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人都看到我修大法後的變化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八月三十日】我是二零零一年五月九日開始修煉大法的。此前,我患有心臟病、鼻炎、肺炎、氣管炎、肺氣腫、膽結石等多種疾病,一天沒有舒服的時候,吃藥打針成了家常便飯。家務活基本都依靠老伴兒和孩子,犯病時孩子和老伴兒還得照顧我,那時被病痛折磨的真是生不如死。醫生告訴我家人說我隨時都有生命危險,要有心理準備。

一、大法顯神奇

學大法,我的各種病都好了。走路生風,有使不完的勁,上多高樓也不累。我的幾個妹妹都不敢相信這是真的,就決定讓我幫她們去幹活。當時我有個妹妹,是做投遞員工作送報的。我說行。十二點以後我就去了。讓我單獨送一片,送完一算,她們高興的說大姐送了一百二十多層,說大法真神奇!要不是親眼所見,誰說我也不相信。

後來,我的四個妹妹有三個得法了,另一個雖然沒學,也知大法好。我今年六十九歲了,認識我的人都說我越活越年輕。不但病好了還摘掉了三百度的老花鏡 ,不但不讓別人照顧我,每年秋收我都回老家幫小叔子家秋收。我也是從那個村子出來的,大家都知道我以前身體有病,都問我怎麼好的。我告訴他們我是學法輪大法學的, 給他們講了大法的神奇和自己的身心受益。都給他們做了三退,有的也開始學大法了。

二、闖過病業關

二零零一年,我和孩子買了新房住在一起。因為他們上班,知道我現在身體好,裝修的活兒交給我了。裝修工有甚麼事都交給我辦,他們都說大姨身體真好。我說以前滿身是病甚麼都幹不了,學法輪大法學好的。給他們講大法的神奇,給他們講真相,在師父的加持下都給他們做了三退。看到不好說話的,我就以第三者的身份講。以前吃藥花很多錢。現在不吃藥了省下的錢我們老兩口去國外旅遊。外國有一百多個國家都學,他們給我起的化名退團,我也給你起個化名退了吧,給他講貴州藏字石,最後也退了。我告訴他們遇到災難要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裝修快完事了,要買燈了,我和孩子說我房間的燈我自己定,要亮一點的,晚上看書學法方便。沒想到裝修完了,我左半身出現腦血栓症狀,走路得先邁右腿才能走路。手也不能拿東西,嘴吃飯也不好使。我誰都沒告訴他們,連老伴兒我也沒跟他們說,怕他害怕送我去醫院。因為我是右手幹活,他沒注意。

有一天,女兒說媽你吃飯怎麼掉一桌子,我說可能歲數大都這樣也就過去了。就在這時,女兒說明天去買燈,想到省城去買。我要說不去,怕他們知道把我送醫院去。我說去。我心裏求師父加持別讓他們看出來,買完燈回來到開發區上廁所。我忘了左腿不好使,先邁了左腿,「啪」的一聲我就摔在廁所的地上。女兒說媽摔壞沒有,我說沒事,沒注意地太滑了。我從沒把它當作是病,是師父給我淨化身體,半個多月就好了。這時我才跟他們說吃飯為甚麼掉飯粒,我為甚麼摔在廁所裏。他們都說大法太神奇了,是師父幫我闖過了病業關。

三、是師父幫我逃過這一劫

二零一三年七月,我從兩米多高的平台上掉了下來,好像誰推了我一下,正好掉在一棵我家養的一盆花上。

以前這花長得很高,但葉子都掉了,就剩光桿,我就把它剪掉了。這次前胸正好紮在剪過的花枝杈上,花盆砸壞了。老伴在場忙問我咋樣。當時我喘不上氣來,就像從前胸扎到後背一樣。我很困難地說沒事!胸部痛的真的喘不過氣來。我也沒看紮的啥樣。

不一會老伴說你衣服上都是血。換衣服一看前胸都是青紫色,右邊乳房像個大紫茄子。用手一摸成了一個大腫塊。我告訴老伴別對孩子說。晚上老伴問我疼不疼,我說不疼。我這才想起女人這個地方是要命的地方,怎麼一點都不疼。這是師父又為我承受了,我流下了眼淚。感謝師父又為我承受這麼大的痛苦。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