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研人員:十載苦求索 一書盡解惑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九月十五日】願像我當初一樣,還在遭受病痛折磨卻無可奈何的人,已經發現現代實證科學的嚴重侷限性而又在苦尋人生和宇宙真諦的人,還在尋找真正正法修行法門的人,以及被中共媒體謊言誤導而誤解法輪功的人,不妨像我當初一樣,拋開一切謊言的影響,放下成見,靜下心來用自己的本性去通讀一遍《轉法輪》這本書。我相信,您從此會慶幸自己:生逢其時!

一、病痛折磨

我出生在偏遠山村,自幼家貧勢弱、受人欺負,在同齡人中算是吃了不少苦。為了給家裏和自己爭氣和改變自己的命運,我從稍懂事的小學二、三年級開始就知道發奮讀書,期望跳出農門。我刻苦學習、成績優異,用中學同學的話說是「一步登天」,直讀到博士研究生。

作為家鄉方圓幾十里的第一例,我成為父母、親友的驕傲。

與此同時,人生的爭爭鬥鬥,使我養成了很要強的性格。我吃不好、睡不好,從八六年初中階段,我的身體就開始出現問題,到高中和大學,病魔接踵而來,年紀輕輕就已經落得一身的病。

慢性氣管炎使我常年咳嗽。每逢天氣一變,鼻炎和鼻竇炎也加重,臉鼻部流膿腫脹和頭部發燒。大學時曾經去做穿刺,抽出一大罐膿。慢性胃炎和十二指腸炎使消化功能嚴重受挫而食慾不佳、營養不良,更不能吃帶辛辣的刺激性食物。有一次暑假時吃了帶有胡椒粉的千層糕,引發的胃部劇疼使我從中午掙扎到半夜。日益嚴重的失眠導致我不能正常休息,而長期焦慮和緊張逐漸導致嚴重的神經衰弱和偏頭疼,每次學習勉強超過二十分鐘就難以堅持,頭部就越來越熱和難受,逐漸頭昏腦脹而神智不清。那時身體陰虛火旺,甚至敏感到了只吃一顆炒花生都往往在第二天就上火口鼻腫脹或頭部長癤子的程度。

我的健康成了全家人最操心的事。為了治病,到處幫我尋醫問藥。母親甚至找來了穿山甲的胃磨成粉,說是治胃病的秘方,讓我伴著流食一次次地吃完。我堅持吃完後胃病卻沒好。由於一身是病,還動輒上火生瘡腫痛,我除了要經常打消炎針外,抽屜裏面往往裝滿了各種中西藥:甚麼龜苓膏、地黃丸啊,甚麼天麻虎骨丸、三九胃泰、牛黃解毒片、穿心蓮和銀翹片、板藍根等等成了我的「家常便飯」。每次見了醫生說幾句,就基本上知道他要開甚麼藥了。但醫生和我一樣無奈。

二、上下求索

為了搞好身體,除了求醫問藥,同時我也拼命加強體育鍛煉。高中時幾乎每天早晨跑步,還參加過五千米長跑賽。大學的體育成績更是班上最高分,一些項目如 「立定跳遠」、「引體向上」我都能得滿分。啞鈴、拉力器等在宿舍裏天天練。還交錢參加了武術、散打培訓班。然而這些鍛煉收效甚微,病魔卻依然纏著我。甚至更加嚴重。我困惑了:我都鍛煉得體育成績那麼好,看起來肌肉發達、身強體壯,為甚麼病還是不好?

人們常說:「西醫治表,中醫治本」。 我的病應該是深層原因,我就又去了解中醫和陰陽五行,進而逐步了解經絡穴位,接觸氣功等。

氣功和人體科學那個時候在中國興盛起來,國家也有科研機構在研究氣功和特異功能。雖然用常人觀念覺得一些氣功現象很不可思議,但是我逐漸發現這個領域很值得深入研究。但是九十年代後,氣功界魚龍混雜,我看了很多,難辨真偽。影響大的氣功我基本都嘗試過。但感覺沒有甚麼效果或者不是我要的,就放棄了。

另一方面,我碩士專業方向與微波生物醫學、生物電磁學有關。眼睛能看得見的生物和那摸不著看不見的電磁波有甚麼聯繫嗎?自身的經歷更加促使我思考,人體、生命和宇宙究竟是甚麼關係?人的疾病究竟是怎麼回事?人生意義是甚麼?我常看一些雜誌如《發現》、《科學》、《科學美國人》、《自然》、《奧秘》等,力圖追蹤現代科學的前沿尋求真理。卻發現世界上不但還有很多未解之謎,西方實證科學至今連一些基本問題都沒有準確、可信的答案,例如:生與死的明確界限(為甚麼世界上被宣告死亡的人不少卻能復活了?)、地球的真正年齡、月球的起源和宇宙與時空結構等,這些基本問題其實都還沒有能說清。我日益覺察到西方現代科學的侷限性。

