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朋好友十多人走入法輪大法修煉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九月四日】二零一二年媽媽生病了,雖然媽媽是四十年的老病號,但是這回不同於往常,她臉色黑青,沒有一點力氣,整夜失眠,膽小,上來那股勁嚇的她有地縫都想鑽進去。大大小小的醫院走了好幾家,專家醫師都看不出她有甚麼毛病,無奈之下哥哥帶她去看門頭,回家後她也時好時壞。

我知道只有大法能救媽媽的命,但是他們都不理解大法,當初為了逼我放棄修煉還把我送入精神病院,現在讓她接受大法有一定的難度。但是有一線希望我也要試試。這麼長時間哥嫂照顧媽已經很累了,我讓他們回家休息,我來照顧媽媽。半夜時,媽媽把我叫醒說又不舒服了,一直沒有入睡,又怕上了。看著媽媽憔悴的臉,我坐起來對媽媽說:我幫您發發正念吧。於是我就幫媽媽清除人肉眼看不到但又確實存在的不好的東西,我還沒發完正念,媽媽就叫我說:「怎麼這麼管事啊,我也跟你學吧。」

沒想到大法的奇效十幾分鐘就讓媽媽接受了大法,從此媽媽爸爸走上了修煉大法之路。

看到媽媽身體的巨大變化,哥嫂心服口服,對大法和我的態度一百八十度大轉變,父母的康復讓哥嫂恢復了自己的正常生活,他們不用再為父母的健康操心費力了,也明白了中共的造假宣傳,都相信法輪大法是正法。

看到我父母身體的巨大變化,我家的親朋好友不下十口人都走入大法修煉,都在大法中受益。

一朝得法 永世無悔

我生於一個生活條件較好的家庭,因為家中只有我一個女孩,從小又體弱多病,父母哥哥對我萬般寵愛,成人後我出落得文靜漂亮,但卻有著一個糟糕的身體。從我記事時起我的腿上就長有大片牛皮癬,癢起來控制不住就要抓,抓完後流黃水,鑽心的痛,破掉再結痂,如此反覆。常年的氣血虧使我渾身無力,鼻炎咳嗽常年與我為伴,小伙伴經常嘲笑我是病秧子。

我經常怨父母為甚麼生下我讓我在這個世上受罪。雖然四處求醫問藥但都不得而治,多病纏身、常年與藥為伴的我常常覺得生活無望,絲毫沒有屬於花季年齡應有的快樂。同學們都羨慕我的富足和受寵愛的生活,可是他們哪裏知道我這難言的苦衷。

一九九三年,我找了一位身體壯壯的、多才多藝的小伙結了婚。我不顧父母反對執意和他結了婚,婚後的美好生活也成了夢。本來期盼婚後身體應該有所好轉,但是兩次流產,一次畸胎瘤手術,使我這個糟糕的身體更是雪上加霜,婚後的婆媳矛盾,小夫妻的磨合更讓我焦頭爛額。因婚前在家,家務都是父母哥哥承擔,所以我對家務活一竅不通,但是偏偏我們的房子和婆婆的房子是門挨門,婆婆看到我做家事那笨拙的樣子氣就不打一處來,不給我好臉,對我嘮叨斥責。

我從不和婆婆惡言惡語,覺得她是老人,但是沒受過委屈的我總想與丈夫訴苦,丈夫不但不管,還一口反駁,對我態度蠻橫。不管婆婆是冤枉我,還是刻薄挑剔,丈夫從不為我說一句話。我傷心極了,一星期兩次吵架成了家常便飯,這也使我心力交瘁,我產生了離婚的念頭,是女兒的出生使我又安下心和他好好過日子。但是跟婆婆的矛盾使我們夫妻總是針鋒相對,離婚有些不捨,過下去又不舒服,婚後五年的生活真是身心俱疲。

九十年代正值氣功盛行,也有很多治病有奇效的氣功常常聽人提起。一九九八年我抱著治病試一試的心態讓丈夫幫我去尋找法輪功的講法錄像,就這一偶然的決定,使我有幸接觸了法輪大法,從此走上了修煉之路,改變了我苦難的命運。

看過錄像後才得知法輪功與普通祛病健身的氣功不同,是一部教人向善的大法。因書中講到不讓抱有治病的想法學功,大法不是治病的,是教人修煉返本歸真的,從教人做好人,更好的人,直至修成無私無我、完全為別人的人,大法書中還講出了人從哪裏來?到哪裏去?人為甚麼會生病?人為甚麼會苦難?等許許多多令我百思不得其解的問題,並給了我答案。當時就覺得這就是我要找的啊!

學煉法輪功後,我按師父法的要求放下了治病的念頭,開始要求自己按真、善、忍做一個好人,而我的內心也為此而感到喜悅,面對生活和家人的心態也開始慢慢變好,並且越來越好,常年有病的我也開始幫著丈夫做些家務了。

就這樣,困擾我的所有疾病在不知不覺中全部消失,我丟掉了二十多年的藥罐子,我真正體驗到無病一身輕的滋味是那麼美好。婆婆看到了我的變化,隨即也學了大法。其他家人看到我身體健康了都很欣慰,父母也放下了多年為我懸著的心。

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開始對法輪大法鋪天蓋地的抹黑和迫害,僅僅學煉了一年時間的我面對著社會、家庭、單位等多方面的巨大壓力,真覺得喘不過氣來。丈夫離婚威脅,家裏二十四小時的看守管制,工作下崗等等這一切,實在是讓我舉步維艱。

我獨自一人走在單位的小路上,苦苦思索心不能平靜,因為我要再堅持學煉大法,這條小路可能就是最後一次來了,我的單位逼得很緊,丈夫單位也派來書記作陪給我施壓,逼我放棄修煉。我認真的思考,法輪大法給了我健康的身體和向善的靈魂,我身邊的癌症阿姨學大法康復了,不能進食醫院判死刑的姐姐學大法好了。警察都管不了的打仗鬥狠的浪子學煉大法後做了好人。於是我走上了進京上訪的路,只想為大法說句公道話。

等我從看守所出來,丈夫與我提出離婚,公公逼我寫檢查,父母哥哥公婆也視我如眼中釘,見了我都愁容滿面,沒人給我好臉色。在中共造假宣傳矇騙下,熟知我的人都把我看成異類,向我投來異樣的眼光。幾次迫害後我的工作勉強得以保存,但是扣發工資獎金、不予晉級等。那段痛苦的經歷。如果沒有大法賦予我寬大的胸懷,善良的心態,不與人計較的美德,我是很難走過來的。

真善忍大法已經溶入了我的靈魂。儘管我不是事事處處都能做好,但是我總有一個要做的更好的想法,有一個認識正視自己性格缺點予以改正的誠意,我發現自己的怨變成了感恩,能包容理解和我共事的朋友,從不在背後挑撥是非,能替別人著想。一起共事二十年的同事說我像變了一個人,他說原先的我很刺,愛出風頭不吃虧。真的不可想像如果我不得大法,在這物慾橫流的社會自己會甚麼樣?那種心態那種身體還能不能活到現在?

我感恩大法,是大法解脫了我的身心,是大法給了我和睦的家庭,是大法教會了我識正邪的本領,是大法給了我希望。

該寫的體會實在太多,千言萬語好像也表達不完對大法感恩的體會。在這裏只能用這隻言片語來向有緣朋友表達心聲,能看到我這篇文章的朋友,我的寫作水平有限,但句句為真,只希望您能明白真相,看清中共的騙人伎倆,希望您能和我一樣都能在大法中受益。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