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弟子:走回修煉的路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一月二十三日】我是一名青年大法弟子,目前是在飛天大學中城分校就讀的大一學生。很高興能參加華盛頓DC首次年輕大法弟子交流會。開始的時候我一直很抵觸寫交流文章,後來意識到,自己不願意寫交流,也是一種怕心,怕想起以前不愉快的事情,害怕別人說自己不好等等。意識到這點後,我決定寫出我在飛天大學這學期四個月的修煉心得體會。

我的父母都修煉大法,一九九九年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開始後,父親多次被抓。我的生活質量發生了巨大的變化。我突然間變的像孤兒一樣。高中時,我開始酗酒,甚至吃毒品。在感情和藥物的刺激下,我得了所謂的雙向情感障礙,於是在高一念完後就輟學在家。經常一個人對著窗戶發呆,然後就大喊大叫,還有自殘行為。有好幾次我因為服藥過量而徘徊在死亡邊緣,身體瘦到了七十多斤,吃不下去飯。別人和我說話,我的大腦就像慢動作一樣,看著他的嘴在動,但是聽不見聲音。等我聽見了聲音,就算是一個很簡單的問題,我都要去想好久才可以一個字一個字的回答他,因為我的大腦有時候會控制不了我的嘴。還有幾次醒來的時候我不記的自己是誰,還開始出現幻聽,還有幻覺。

就這樣在家過了一年多,父親從監獄中出來,母親也找同修來幫助我,在大家的幫助下,我開始學習畫畫,隨後就考上了某美術學院。我知道這都是因為師父在管我,從沒放棄我,我才能活到今天。可是我卻讓師父失望了。原本想在大學裏洗心革面,但到了大學之後,各種新奇的東西吸引著我,我再一次迷失了。和同學們夜夜喝酒聊天,一起打遊戲,我還學會了抽煙。上課的時候,老師會一邊抽煙一邊給我們講他的「光榮歷史」和所謂的現代藝術。專業課中,很難見到真正教課的老師,一般都是研究生在帶我們,因為老師們都在忙著在外面賺錢。比如我,四年中見到我的教授的次數不是兩次就是三次。

記的我剛剛讀完大一,父母怕我會變的越來越不好,決定讓我出國讀書。然而在國外當認識的朋友越來越多之後,我又一次變的不好了,晚上會和他們出去喝酒吃飯,一有時間就到處去玩,還開始大手大腳的花錢,完全不顧國內的父母。就這樣,我在美國呆了十一個月後,又回國接著念大學了。

就這樣,無論國內還是國外的大學,對我來說只是吸引我放縱墮落的另一種的環境。當然這一切的內在原因,是我自控力太差才造成的。因為環境再不好有的人也可以出污泥而不染的。但是,現代社會的環境對我們年輕人,尤其是大學生影響真的很大,就像師父所說:「所以它們在人類社會中就是在起著這樣一個作用,用現代的意識,用各種各樣敗壞人類的手段、各種各樣的表現吧,來破壞著人類,而且帶動著人類。確實是有許多人被攪進去,特別是年輕人。他們著手最集中的地方就是學生,特別是大學生。」[1]

感謝師父的慈悲安排,所有的這一切都在我來到飛天大學之後發生了根本的改變。我變成了一個真正的修煉人,我學會了向內找一直到放下自我。我一直以為這樣的生活會很無聊,但當我真正溶於法中的時候,我才明白了生命有多麼的可貴,師父是多麼的慈悲。我想通過以下三點心得體會和各位同修交流我的感想。

一、選擇一個好的修煉環境很重要

一年多前,由於內心深處還是離不開大法,我又來到了美國華盛頓。很感謝華盛頓DC同修們對我的幫助,帶我去參加大法的活動和法會,更經常督促我去小組學法。可是由於我長時間未學法,並且在常人中觀念越來越重,這時候面對修煉最大的問題是,我開始不信師不信法了,有的時候還會懷疑師父講過的話,但好在同修們一直都在包容我,師父更是通過各種方式在管我。

二零一八年六月,父母從國內過來參加了法會,法會過後,提出想帶我來飛天大學做義工。來之前,父親希望我能在大法弟子辦的學校學習,就在網上查找過飛天大學,查到的只有舞蹈和聲樂的專業,來了之後,父親又問了一下,這才知道飛天大學新增了兩個專業,醫學和數據科學。也了解到師父要把飛天大學辦成國際一流的大學。當時聽到飛天大學老師介紹到這裏時,我的大腦一下子就清醒過來,意識到這是師父給我的一次難得的修煉環境和機會,當時我就決定在飛天大學念書了,放棄我正在申請的喬治梅森大學美術專業的研究生。

