈悲,多次叫我小同修,甚至說我是神的使者。我茅塞頓開,但也不免有詫異,我也是修煉人嗎?可是我並沒有學過法呀,雖然會煉功,但是動作也馬馬虎虎記不得全部。但她叫我小同修,那我也一定要學一學!

就這樣,我從這位阿姨家裏請來了寶書《轉法輪》。那天我包裏裝著《轉法輪》,感覺太陽格外明亮,光彩奪目,渾身從未有過的輕鬆,整個人輕飄飄的,似乎有一雙大手將我提起來。就這樣,我得法了。

得法之後,師父給我清理身體,我的眼睛變的明亮,皮膚像嬰兒一般細膩雪白,頭髮也似乎一夜之間被喚醒。我的內心,充滿了無上的喜悅、沉靜,整個人變的平和有力量。常人朋友形容我「你整個人真的像個藝術品」,「如畫一般」。我知道,師父把我推到了很高的層次上,我內心充滿感激,無以言表。

清除邪惡畫報 證實法

二零一八年夏天,我大學畢業了,找到了一份工作,與兩個室友合租一住處。在我們所居住的小區,處於所謂「重要地段」,安保級別為最高級,保安經常在小區裏來回巡邏。

一天下班,我突然發現小區櫥窗裏出現了污衊大法的邪黨宣傳畫報。我內心又急又氣,想到師父說:「其實大家也很清楚了,一個人從大法中受了益,當大法蒙難之時為了保護自己不能說句真話,這人可度嗎?」[1]作為一個大法弟子不能眼睜睜的看著他們污衊師父,污衊大法。我計劃要在某天深夜,將畫報清理掉。可是計劃想的越多,怕心越強烈,總覺的小區裏到處都是攝像頭。

又過了兩天,中午下班的時候,我遠遠的就看到了那個櫥窗,我直視著它,心裏反覆默念師父的法:「弟子正念足 師有回天力」[2]。就在那一瞬間,我感覺周圍的一切似乎不存在了,只有一條筆直的小路通向那個櫥窗,我走近它,發現櫥窗正對著保安亭,保安在門口站著,我求師父加持弟子,就這時出現了一位婦女,與保安攀談了起來,轉移了他的注意力,我當時撐著太陽傘,甚麼都不想,徑直打開櫥窗,撕掉那張邪惡畫報,裝進背包,整個動作一氣呵成!我看向兩邊,人來人往,正是下班高峰期,大家笑著看著我,似乎覺的沒甚麼不妥。一位清潔工大爺騎著摩托車從我旁邊走過,一直注視著我,我不為所動,把櫥窗關上,回家!我內心無比激動,感受到了師父的慈悲保護。

回到住處後,室友回來了,急切的問我:「你是不是做了甚麼了?我聽到小區保安打電話,說櫥窗裏的東西被人撕掉了!是不是你做的?」我笑著看著他,室友很生氣,大聲質問我:「你這樣他們會找上門來的,再說,撕了有甚麼用?他們還會貼啊!」我平靜的看著室友,語氣不容置疑的說:「不會的!他們再也不會貼了!我今天撕了,他們絕不會再貼!」室友不出聲了。第二天,室友非常開心的跟我說:「你真神了,還真的不貼了,貼了美好家園之類的東西,所有櫥窗都換掉了。」

回想那天,我內心深深的感受到,一切都是師父安排好的,就等著弟子走出去。

提高心性 修去人心

因幼時的經歷,我始終不能從怨恨中解脫出來,對父母親,尤其是母親充滿怨恨,怨她將我一人留在家中,孤獨長大。得法後,更是「看不上」她,覺的她不如明慧網上的同修做的好,日常生活中,總是與她針尖對麥芒,爭論不斷。我很苦惱,每次爭論後都非常後悔,我知道作為修煉人,要有大忍之心,可每次面對母親,怨恨心就在起作用,念及過往,委屈、不公時隱時現,難以清除,我意識到這種情緒的根源,是不平衡的嫉妒心,還有怨恨心。意識到之後,我發自內心想要修去它們,昇華上來。

師父說:「但是作為煉功人,別人看的很大的東西,你看的就很小、很小,太小了。因為你那目標太長遠了,太遠大了,你將要和宇宙同齡。你再想想那東西,可有可無的,你往大了想想,那些東西都能過的去。」[3]「我還要告訴你們,其實你們以前的本性是建立在為我為私的基礎上的,你們今後做事就是要先想到別人,修成無私無我,先他後我的正覺,所以你們今後做甚麼說甚麼也得為別人,以至為後人著想啊!為大法的永世不變著想啊!」[4]

我反覆體會師父的法,不禁淚流滿面。這時我真正放下人心,思索著這些年,母親為這個家所做的一切犧牲,這時,怨恨心和嫉妒心變的越來越小,越來越小,小得像一粒塵埃,我淚流滿面卻不是傷心,反覆想著:「你要為別人著想啊。」我感到怨恨心和嫉妒心,正從我身體中清除出去,慈悲的師父幫我拿掉了它們。當我下樓再次看到母親時,突然覺的她可愛、善良,就心平氣和的與她攀談起來,這時我的內心感到前所未有的輕盈、幸福。

回想五年來走過的修煉路,若不是修大法,我也可能會在這紅塵之中,墮落沉淪迷途不知返。我感恩師尊慈悲苦度,珍惜師父給我安排的修煉環境,每念及於此,常常淚流滿面。

寫這篇文章之前,我曾覺的自己怎麼可能給明慧網投稿呢?那不是一般人能投稿的啊,應該要文采很好吧。後來看到一篇交流文章是七十多歲的老同修寫的,我受到了鼓勵,我也要給明慧網投稿!不執著於能否發表,何種結果,我也想主動圓容明慧網這個大家庭!今天寫下這篇文章,願同修們,修煉路上,步履不停!共同精進,隨師還!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五》〈二零零四年美國西部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師徒恩〉
[3] 李洪志師父著作:《法輪功》〈第三章 修煉心性〉
[4]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佛性無漏〉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