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視台記者修煉法輪功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九月一日】我是二零零四年二月初二開始修煉大法的。那一年的那一天,我地下了一場大雪,整個城市被白雪籠罩著,滿天滿眼都是銀白色,雪有一尺半厚。電視報導說這是當地有歷史記載以來最大的一場雪,那一天汽車因此停運,機關停止了工作,學校停了課業,全城老少都清雪。

就在那一天晚上,我和另外兩個同修一起開始學大法、煉功,我的心靈也從那一天開始被師父和大法淨化。

一、為邪黨服務的記者 隨波逐流

修煉大法前,我是當地電視台的一名記者,在新聞界工作了二十年。

剛參加工作時,身邊的同事寫了一篇批評稿件,局長因此差一點丟了烏紗帽。於是天天強調的就是記者要講政治,為黨服務。就是說寫多好的文章不重要,關鍵是要聽話。剛大學畢業的我,躊躇滿志,認為自己是無冕之王,要鐵肩擔道義為百姓說真話,做一個有良心的記者。

可是在現實中,這一切都化為烏有。在工作崗位時間長了見慣了謊言,見慣了阿諛奉承,見慣了百姓的疾苦,見慣了上訪者投訴無門的悲憤。自己也練就了一身的「麻木不仁」,甚至面目表情都很麻木,有時感到自己在工作上很無情,為了飯碗隨波逐流;在生活中對家人也很麻木,對甚麼都沒有熱心。工作上的不稱心,卻會得到領導的誇獎,說我工作越來越有經驗了,越來越成熟了。先進工作者、獎金等各種好處也都來了。

當記者經常在基層,政府的各部委、居室每年至少要上電視宣傳兩次,讓上級和百姓知道他們都在努力為人民服務,實際上是為人民幣服務。政效掛鉤嘛!我們報導的情況,如:農業部門所說的土地增產了多少,農民增收了多少;民政部門所說的受災了多少,救災了多少;水利部門所說的建了水庫多少,蓄水多少,獲益多少;林業部門所說的退耕還林了多少,種樹多少;政府領導所說居民增收了多少,廠礦創稅了多少等等等等,對著攝像頭冠冕堂皇的說了一通,採訪完吃飯喝酒時,我們記者要例行公事的奉承幾句:你們今年為百姓做了不少好事呀。因為彼此太熟悉了,他們會說那是為你們新聞報導提供的數字,現編的,彼此哈哈一笑:那就按你說的報導。後來得知,公檢法司以及政府各個部門無一例外,每項工作都要按上級的指示辦。上級是誰?就是黨委。工作中想表達個自我、想為百姓鳴個不平、想有個公道,那你就是和共產黨作對,和自己過不去。所以學乖了的機關幹部,不知道、也不關心、也不管這個社會、這個國家、這個民族的未來,所以黃賭毒泛濫,假貨充斥中國大地。貪官們在台上喊著反腐敗,台下照樣大把大把的撈錢。沒有信仰的各級官員攀高結貴、追名逐利。

二、初聞真相漸醒悟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後,大陸各種媒體大肆誣蔑法輪功,天天看到的都是恐怖的造謠。我丈夫的大學校友修煉法輪功被抓了,當地還報導了她的情況。丈夫跟我說:我也想看看法輪功的書,我嚇得當時就制止說:你也像他們那樣就完了。但心裏也想了解了解,到底「黨」為甚麼這麼狠毒的整那些善良的人。因為我地有不少機關幹部煉法輪功,我認識他們,他們都是善良的人,不像電視說的那樣。

二零零一年,我有機會在特殊的環境下接觸到法輪功學員。那時,公安部門讓電視台配合誣蔑法輪功,我第一次了解法輪功。

在看守所裏,我按公安人員的要求錄完了畫面,但並沒有馬上離開,正巧公安陪同人員也沒在身邊。我站在監室外,一個二十歲左右的男孩,用流利的語言快速的向我介紹法輪功的真實情況,說「天安門自焚」是假的,我說:怎麼可能?那可是中央台報導的啊!他又說:自焚者頭髮沒燒著,兩腿間的汽油瓶都沒燒變形,滅火毯在後邊等著撲火,如果真想自焚是一瞬間的事,天安門那麼大,消防隊怎麼那麼快就趕到了?我仍然沒動心,他誠懇地說:姐,你是當記者的,你想想,你說過多少次真話!這一句話可像炸雷,我的大腦被炸開一樣,一幕幕展現在眼前:我採訪時被各級、各部門領導欺騙,我再用電視把欺騙的謊言報導出去,又去欺騙百姓。周而復始,年復一年,就這麼騙著,騙著自己、騙著上級、騙著百姓。撒謊比說真話還仗義,因為撒謊不涉及政治問題,不涉及獎金及各種人際關係。而說真話則不同,弄不好不但飯碗丟了,還要坐牢的。我還想到自己曾經常為了需要,改動過錄製的畫面,移花接木。還有我們每年都要參加全國、全省優秀新聞稿件評比,我及我的同事寫的並評上全國一等獎的稿件,內容大部份是捏造的。