由於愛好氣功,常常接觸到古代佛家和道家的修煉方法和一些修煉故事,以及眾多的佛道經典。我看過釋迦牟尼佛和老子的故事,並為這些聖人的境界所感動,開始嚮往著有朝一日隱居修行。但卻並沒有一部書能告訴我具體怎麼修行,很多事情沒有真正對人說明白,或者視為天機不可泄漏、畫個符號避而不談。而現實中,很多廟宇不再與修行有甚麼實質關係,而往往成了斂財場所,納污藏垢。如果自己遁入深山尋道,父母多年的養育之恩怎麼報?也一時放不下。

東方傳統文化雖感玄妙,而回到現實社會,往往抵不住各種現代生存哲學和物慾的衝擊,那些東西只能當作學問研究而已。生活中的我身不由己地繼續爭爭鬥鬥。同時內心深處又好像在尋找甚麼、等待著甚麼,時不時的冒出一念:「我是誰?我為甚麼來世上活著?」每當看到受苦難的人和那些殘疾的人、乞討的人,我就容易心酸、落淚。神佛可以普度眾生,我能為他們做甚麼嗎?真有神佛嗎?腦海中常有一念閃過:「我與佛有緣」,但不知是為甚麼。

身體不好,但學業要完成,就要設法搞好身體。我知道武術中的太極、形意、八卦等內家功夫既能養生又能防身。我於是又交錢跟學校一位老人學練內家拳。練站樁每次堅持一個多小時,揮汗如雨,很能吃苦。但是一直感覺層次上不去了。內家拳師父說,我是因為以前把肌肉練得太硬了,經絡不通,要幫我「疏通經絡」。先後三次「疏通」,每次收三百多元,因為那位師父為我們疏通經絡消耗會很大,聽說需要買東西吃,補充恢復身體功力。

但幾次過後,我的身體沒有太大變化。堅持幾個月後,肌肉健壯的我竟然變得骨瘦如柴,精力不濟。怎麼辦呢?身體狀態都難以維持學業了。

三、柳暗花明

我那時想,中西醫、偏方和體育鍛煉和內家武術都解決不了,還是再去看看氣功吧。這時到了一九九六年。我從圖書館找到當時的氣功雜誌翻看,法輪功的書《轉法輪》是當時最暢銷的氣功書。我就抄了地址準備去郵購了。

其實,早在九三年~九四年讀大學期間,我就在雜誌上看過法輪功的功法簡介,隱約感到這個功法很不一般。我甚至模仿功法圖解把動作自學得差不多了。但因為沒有看過法輪功的講述修煉原則和要求的書,而只知道練那些動作,發現身體沒有甚麼反應。當時覺得可能是沒有得到師父的真傳,我最好是抽時間當面去拜見師父,甚至借了錢準備去京城拜見師父本人。但到了火車站發現人山人海擠的不行,我沒法買到票而那次未能成行,這個事就放一邊了。

正準備去郵購《轉法輪》書的那天中午,看到《光明日報》有一篇文章正在攻擊法輪功。文章作者顯然連氣功都不信,其引用了法輪功書中的一些話,斷章取義地在那裏進行詆毀。我雖然不太相信作者的那套文革式的說法,但法輪功的書中真講得這麼玄嗎?書中究竟說了甚麼?這一下激起我儘快親自去了解法輪功是怎麼回事的願望。自己去郵購書那覺得是太慢了。想起我看到過本校有法輪功的學員在一個地方煉功,我就想找他們借書來看一看《法輪功》的書講了甚麼。

於是我第一次找到了學校法輪功的煉功點。

四、受益匪淺

一去法輪功煉功點,我明顯感覺場地上有個很舒服的場籠罩著,人如沐春風說不出來的舒服,而且感覺大家都那麼祥和。我問了一些問題後,感覺跟別的氣功完全不同。他們很爽快地把幾本經書借給我,也沒有要我抵押任何東西。

我把大法經書請回來一看,語言雖然淺白,但一下子把我吸引住了:講的可是千古不傳之謎啊,都是過去宗教界、修行界不講的天機啊,人體、生命、宇宙、時空的未解之謎,天象變化帶動下的人心變化和氣功界的真真假假各種現象是怎麼回事,歷史上各大宗教的來源和實質以及現狀是甚麼,甚麼是末法時期,甚麼才是真正的正法修煉,以及天目、宿命通、返修、借功、玄關、性命雙修、周天等等,如何從做一個好人和更好的人開始修煉自己的心性、提高自己……全在這本書裏了。大法大道直指人心,天機盡洩啊!我花了一個晚上和上午就一氣呵成地看完了。自然科學和社會科學以及修煉界、宗教界一直沒有說清的東西,這下全明白了。這就是我要找的!