當天我們就在學校附近租了房子,然後回到華盛頓做好搬家的準備。如果按照來到這裏之前的人生設計,到喬治梅森大學讀研究生,但依照我的個性,我很難去把控自己,甚至煙酒遊戲都戒不了。時間長了,也許我又會沉淪下去。但看到了飛天大學這麼好的環境後,因為我經歷過,所以能深刻的體會到環境的重要性,而且通過了解,我知道這裏不但是一個學習的地方,更是一個純淨的修煉環境,難得的一塊淨土。事實證明,我的選擇也沒有錯,在這樣乾淨的場的作用下,我戒了煙和酒,放下了遊戲機,也刪除了曾經投入了很長時間和金錢的手機遊戲。還有由於剛到美國的不適應,我患上了嚴重的抑鬱症,每天必須吃藥才能維持正常的狀態,現在我也開始停藥了。並且多年的偏頭痛也一下子好了。

二、學法煉功

在這裏,使我受益最深的就是學校裏每天都會有集體學法和煉功。剛剛來的時候,我和很多同學一樣,不願意參加集體學法。但是老師會經常發短信提醒我們學法的時間,發正念,慢慢的就幫助我養成了學法的習慣。老師們也會抽出時間和學生一起交流在學校的心得體會。在這裏,我不但看到了學校的每個人都為了飛天這個項目在無私付出,還看到了每個學生都在這裏發生著改變。通過我的觀察,我發現好幾個以前不怎麼學法的年輕同修也在這個環境中開始改變,不但開始和大家一起學法,還會遇到問題首先找自己。

也許因為我經歷的事情比較多,所以我更能去理解別人,我知道每個人都有自己很難過去的關和難,但每個人心中又有著對大法的堅信。所以在和同修的交流中,我能清晰的感覺到他們想要走回來的決心,大家心裏都是那麼的善良、純真,只是有些人在這個世風日下的環境中有些迷失了自我,可能一段時間中走上了舊勢力安排的道路。這時候,我們唯一能走回來的辦法就是做好三件事,助師正法。

飛天大學中城分校給我們提供一個集體學法煉功的環境,太難得,太重要了,我時常告誡自己不要因為某些執著而再次錯過了這麼好的機會,這世間沒有任何事情比修煉對我來說更加重要。

三、放下自我

在這樣的一個環境中,我也開始學會了向內找,慢慢學會放下自我,無條件的去配合大家。舉個例子,以前我在做設計的時候強調自己的東西,自己喜歡甚麼就做甚麼,不會真正去考慮到底甚麼是客戶需要的。當別人對我的作品提出質疑時,我也會憤憤不平,覺的一個不專業的人為甚麼要批評我。於是,我做出來的東西就會讓對方感覺不舒服,從而不滿意,我自己也很困惑,為甚麼我花了這麼長時間做出來的東西,經常一句話就被人否決了。

通過學習師父的講法,我開始明白了放下自我有多麼重要。現在在做設計的過程中,我會首先考慮對方想要的是甚麼,不摻雜自己的觀念去設計,無論任何人給我提出意見,我都會虛心接受。結果就是,我現在做出來的東西不但沒有花費我大量的精力和時間,還可以讓很多人感到滿意。我首先得是個修煉人,得學法煉功,放下自我,否則,我就是一個常人在做大法的項目,那就只是做好事,沒有威德,過去不學法時做出來的作品雖然我投入的時間和精力很多,但同修們卻不滿意。而當我學好法,以一個真正修煉人的心態去創作時,我發現一切都是那麼的自然而然,水到渠成。這也是我在飛天大學學習的根本目地,放下自我,圓容配合,共同把大法的項目做到最好,救更多的人。

以前認識我的人,可能誰也沒想到我會發生這麼大的改變。而且我現在學的專業是數據科學,但是在國內的高一之後到現在快十年我就沒有接觸過理科的東西,加上我英語也不是很好,還有吃了太多精神類的藥物使大腦記憶變的特別差,我以為我學習起來會很困難。然而當我放下自我,認真學法的同時,我發現學習真的很簡單,我也以很優異的成績結束了這學期。我知道這些都是師父對我的鼓勵,感恩師父!感謝飛天大學的老師們的努力和對我們的幫助。在這裏念書,老師會盡心盡力的幫助,會儘量照顧到每一個學生,更重要的是,老師們會更關注學生的修煉,當發現學生有不好的行為時,會及時的去提醒。因為在這裏,我們不但是師生的關係,同時也是同修的關係。

師父說:「人類社會就像一個修煉環境,我不是講過了嘛,人類社會都保持著正念、傳統的,就是在神的路上了。」[1]飛天大學在當今亂象叢生的社會中給我們提供一片淨土,我們不也是走在神的路上嗎,所以,仔細想想,能到飛天上學,參與到飛天大學項目中來,這是一件多麼光榮的使命,有著殊聖的未來。

如有不正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八年華盛頓DC講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