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自己能走路了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八月三十一日】我是98年開始修煉的,今年78歲。得法前,我有心臟病、脂肪肝、眩暈症、胃息肉、關節炎、食道炎、皮膚過敏、失眠、半臉麻木,眼睛看不了電視、流淚等多種疾病,學法煉功後,按照「真、善、忍」要求自己,這些病都沒有了。

2014年剛過完小年的一天晚上,我在過橫道時,來了一輛吉普車,把我和家人都撞倒了,當時我不省人事。救護車把我們送進醫院,我明白過來後,第一念就求師父救我,堅信大法,把醫院開的藥給了對床的病人,醫生讓我打針我也沒打。醫生跟我家人說:頭部出了很多血,右腿也動不了。

三天後,兒子給我轉入大醫院,說我是腦出血,頭骨骨裂、膝關節平台骨骨折,當時臉兩側到肩皮下組織嚴重充血,醫生建議先做膝部手術。兒子對我說:你頭部的血包要不好,頭部也得手術。當時我一點也沒動心。

第二天早上,護士來給我打點滴,當時我想:醫院的針治不了我的傷。打的治啥的針我也沒問,打了三次,找血管不順利。我悟到:我是修煉的人,不能打針了。立即告訴護士,我不打了。醫生來不高興的說我,你不打針為啥不對醫生說,我也沒動心。後來兒子來看我說:給你打的那針都是治腦傷的,藥很貴,是好藥,我還是沒動心。我對兒子說,我的腿你沒強迫我做手術,我得謝謝你。他說問過醫生,說手術不手術走路都得瘸,就沒讓手術。我後來悟到是當時正念強闖了過來。

我每天就是聽師父講法錄音,師父點化我向內找,我找到自己有怕心、爭鬥心等,與家人同修還有間隔心。

家人同修提醒我,讓我抓緊時間煉功,我問我躺著煉功行嗎?她說行。一天,我夢見我住的床起來了,我也跟著床坐起來了,悟到是師父點化我能坐起來了,從此就坐著聽法煉功。當時煉第二套功法抱輪時手直哆嗦,滿頭大汗,每天堅持煉二遍。我幾次要出院,醫生說必須到一個月檢查照X光片看結果。神奇的是受傷部位從來沒疼過,頭部逐漸消腫,充血也沒了,只有腳面發紫,腿部腫的很粗。醫生問我腿疼不,我說不疼,醫生以為我沒說實話,但我說的是真的,後來悟到是師父在保護我。病房裏其他的患者和後來看我的朋友都說骨折沒有不疼的。我悟到這是慈悲的師父在為弟子承受,寫到這我心裏很難過,眼含淚水,我真是對不起師父。

有一次,我夢到自己能走路了,悟到這是師父告訴我能自己走了,學法的外孫子也夢到我自己能走路了。我現在悟到是師父慈悲,怕我悟不到,借大法小弟子的嘴點化我。

在醫院期間,沒見過面的同修都來看我,幫我發正念,讓我多學法、正念足,送食品,安慰我,加持我的正念。每天我都求師父加持,同一病房裏別人蓋棉被、毛毯,我熱得被單蓋不了。

我想我活著就是為救人,該救的人還沒救呢。於是我就再一次要求出院,拍X光片檢查結果出來後,醫生說:好了,能走了,可以出院了。到家立即拿掉腿上打的石膏,第二天就開始站著煉功,每次煉功時都請師父加持,煉法輪周天法時,往下蹲很吃力,但自己想我是大法弟子,我能行!

幾天後,我就能按正確姿勢煉功了,能蹲下了!在同修的幫助下,一起學法發正念。學法時,自己控制不住總想哭,是師父給了我第二次生命!

與同修切磋時,說我應該把自己當成正常人,我就力所能及的做點家務活,做飯、洗碗,在家裏大廳來回走恢復行走功能,有怕摔的想法就想師父在我身邊,摔不了!念:師父好!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當時腳腿都腫著,原來穿38號鞋,腫著得穿41號鞋,我沒當回事,知道是假相。

在師父的呵護,同修的幫助下,我也能出去救人了,在住院時我也沒忘了講真相。講真相時,關心的人都告訴我慢走,我心想:我都能跑了,還用慢走嗎?腿也沒瘸,大腦也沒有後遺症,只是腦傷的部位,留下個小坑。我體悟到離開師父一步也修不了!

寫到這,我控制不住自己,我痛哭,對不起師父,師父為救眾生吃了那麼多苦,後悔自己過去遇事沒在法上,痛悔自己修煉的路上沒能救度更多的生命,我也為那些得法沒堅修的生命惋惜!

按照交通肇事處理意見,保險公司承擔大部份醫療費用,還可以評殘,我根本不想評殘,因為我是大法弟子,我不殘。保險公司的業務員看到我的診斷書說,你可想好了,評上殘能多得1萬多元錢!我堅決沒評,不該拿的錢我一分也不要。

通過這場事故,我都是一路堅信師父、堅信法,結果說明大法是神奇的,希望我們老年同修遇事都在法上就甚麼困難也擋不住。

通過學法從心裏認識到,我活在人間就是為了跟師父修煉救人,知道是為法來的就甚麼都能放得下,甚麼苦都能吃。

層次有限,望同修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