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可愛的女兒又回來了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九月十日】我女兒不到三歲時,我有幸開始修煉法輪大法。在大法被迫害之前,無論嚴寒酷暑,我帶著女兒到處去洪法,去參加學法小組集體學法,去廣場煉功。天生就聰明可愛的她,漸漸的長大了,無論身體出現甚麼不適,總是說「我有師父,我不怕。」果真就沒事。從幼兒園到小學,她都一直很乖很棒,我根本不操甚麼心,我也常以她為榮。

可是,到了初中,她就漸漸的不太願意跟我交流了,我本以為是到了青春期,出現叛逆心理,漸漸就會過去的。我漸漸注意到她越來越封閉自己,經常唱一些男歌星的歌曲,還買回來一些她崇拜的男歌星畫像,而且她的打扮也越來越男性化。我就開始極力的阻止、勸說。但是她根本就聽不進去。她的爸爸(未修煉法輪功)也經常暴風雨式的批評她,但都無濟於事。

有一天,我查看了她的日記,我最擔心的事發生了,她已經有同性戀的傾向。此時的我如五雷轟頂,如天塌一般,我真的快要崩潰了,真的有種孩子被狼叼去的感覺,十分的痛心。

從此後我的精神壓力越來越大,我知道只有大法能挽救她。有一天,我試探著跟女兒說,你跟媽媽一起讀大法好嗎?因為我知道大法無所不能。可女兒非常抵觸修煉大法,她說:「大法是好,你好好修吧,我達不到大法的標準,我只是想做我喜歡的事。」其實女兒清楚的知道,她的行為跟法是背道而馳的。

我無奈之際,就去找心理專家諮詢,用了很多辦法也沒能改變她。發展到後來,我們彼此根本不能說此事,母女倆不能正常的面對面交流。各種軟硬方法她爸爸都用上了,父女斷絕關係協議都寫了,甚麼方法都等於零。

高考結束後,我盼望她上大學能有所改變,但是情況更加糟糕,因為有一位女孩出現了,她們開始有了交往。

我曾聽朋友說過,她的姪女就是同性戀,她的媽媽都割腕了,也沒有用;還有的說,我的妹妹也是這樣,快到四十歲了,還是沒成家……

每當我聽到這些話時,真是苦不堪言啊!同性戀跟吸毒有甚麼兩樣呢?

所以,我一想起這件事,自己總是默默流淚。不能交流那就寫信吧。有一次,我給她寫信寫到凌晨二點多,電腦旁邊放著一個毛巾,幾乎都要被淚水濕透了。我一邊寫,一邊看著熟睡的女兒,心裏不斷的呼喊她的名字:孩子,你是媽媽的唯一女兒啊!這個五毒俱全的社會就是個大染缸!如今有多少像我這樣遭遇的家庭啊!

就在我快要被絕望淹沒的時候,在我心底的深處發出一聲呼喚:法輪佛法,法力無邊。我的眼前突然一亮,李洪志師父講的一段法打入我的腦海中:「我告訴大家啊,我們作為修煉的人哪,就儘量的慈悲的對待你身邊的一切眾生。」[1]「我想千萬別心灰意冷,對誰都慈悲這樣去做,有熔化鋼鐵的慈悲就能做好。」[1]

我堅信法輪大法,我相信師父的話,我心中再次燃起了希望的火花。我在心裏默默的對師父說:「師父啊,讓我的女兒能同我一樣好好修煉法輪大法吧。」

就在我充滿希望,期待我原本的女兒能回來時,今年新年前,女兒與她爸爸再次因為此事發生激烈的衝突,女兒離家出走了,在一外地的機場候機廳呆了一晚上。因我當時不在家,女兒給我打電話時,我的心真的要碎了,心真的是剜心透骨的疼啊!我勸說女兒到凌晨一點多。我一宿未睡。最後她答應我先去同學那兒。

一週後,我和女兒約好同時回到了家裏。到家後,我甚麼都沒說,還像往常一樣給她做她愛吃的麻辣雞塊等等,都是她喜歡吃的。

自從女兒出現這種現象後,我從沒有劈頭蓋臉的說教她,也沒有喋喋不休的埋怨、責怪她,更沒有歧視和冷落她。我就聽師父的話,無條件的善待她。

最近我還經常在她的臥室裏看大法的書,偶爾還與她交流幾句我的修煉心得,和大法的美好,我發現她不再排斥我說的話了。我高興的說:「孩子,我們一起看書多好啊!」她說:「媽媽我心裏有數啊!明天我就跟你一起看《轉法輪》。」是真的嗎?我沒有聽錯吧?我默默的對師父說:「我女兒回來了,我女兒回來了。」

果真到了第二天,我們倆用了兩天時間看完了九講師父的講法錄像。然後,再一遍一遍的讀《轉法輪》。晚上,我們三口人一起看《九評共產黨》視頻,當看到大法弟子被迫害的情景時,女兒淚流滿面的說:「媽媽,如果善惡要不報,那真的就沒有天理了。」其實我也邊看邊默默的流淚,我說:「孩子,善惡一定有報啊!」說著我們母女抱頭痛哭。我知道這是大法淨化了我女兒的心靈,使她善良的本性從新再現。

今年新年,我家能收看新唐人電視了。她非常願意看,還告訴她爸爸就看新唐人電視台的節目。她還讓爸爸拜讀《轉法輪》。女兒說:「我從小學到大學畢業一共讀了幾百本書,唯獨《轉法輪》把我改變了。」他爸爸也親眼見證了大法的超常,還看到女兒神奇般的變化,他也徹底改變了對大法的態度,有時還跟我們一起學法呢。

是法輪大法給我的家帶來了大福報,女兒最近被一家外企選聘,作為負責管理重點培養。

我可愛的女兒又回來了。

我感謝法輪大法師父,把善良、聰明、孝順的女兒從魔鬼那裏救了出來。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