我太高興了。難怪一直感到自己有佛緣!我原來在氣功雜誌上只看過法輪功的動作,跟著比劃過,但沒有反應,是因為原來不知道法輪功書裏面講的很多指導煉功的道理,得按照那些道理去要求自己、提高自己的心性,身體才會相應的發生變化。這不是任何不修煉的人能夠編得出來的,法輪功指導修煉的道理看起來文字淺白,但其句句是天機,也遠遠超越了過去佛道等宗教的理論,就更加超越人間的一切政治理念,「政治」和法輪功修煉根本不在一個境界。

這次看完書後頭腦異常清醒。再去煉功,馬上感覺大周天真的打通了,切切實實感受到能量周身走動,帶動著身體輕快得簡直要飄起來。隨後短短幾天我的身體出現淨化反應,過去練過的亂七八糟各種假氣功導致身體信息很亂,也被清理出來了。原來折磨我多年的、現代醫學都長期束手無策的一身頑疾,短短幾天就消失不見了!人吃的香、睡得好,很快體重恢復成標準體重了。而且從此心情樂觀,神態安詳,做事更專心和效率更高了。一位高中同學在假期見我的第一面就說,感覺我變化很大,平和多了!

因為修煉,雖然內心把個人名利看淡了、儘量順其自然,但法輪功的法理要求修煉人在哪裏都要做一個好人。我作為學生,放下個人名利爭鬥之心,只管去認真地學習知識。因為私心雜念少了,思想更加清淨專注,效率高,身體也好,所以學習成績更好了,有一門學位課考試還得了滿分。修煉後這一學年(二年級),我被評為該年度「三好研究生」。在五十多位同學中,我碩士一、二年級學位課總平均成績由當初考入時的最後幾名,躍升到第三名,申請並獲准第三年開始直接攻讀博士學位。隨後,修完了本專業博士學位課程,進入論文課題研究階段。

法輪功教導修煉人做事要先考慮別人。實驗室公用的電腦硬盤小了,逐漸難以滿足大家使用需求。父母家境困難的我,用自己的獎學金(當時約一千二百元)買了大容量硬盤裝在公共電腦上給大家用了好一段時間,直到有同學畢業轉讓電腦給我,才拆裝回來做論文。

處於揚灰層的實驗室,每過一段時間就會積滿灰塵。因為整個實驗室面積很大,大家又忙自己的事,在沒有具體人值班搞衛生的情況下,往往每人來工作時,就用抹布把自己的桌椅抹一下。我看到,大家坐在周圍落滿灰塵的環境中,而且大家在走動時,地上的灰塵還是會揚起來落在大家的桌上。真正解決問題只有把整個屋子的衛生搞乾淨。我就每隔一段時間抽空把整個實驗室的衛生徹底搞一次。同時用幾個拖把、幾塊抹布,把儀表桌上和地上的灰清潔完,每次一個人幹一個多小時才能搞乾淨。

一位師妹曾經看到計算機系一位同學在學校BBS上對我所在的電信系發了一封感謝信,講的是我偶然撿到一個錢包,裏面有現金和多張銀行卡,我馬上根據錢包裏面的電話號碼聯繫失主本人來認領,並謝絕任何回報。她跟貼說:師兄一向不錯──學識和人品。其實,拾金不昧,對於真正修煉法輪功的人來說,是再平常不過的事。

走向工作後,雖然平時經常工作壓力很大,抽時間靜靜讀一下法輪功的書和煉一下功,每次精力就恢復得很快。而且法輪功五套性命雙修的功法每堅持煉一段時間後,就會使我顯得比實際年齡更年輕。遇到矛盾、受冤枉時,有時也難受,但想起法輪功師父「真善忍」的教導,就知道要多找自己的不足,慈悲眾生,修煉人沒有敵人,多原諒和寬容他人。是法輪功的「真善忍」使我在家庭和工作中度過了一關又一關。

從開始修煉至今近二十年,我這個原來的藥簍子,再沒有犯病,沒有吃過一顆藥。

但不是煉了一下動作就打了保票,修煉有修煉的心性和境界要求。其中在第一個工作單位時,有一段時間很久沒有煉功和看法輪功的書,忘了自己是修煉人,心態不好,又連續加班工作,而導致急性胃出血,人都休克過去了。醒來後回家了,想起自己應該好好修心和煉功了,身體很快就恢復了。第二天就去上班,按照同事吩咐又去醫院檢查身體。醫生化驗、照片後,發現一切正常。法輪功就這麼神奇!

因為法輪功,可以說從身體到靈魂我都獲得了新生。而給予我這一切的法輪功的師父李大師,卻沒有要過我一分錢。我深深的體會到,法輪功是千載難遇、最適合現代社會各階層人士修煉的佛家正法門。我的親身經歷也使周邊一些親友先後開始了解法輪功、修煉法輪功並受益。

後記

回想起來,是法輪功的真理促使我真正去了解法輪功、走進了法輪功受益者的行列。從自己多年的上下求索,到還沒有看過法輪功的書而只做了動作,再到後來我看過《轉法輪》後遵照書中的心性和功法要求去修煉實踐,這先後的親身經歷,使一切針對法輪功的謊言不攻自破。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