如果政府為了鎮壓善良百姓而造謠,這樣的政府太可怕了。我又想到我的父親,一個老實巴交的技術工作人員,在「文化大革命」期間,被扣上「反動學術權威」的帽子,兩伙紅衛兵為爭搶批鬥他而火拼傷亡的場景;我又想到我的姑姥爺,辛辛苦苦積攢家業,擁有幾畝地,被定為地主。在各種運動的壓力下,含冤死去;我們還在老師的要求下全班同學都寫了批判孔子、孔聖人的表決心的順口溜,然後貼到教室後面的黑板上。

難道是這些善良的人錯了麼?我從小就因為父親而被歧視,上小學時,因為我父親挨批鬥沒有一個同學敢跟我說話。我是深受邪黨其害的人,我深知在這個不正常的國度裏,共產黨反對和批判的人大多是好人。

我信了這個男孩的話(我修煉後得知這位同修因為在監獄裏說真話、說大法好、不轉化而被迫害死了)。可是我是記者,報導是我的工作,法輪大法是教人向善的,而我的報導和事實相悖,怎麼辦?不報導就是嚴重的政治事故,而且關於法輪功的文字報導都是公安局政治處寫好的稿件,我只是拍一些畫面而已,這樣的稿件電視台領導都不能給改動的,何況我?越想越洩氣,就這樣我還是又一次撒了謊,這次是最嚴重的,那是謗佛謗法啊!可我當時並沒有認識到,只是覺的良心上過不去。

除了小時候批判過孔聖人,這是我在共產黨的脅迫下做的第二件大蠢事。後來我有機會調離了記者這個撒謊的職業。

三、走入大法體驗神奇

二零零四年,我因各種疾病的原因走進了大法修煉。短短的一個月,我那時腿還盤不上,奇蹟就在我身上出現了。我身上多處的血管瘤消失了,又過了幾個月,戴600度近視眼鏡的近視眼也好了。

我是快五十歲的人了,修煉後,個子又長出一釐米。骨骼也發生變化,向外支出的兩胯收攏回來了,肋骨也比以前圓了。身邊的女同事都稱奇,因為我以前穿褲子胯部支出來特明顯、特難看。還有心臟病、乳腺炎、附件炎等等都好了。師父說:「我們好多人走出這個禮堂之後,你會覺的像另外一個人一樣,保證你的世界觀都發生轉變了,你知道你將來怎麼樣去做人了,不能那樣稀裏糊塗了,保證是這樣的,所以我們的心性已經跟上來了。」[1]真的,我像換了一個人一樣,師父教我做好人,首先在家裏我就應該是個好女兒、好妻子、好母親。對待老人我不再想改變他們,而是既孝敬又順從他們的心意;對丈夫我不再指手畫腳,而是溫柔善良;對待孩子,不再呵斥強迫他,我用自己理解的真、善、忍的內涵去引導他。家中一片祥和,昔日的河東吼變成今日的嚴格要求自己的修煉人。

我以前性格懦弱,撒謊成了自己的保護傘。加上又是幹了二十年的撒謊的記者職業。畢竟撒謊習慣了,已經形成了自然。有時說完謊話就打自己的嘴,可還是很難改。後來修煉大法知道修心了,知道不敢說真話的背後有很多的人心和執著。比如:怕得罪人的心、怕傷害別人的心、怕別人傷害自己的心、愛面子的心、虛榮心、攀比心、顯示心……一層層的修心,漸漸的能管住自己的嘴了。撒謊的物質去掉了,取而代之的是真實的自己。我不再追逐名利了,因為雖常人追求的車房我早就擁有了,可我明白這些物質財富並沒有填補我空虛的心靈。相反,我在追名奪利中變的身心疲憊。

