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煉法輪功 年輕西人律師善解糾紛(圖)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八月二十八日】(明慧記者吳思靜報導)黑邊眼鏡後面一雙閃動著光芒的眼睛,寬闊的前額散發出聰明和睿智,一笑起來卻又透出孩子般的純真,一張口,辯才無礙,邏輯清晰。第一次見到彼得(Peter),不禁讓人猜測,他也許是位律師?沒錯,這位二十七歲的斯洛伐克小伙子的確是位律師。因為修煉法輪功,他走出了一條不同尋常的「律師之道」。

'圖:斯洛伐克年輕律師彼得修煉法輪功已經有七年多。'
圖:斯洛伐克年輕律師彼得修煉法輪功已經有七年多。

新「律師之道」──幫當事人善解矛盾

人們找律師,都希望律師能維護自己的利益,幫助自己在紛爭中佔上風,甚至有時候還希望律師利用法律的灰色區域,用一些不是那麼正當的手段爭個輸贏。彼得的一些當事人也不例外,但修煉「真、善、忍」的彼得對此則有自己處事之道。

彼得說:「在我這個職業中,我會看到很多人與人之間的激烈紛爭。其實從長遠角度看,幫助當事人化解和別人的矛盾,善解糾紛,比擊敗對方更好。」

他引導當事人平和地對待對方,不要用極端的想法去想對方,認為「他在反對我,他對我太不好了,我必須擊敗他」,彼得說:「即使你和別人有糾紛,你也可以尊重對方,多從對方角度思考問題。」

事實上,也的確有負氣而來的人因為彼得而和對方達成了和解,沒有到法庭上和對方劍拔弩張。為甚麼當事人會認同彼得的「律師」之道?也許想想下面這個問題就知道答案了:多一個敵人和多一個朋友,哪個更好呢?

父母修煉變化大,兒子入道得法

還在上大學時,彼得就開始修煉法輪大法了,那時他還不到二十歲。最初接觸法輪功時,彼得並沒有馬上開始修煉,是父親的巨大變化讓他放下了搖擺不定的心。

大約十年前,彼得家的一位中國朋友將法輪功介紹給了彼得的父母,他們很快就成為斯洛伐克第一批西人學員之一。年輕的彼得則一直在觀望。

俗話說:江山易改,本性難移。彼得驚訝地發現,法輪功居然很快就將父親半輩子的壞脾氣改掉了。他說:「我父親以前脾氣不好,很容易和別人爭執起來。就算是對我──他的兒子,他也總是在批評我,總是覺得別人哪裏都是錯。」但修煉後不久,家人和親戚們都看到了彼得父親的變化,覺得「他好像變成另外一個人,平和了許多,內心變得快樂許多,更能理解別人,也不再總是批評別人。」

看到父親巨大的變化,彼得也開始了修煉。

兒子修煉,父母欣慰

父母的變化讓兒子走入修煉,而兒子修煉後的人生走向又讓父母倍感欣慰。在這個到處充滿誘惑的社會裏,他們知道兒子心裏已經有了一道嚴防緊守的道德底線。

彼得說:「我的父母很高興能有一個可以讓人信賴的兒子,有積極正面的價值觀,有道德觀念。現在很多父母和孩子之間有矛盾,因為孩子很容易被社會上的負面東西影響,抽煙、喝酒……最糟糕的是,人們不再積極正向的思考問題,不再想成為好人,而是互相爭鬥。而法輪大法教會我向內找自己的問題,不再抱怨。我覺得我成為了一個更好的律師,更好的兒子,更好的兄弟。法輪大法幫助我做到這一點。」

向斯洛伐克人講迫害真相

無論是在前東德地區、捷克、波蘭還是斯洛伐克等,只要共產主義在一個地方肆意橫行過,這裏就有一個普遍的現象:當人們聽說中共對法輪功迫害時,大部份人沒聽完就點頭:是啊,我們也經歷過……

彼得和其他斯洛伐克的煉功人經常在大街上舉辦信息諮詢日活動,發放法輪功真相傳單,徵集反對活摘器官的簽名,彼得遇到過各式各樣的人,他說:「斯洛伐克是前共產黨國家,很多人非常清楚一個共產專政能對自己的人民做出甚麼樣的事情,我幾乎不用花心思去說服他們相信對法輪功的迫害是如此的殘酷。有些人聽到法輪功學員受到的殘酷迫害時,都流淚了,他們的心被打動。當然,也有當初體制內的『老共產黨員』還會為共產主義辯護,但這是極少數。」

讓彼得高興的是,他的國家裏的年輕人雖然沒有親身經歷過共產黨社會,但似乎更能明白共產黨的邪惡,他說:「沒有年輕人為共產主義辯護,他們似乎自然而然地就能理解這一切。」

從七年前開始修煉一直到現在,彼得一直沒有停下講真相的腳步,他道出了個中因由:「法輪大法讓成千上萬的人成為更好的人,更好的父親、母親,更好的兒子、女兒、老闆、雇員……這是值得萬分珍惜的。現在法輪功學員在中國受到如此殘酷的迫害,這和全世界所有法輪功學員都有關,我們當然要站出來說話,迫害必須結束。」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