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的「退黨服務點」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八月二十二日】我丈夫原是一國家大型企業的廠處級幹部和邪黨組織部長、工會主席,也是單位邪黨迫害法輪功的負責人。

丈夫看到原本病重、脾氣暴躁的我煉法輪功身體好了,性格溫柔了,特別是過去咬牙切齒恨公婆,變得從心裏心疼、孝敬公婆了,吃多大虧也樂呵呵的。目睹了法輪功帶來的美好,丈夫公開說自己是「法輪功家屬」,拒絕參與迫害。丈夫還開車去看守所接我和沒有家人接的同修,幫我去發真相資料。

但丈夫對我跟人講真相接受不了(我真相講的也不好,黨文化重),所以有丈夫在場,我講真相緊張、犯怵,尤其丈夫負責人事,接觸人多,我很想救他們,但畏首畏腳的阻力很大。

企業偌大的資財被邪黨人員鯨吞,幾千員工、上萬家屬被扔在了半途,叫「待業」,丈夫叫「業餘留守負責人」,全靠自己去打工糊口。

丈夫修煉大法 心腦梗不治而癒

二零一一年十二月,丈夫得了高血壓、糖尿病、心梗百分之七十五,雙側腦梗死,橋腦血栓,腦白體變性、雙側頸動脈、雙下肢動脈硬化斑塊形成、腎功能異常。經常出現短期甚麼都不知道了的情況和半身不遂的狀態,每天吃近三十種藥,只能給一~二兩糧食吃。糖尿病越來越重,心腦梗隨時會要命,人啊,忙碌半生,該歇歇了,身體卻完了。

最要命的是心梗權威醫院警告:不許輸液,說心臟承受不了,隨時有生命危險,要求馬上住院;可腦梗權威醫院則要求馬上加大輸液量,好溶化血栓,防止半身不遂致殘,也要求馬上住院。

治腦的光治腦、治心臟的光治心。雙方醫院都只治自己本專科醫院的病,都說另一科病太重,兼治不了。腎也出了問題,又讓上腎科檢查。

我一籌莫展,每天提心吊膽,夜裏幾次去用手放在丈夫鼻前,試試有無呼吸。這時,研究生學歷的丈夫已因腦白質變性,面部開始出現智力呆傻表情,醫院要求測智商,拿著心、腦兩大醫院住院單和要求丈夫去腎醫院做檢查、已交了幾千塊錢的一沓子檢驗單的我沒了主意,沒治了,很難過。

這時,丈夫說:「回家吧,你能沒病,我也能沒病,我跟你煉法輪功。」以前我多次說過、哭過,他都沒有真正走進大法修煉中來,此時,丈夫一說,我感到撥雲見日,心一下放鬆了,有偉大的師父管他了,我還愁甚麼?!

丈夫一走入修煉就很堅信大法,幾次看到師父為他調整身體,全身是法輪旋轉,他跟我說:金色的萬字符轉的比刀片還快哪。他身體的變化對我們的親屬震動很大,看著那原來已沒有多少生命跡象、青灰的臉,蓋上紙就能哭了的人,這麼快就變得健康紅潤,紛紛要煉法輪功。

期間,丈夫也出現過心臟劇痛、兩腿發軟的情況,他堅信師父,就按師父說的、按法的要求做,很快轉危為安,徹底無病一身輕,連糖尿病都沒了蹤影,想吃甚麼吃甚麼。他開車帶全家長途遠遊,身心舒暢。全家幸福啊!

名副其實的「退黨服務點」

丈夫看到那麼多職工不明真相,被中共邪黨抹黑造假欺騙而仇恨佛法,將面臨給邪黨陪葬,就開門在家裏給職工辦事,讓我給職工辦三退,保平安,我家成了名副其實的「退黨服務點」。

現在百姓辦事難,求人難,開始是地方街道等部門該辦的事,職工也來找他辦,開始是職工來,後來是全家來。有時一天兩、三家人。他只要能辦的,誰來都盡心辦,他不太善言談,我講時,職工顧慮他過去的職務,或被毒害或被觀念干擾,不聽或插其它話題,他就會說: 「好好聽,」「是真的,」「為你好,我都退了。」他在職工中有威望,又曾是邪黨組織部長,就是過去職工老依賴的「組織」。他在搞邪黨黨務中,徹底認清了邪黨破壞傳統文化、破壞道德、破壞人心、破壞環境、禍害人類、最後毀滅人類的邪惡本質。所以往往是,雖話不多,但效果好。

過去,我們夫婦先後得的都是絕症,若不是煉法輪功,也早已先後不在人世,孩子小時候是腦癱兒,我家就是一個被人可憐的「悲慘世界」,現在我們一家人健康快樂充實,孩子大學畢業當了教師。一家人其樂融融、溫馨幸福,孩子經常說:「咱家真好。」先生的部隊同事們也經常羨慕的說:「嫂子去我家給我媳婦教教怎麼相夫教子,教教坤德,教教幸福秘訣。」我真誠的告訴了他:「看《轉法輪》吧,都在其中了!」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