我開始按照師父的教誨在自己的修為上、提高自己的道德品質上下功夫。生活中、工作上,我注重自己的言行,關心同事和親人。我在大法中受益,在任何情況下我都要用我的善心告訴身邊人法輪功真相,挽救那些曾經被我用謊言欺騙的世人。我向我所認識的人,包括公檢法司的工作人員介紹法輪大法,用我的親身體會告訴世人:法輪大法是教人向善的,真善忍能拯救當今道德下滑的人類。不要再相信邪黨害人的謊言了,這個自稱「西來幽靈」的邪惡組織,它坑害了我們中華兒女幾代人。退出邪黨的黨團隊組織,廢除對它曾經發出的毒誓,不要當它的陪葬。當我說出這些真話時心裏特別舒坦。感謝師父給我勇氣,教我說真話。

修煉後,在生活中我能站在別人的角度去思考問題了,對家人、對同事再不像以前那麼麻木了。有一天,全家人在一起吃飯,突然嫂子說了一大堆怨我的話,說我家老人對她有意見是我在中間說是非造成的,還說父母把錢給我了。我當時就愣了,師父的法打入我腦中:「我們作為一個煉功人,矛盾會突然產生。怎麼辦?你平時總是保持一顆慈悲的心,一個祥和的心態,遇到問題就會做好,因為它有緩衝餘地。你老是慈悲的,與人為善的,做甚麼事情總是考慮別人,每遇到問題時首先想,這件事情對別人能不能承受的了,對別人有沒有傷害,這就不會出現問題。所以你煉功要按高標準、更高標準來要求自己。」[1]我沒吱聲,我想到的是,哥哥和嫂子都下崗,給人打工勉強維持生活,壓力實在太大了,所以擔心家產被瓜分。雖然當時心性守住了,沒動心。找一找自己,嚇一跳,自己求名求利的心還真的很重,不想讓別人說自己不好的求名心,總想多掙點錢的利益心等等。後來父母把家裏的門市房、兩套住宅都變更了哥哥和嫂子的名,我沒插過言。我以前是個好管閒事的人,學法輪大法,師父教我向內找,我變的善解人意了,我會化解矛盾了。和同事、親人關係更溶洽了。生活的既輕鬆又簡單,我天天快樂的走路都要蹦幾下。兒子說:媽你一天天的怎麼那麼高興。我說我按照真、善、忍做人,同化宇宙特性,這叫順天意而行,做啥都心安理得,能不高興嗎?

四、一人煉功,全家受益

父母是最大受益者。父親因被邪黨迫害過不敢煉功,但認同大法,說你們法輪大法的師父太了不起,將來中國人一定都會煉大法,我支持你直到平反那一天。就這麼一念,他常年的高血壓、便秘、全身沒勁的症狀就消失了,近九十高齡的老人大冬天都出去溜達。母親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背部瘙癢症、灰指甲、心臟病都好了。去年年底母親也走入大法修煉中來了,在她身上奇蹟更多。修煉前,半夜總要起來吃點東西,否則胃就痛,現在一覺睡到四點起來煉功。經常看到大法書冒金光,真相小冊子全是金字。前一段時間,在醫院工作的舅舅得了絕症,母親告訴他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九字吉言能保命,他不敢,結果命都沒了。母親經常說:人人都能看到《轉法輪》這本書就好了,這麼多人被邪黨宣傳所矇蔽,不敢接觸法輪功,太可惜了。

今年過年,姪兒從南方回來了,他看到爺爺奶奶這麼健康,又聽說奶奶修煉了法輪大法,他舉雙手贊成法輪功。因為他也是受益者,他相信:法輪大法好。有一年剛入冬,公路的薄冰上又下了一場小雪,前方公路上已有三輛車相撞,他開車看此情景趕緊剎車,可是車轂轤打滑剎不住閘,一剎閘就跑偏,眼看就要掉到深溝裏,汽車的前轂轤一半懸在半空,這時他和坐在車裏的大爺一起喊:法輪大法好!大法師父救命!車奇蹟般的停住了。當時在場的人都說太神奇了,好像在拍電影。

在法輪大法中修煉十二年了,我感觸最深的就是幸運,幸運我能在嚴酷的迫害環境明白了真相,幸運如今的我身心健康,幸運我是這億萬人群中的一員,他們不畏強權、暴力,追求真理、信仰,曾令我無比敬佩。在此感謝曾冒著生命危險向我傳播真相的大法弟子。

無限感激恩師的教誨和呵護,是偉大的師尊教我做個好人,更好的人。在法輪大法的恩澤下,我及我的家人身心健康,事事順心。我多麼希望更多的人能像我一樣,做一個踏踏實實、堂堂正正、身心健康的中國人啊,我用修煉人的良知和正信,呼喚更多的世人從邪黨的謊言中走出來。願所有的人都知道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願所有的人都能感受到法輪大法的恩澤。

註﹕
[1]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