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新學員走入大法修煉的故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九月二日】我生於一九六八年五月三十日,出生地是中國北京市朝陽區。我最早知道法輪功是在一九九四年左右。當時在書攤上買到一本介紹李老師如何修煉的連環畫冊。那時我已入其它法門修,當時的師傅姓孫,是屬於口傳心授的佛家法門。

清楚記得九五年的一天,我在樓下和孫師傅看見法輪功弟子在煉功。孫師傅用天目看完後,就問一位法輪功學員修煉多久了?那個人回答說二~三年了吧。孫師傅就告訴我,她當時和他們比試了功力。她說我修了近五十年,和大法弟子修了二~三年的功柱差不多。

九九年初孫師傅告訴我:佛法已經向西去了,被一個年輕人帶走了。說她用天目看見一位佛手心裏托著包括地球在內的幾個星球,說人間不行了,天破了個大洞,天要塌了,而補天需要很多德才行,而他掌管的那個法門,由於地上的人修行不好,德不夠用來補天,佛要把手心向下翻轉,但這時被一位年輕的大佛把幾顆星球都接管過去了。我當時聽了也沒有在意。她說她隨後天目看到從南到北整個天上都是黑乎乎魔鬼之類的東西給覆蓋了,她之後又說這場災難要有近二十年左右的時間才能過去,由於我的悟性低也沒有在意。

九九年十月我來美國創業,有一位姓徐的上海阿姨介紹我聽李洪志老師的講法錄音,共九講。回憶當時的情景,像是似懂非懂和半睡半醒狀態下聽完的。大陸迫害法輪功我知道,以前的孫師傅也曾講過法輪功是正傳功法,我太太的一位親戚也修煉大法,他和孫師傅聊天時說過他們倆一萬年前是朋友,他當時說大法好時的表情現在還歷歷在目,所以我本人從沒排斥過大法。

由於我以前的修煉不重心性,一頭紮進餐館行業中工作非常辛苦,每天除了工作吃飯睡覺,休息時間還會去賭場。由於勞累肩膀抬不起來,穿脫衣服都困難。在一次回法拉盛時,在書店無意中看到了《轉法輪》這本書,就把書請回來,在幾天內讀完,覺得書中講得有道理。之後沒多久就在夢中夢見李洪志老師,讓我坐直身體,在我背後用雙手幫我調整身體。醒來後肩膀的病痛就沒有了,一切恢復了正常。我就感覺非常神奇。

之後我就打電話給孫師傅,她在電話裏說,這可能是安排的吧。由於我當時悟性低,再次和大法擦肩而過。孫師傅於二零零三年初圓寂了。她在走之前一再叮囑我,以後不管修煉哪門功法,都不要反之前的師門,我說沒問題,隨後我的修煉也停了下來。

我有個賭博的惡習一直無法除去,從心裏也想不賭,但也無法克制。壞脾氣常有,屬於任勞不任怨的那種人。

二零一五年十月份北京的朋友來到這裏。這位朋友的母親是一位被迫害的法輪功老弟子,我們就很投緣的談了很久。這期間正好有位朋友去紐約辦事,我就讓他請了一本《轉法輪》。我這次用一週的時間讀完了《轉法輪》,心中的感覺和從前不一樣了,北京的老弟子幫我下載了李老師的講法錄音。聽完九講後,心裏有一種說不出的感覺。之後的一個晚上,清楚地夢見八仙在空中的一條船中用手指著我說:你小子得法了!還向我道喜。從這天起就感覺我再沒有一點想賭博的心了。我興奮的告訴北京的老弟子,她也為我高興。在交談中她很平和的一句話讓我更驚訝,她說李老師的書中提到過,老子、耶穌和釋迦牟尼都在大法弟子中。因我之前都拜讀過經書,認同法理,我很疑惑,不太敢相信,因這話就好比炸雷一樣,在我咄咄逼人和迫不及待的追問下,她就幫我找到了李洪志師父書裏寫的那段話:「就包括釋迦牟尼的人體本身,老子、耶穌的本身,都在大法弟子中。」[1]讀給我聽,當時就有一念,他們幾位聖人都在大法弟子中,我又算甚麼,於是毫不猶豫的決定修煉法輪大法

二零一五年十二月中旬,懷著無比興奮的心情開始了我的修煉之路,深深感悟到師父就在我的身邊。在夢中經常點化我,一次夢中師父讓我和老弟子向外國人傳播大法。之後夢中見到外國朋友站在師父的法像前給師父敬禮,起因是師父幫他們調整了身體。我悟到,這是師父要救度的人,幾天後,我就見到這個客人,於是我把師父的《轉法輪》送與她。目前她還在拜讀中。

我悟到講真相救世人是大法弟子的責任和使命,我經營的餐館客源主要是美國人,我利用我的工作場所來傳播大法,讓更多的人知道法輪大法,知道真相。於是在餐廳裏準備了大法的資料和《轉法輪》書籍,在門上貼了英文講真相資料和如何走入修煉的簡介以及「真、善、忍」,看到有緣人就介紹大法給他們。目前已經有四十多位老客人得到了師父的《轉法輪》和《法輪功》這兩本書,還有真相資料等。已有客人學法煉功了,這一切都是在恩師的加持下和同修們的配合下,向著有序的方向發展。目前聽到真相的有五十多人,其中明白真相後三退的有四十多人。

