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念俱灰時 我遇到了法輪大法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九月四日】我現居住在江西省某縣城,年輕時在村子裏算得上俊俏。二十五歲時經人介紹嫁給了鄰村的王某,王某當時在福建的沿海部隊服兵役,我在家既要看護年幼的兒子、照顧年長的公公婆婆,還要耕種家中的責任田。那時我身體雖勞累,內心卻是甜蜜的,丈夫在外經常往家寄信,信中滿是關懷的甜言蜜語,還立下誓言:他如變心,不得好死。

後來丈夫從部隊轉業回到縣城某機關單位上班,他安排我離開鄉村,轉了城鎮戶口,成為了他單位的一名保潔工,他非常顧家,每月的工資全部交給我掌管,只要一小時沒看見我,就上上下下四處呼叫尋找,街坊鄰居都羨慕我有一個又能幹又恩愛的好丈夫。

然而我的家庭又因丈夫的婚外情而遭受了滅頂之災,我自己也遭到丈夫情婦的羞辱和追殺。事情緣起丈夫的單位聘請了一個年輕女人黃某做臨時工,黃某曾做過髮廊的按摩女,既時尚又放蕩,時間不長就和丈夫鬼混到一起。丈夫開始夜不歸宿。黃某不僅打電話、還當面辱罵我,逼我離婚。我斷然拒絕後,黃某竟夥同她父親(會武術點穴)及一群流氓打手到處追殺我,一次我的左肩胛骨被黃某的父親重點穴位致劇痛難忍,胸口劇痛,指甲發黑。更令我精神崩潰的是,丈夫也幾次意圖置我於死地,一次竟欲將我推進水中淹死。從那以後,丈夫不僅不歸家,也不支付生活費,我帶著年幼的兒女孤苦度日。女兒甚至餓得去丈夫單位找她爸爸要東西吃。

後來,丈夫利用手中的權力和關係,起訴離婚,要將我和兒女掃地出門。當時我走投無路,憤懣難忍,整個人處於近乎瘋狂的狀態,買好了幾十斤重的白硝烈性炸藥,要將負心的丈夫炸死。

一九九八年六月份,一位老熟人給了我一本《轉法輪》,極力推薦我修煉法輪功。我抹不開面子勉強接過了這本書。結果,我完全被《轉法輪》吸引住了。李老師在書中講道:「修煉界講元神不滅。如果元神不滅,那他可能就有他的生前社會活動,那麼他在生前活動中可能欠下過誰、欺負過誰,或者是做過其它不好的事,殺過生等等,那麼就會造成這種業力。」[1]「在修煉中,在具體對待矛盾的時候,別人對你不好的時候,可能有兩種情況存在:一個是你可能生前有過對人家不好,你自己心裏頭不平衡,怎麼對我這樣?那麼你以前怎麼對人家那樣?你說你那個時候不知道,這一輩子不管那輩子事,那可不行。」[1] 「可是我們講了,作為一個煉功人,就得做到打不還手,罵不還口,用高標準要求自己。」[1]

我讀著書中這些文字淺白卻道理深刻的語句時,感覺久已陰暗的內心豁然開朗,重重的積怨與仇恨在化解,我心中升起強烈的願望,我要修煉法輪功。

煉功不到一年,我身上的肩胛痛、胸口痛及黑指甲等疾病全部消失,整個人的精神面貌煥然一新,由呆滯苦悶、憂愁怨恨變為笑臉盈盈、祥和慈善。我還多次體會過大法的超常和神奇:煉功時全身體內有流動感,能聽到另外空間美妙的聲音,雙盤打坐時能進入入定的美妙狀態。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江氏集團殘酷鎮壓法輪功後,為了告訴世人法輪功被迫害的真相,我遭到多次綁架與關押 。二零零四年,我被非法勞教時,丈夫兩次帶領法院人員到勞教所逼迫我簽字離婚,並造謠中傷我的人格。勞教所一正義尚存的所長痛斥丈夫:「你老婆誠實善良,任勞任怨,現在你不僅不給她一點溫暖關懷,還在這裏落井下石,還要拋棄她?!」二零零五年,我從勞教所回家,我心平氣和、沒提任何條件簽字離婚,簽完字後感覺全身輕飄飄的,真正體會到無私的精神境界。

回家後,單位領導威脅我寫不煉功的「保證書」和侮辱大法的文字材料,否則就停發我的生活費,我拒絕出賣良知、背叛師父。近三年的時間裏,我沒有任何的經濟來源,為了生存我不得不靠拾破爛度日,為了避免被熟人看見、讓兒女遭他人嘲諷和恥笑,我每次都是天不亮或天黑以後外出拾破爛。雖然我在艱難中度日,但我維護了大法的尊嚴,贏得了單位領導的尊重,全廠的職工也敬佩大法弟子的品行和堅忍。

隔壁老倆口是我多年的鄰居,他們目睹我一路走過來的艱辛、良善與祥和心態,切身感受到了法輪功是當今濁世中的高德功法,也跟著我煉起了法輪功。煉功後老倆口不僅短時間內身心改善,還改掉了私自從路燈接線、偷用公共電源等不道德行為。

一路風雨,一路走來。如今我住上寬敞明亮的新房,我的兒女均已結婚成家,除了大孫女、外孫外,最近又添了個小孫子。我與前夫一家也能和睦相處。是法輪大法將我從萬念俱灰的怨婦,變成一個處處事事考慮別人、善待他人的大法弟子。我永遠都要告訴世人: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