開始走入大法修煉之初,出現了似感冒和頭昏沉的狀況,老弟子告訴我,這是正常的,是師父在幫我調理身體,感覺不舒服但又從來沒有過的症狀,二十天後就正常了。

之後有一種穿越了時空隧道的感覺,每天都感覺到時間飛逝。在煉功時,尤其是當聽到師父說到「法輪初起」[2]這句話後,感覺非常熟悉,隨之有全身沸騰的感覺。

二零一六年二月,在一次夢中清楚的看見自己坐在藍色書皮金色字體的《轉法輪》書,螺旋式地升上天,李老師讓我站到像土或泥一樣的物質中,看到在土或泥裏有一種白色發著微光的物質,到處都是,有大有小,其中有兩塊較大的看似白玉一樣的物質,單獨放在一旁,四邊微微泛著紅蘊,那是我從沒看到過的。面積大小和轉法輪的書相近,當時就悟出是師父在點化我目前修煉的現狀,對弟子來說是極大的鼓舞。

我之後在與同修們學法時,把此事告訴了當地幾位同修,他們都為我高興和鼓勵我,其中一位跟隨師父四個班的老弟子知道我是剛得法後,見我面的第一句話是你命真好,在當時沒悟出這話的意思,可現在才能感悟到這話背後的含義和力量,看似輕描淡寫卻不亞於雷聲。

起初修煉中過心性關,不太懂是在修心性,也不知怎麼向內找,通過學法和老弟子的耐心幫助下,剛開始時只能悟出都是單一的心性關,雖是磕磕絆絆,但感覺過起來還算比較容易,顯示心時常起來,隨著學法的深入慢慢的學會向內找了。在煉功方面,是在默念著師父講的:「難忍能忍,難行能行」[3]中於五月八日這天能雙盤半個小時了。還有一次開車後備箱時,頭不小心撞到了門的側面,當時發出的聲音是用錘子砸鐵的聲音,事後頭啥事沒有,感覺像在夢中。

在師父的《轉法輪》中講到很多弟子遇到危險時,被師父法身保護的故事,我雖修煉時間不長,但師父對弟子的保護真實的發生在我身上:

餐館中煮調料的湯鍋,溫度不是很高,重量四十磅左右,一天我在處理完調料後,在水池中清洗鍋,鍋的把手輕輕一碰就掉了,身邊的人都說好險,如果在端的過程中,鍋把斷了(爐頭離桌子有四米左右)四十磅的鍋砸在腳上,後果可想而知。弟子當時感激的淚水就落下來。

另一次是換油鍋時,是裝二到三加侖的電油鍋,剛把油鍋放到桌子上,油鍋的把手就掉了,熱油濺在桌上,當時的油溫是三百度左右,弟子明白這是師父又一次保護了弟子,淚水再次奪眶而出。雙手合十站在師父法像前給師父行禮,謝師父保護之恩。

這期間隨著學法煉功的提高,真正感悟到做大法弟子真好。我太太雖然沒有走入大法,但也屬於支持我修煉的,經常跪在師父的法像前磕頭。

在修煉中,當遇到矛盾或在一件事上向內找時,由開始只找到一種心到現在能找出多種心,要抓住向外看時的人心,就能轉入向內找,也是去掉人心和執著心的好時機。在身體方面,每年春天困擾我近二個月的花粉過敏症,也沒有了,身邊知道我過敏的熟人都看到了,也都稱讚大法的神奇。腿部由於常年站立,跟了我三年左右的靜脈曲張,已經沒有了。心裏清楚的明白是師父在幫我消業。

自從修煉大法後,添加另一種語言表達方式,竟然是各種眼淚,從小到大沒有過的,只在書裏讀過的(一把鼻涕一把淚),是在講完真相後,站在師父的法像前持續了近二十分鐘,懺悔的表現竟然是可以和一把鼻涕一把淚劃等號,如果不修大法是很難體悟到的。

五月份的法會沒能參加,但在法會召開的頭幾天,夢裏見到了法會的入場劵,是頭朝左上方,底在右下方,清楚的擺放在我眼前桌子上。雖然沒能參加,但也悟出了,師父對弟子的召喚。我通過學習師父的最新講法,在發正念和講真相兩件事上迅速提高。當正念強時講真相都好像是被一股力量推著走。當講真相和勸完人三退後,看到他們明白真相後,我也會流淚。此時也更清醒地明白師父讓弟子們做好三件事是助師正法,救度眾生的法寶。

目前弟子請齊了師父的四十五本大法書,雖還沒有拜讀完就從中感受到了法的力量之大。時常感覺到法輪在後心處旋轉。

再次感謝恩師不離不棄的苦心,以上是我這個新學員修煉的心得體會,如有不妥之處,誠請同修們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十一》〈二零一零年紐約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大圓滿法》〈二、動作圖解 〉
[3]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