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煉路上見證大法的奇蹟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八月二十五日】一九九八年,我喜得大法,一路修煉見證了大法的很多奇蹟,下面我講親朋好友在大法中受益的例子與大家分享。

得法前我經常會眩暈、胸悶氣短,腿蹲下就會發脹,蹲長了受不了。得法後這些症狀都不翼而飛。先說說我得法的經過。

一天,先得法的母親向我推薦了大法。我被「無神論」洗腦,不相信有佛道神的存在,因此很是反感。有一次,母親拿起書給我念,我一把推走了母親,就在母親失望的合上書的瞬間,我一眼看到師尊的照片了。佛法無邊。就這一眼師尊就把得法的緣給我接上了。時隔一年多後,有一天,我在家抹地,剛蹲下,腦中就浮現出師尊面帶微笑的看著我。「咦?我沒想啊?」圖象消失了;繼續抹地。抹到一半,師尊的形像又出現了。哎﹗怎麼回事?一想,圖象又沒了。抹到頭,師尊形像又出現了。我想,哎,奇怪,書裏到底講甚麼呢?我得看看了。抹完地、洗洗手、拿起書、躺在床上就開始看。先看目錄,「附體」,以前聽說過,沒人講的清楚,看看吧,明白了;再看「天目」,好像二郎神有「天目」,啊,看看,原來這是真的。看完,又明白了。答案都在這,這書這麼好,我這一世真沒白來。還有一件奇怪的事兒,看書眨眼的工夫就睡過去了,好像一會兒,但覺著已經睡了很長時間,好多次這樣,睜開眼,自己也覺著不可思議。「這麼好的書,我怎麼能睡過去呢?」後來知道,這不是一般的書,是「佛法」師尊給我調整大腦。母親回來後,看我看書,高興的不行,說:「你得煉功了,得法這麼晚,不能單盤,直接雙盤」。

當時雙盤根本盤不上,師尊說:「大家想一想,到了末劫時期,有的人根本就不行了,不在度化之內,而是在銷毀之內的。在辦學習班的時候,可能就有這樣的人進了班了,可能是被拉來的。當你讓他那樣做的時候,說不定就會骨折,所以我們就不作硬性規定。」[1]我心想:「我可別是那種不在度化之內的人。」就這樣一想,腿就雙盤上了。後來也悟到是師尊加持。雖然很痛,但是心裏很高興,「我能修煉了。」從此,在師尊的看護下,走上了修煉的路。《轉法輪》從頭看到尾,世界觀發生了改變。吃苦是好事,工作兢兢業業,上班早來晚走,個人利益也不去爭了,人從此樂觀,積極向上了。幹完活就想看書,糾正了以前很多不好的想法和做法。遇事也知道用大法去衡量了,只是有時還把握不太穩,還需要大量的看書學法。

在聽大連講法的錄音中,我的眼淚,「唰」一下下來了,越發覺得這部法太珍貴了。以前在迷中的時候,不知道人為甚麼活著,雖然生活安定順利,但不知甚麼原因,每天唉聲嘆氣的,像缺甚麼似的,自己又不知道。得法後才知道,原來是精神被「邪黨」洗腦已經快剩空殼了。人的精神在頹廢中掙扎與呻吟。是大法給了我和芸芸眾生以生的希望和生機。感謝師尊,感謝大法。下面說說修煉十多年來在我身邊發生的奇蹟。

奇蹟一 老公公腦出血,聽聞佛法能下樓

十一年前,老公公腦幹出血,在醫院裏,大夫叫做手術婆婆不幹。我發出堅定的一念,家裏有大法書,有師尊,回家就看書不怕。在醫院保守治療期間,當時公公鄰床躺了一個35歲的年輕人,也是腦出血,孩子還在托兒所。看著他年輕的妻子又照顧孩子,又照顧病重的丈夫,憐憫之心油然而生。在師尊加持下,我給他講了真相。結果他告訴我,以前他自己也煉功,後來迫害開始他就不煉了。我說你以前和誰煉,出院後還找誰趕緊走回來。後來他清醒了,很快出院。有一天丈夫高興地對躺在醫院的公公說:「你猜我看見誰了?就是你旁邊床的年輕人,他自己在路邊走了,我是開車看見他的。」我知道丈夫是為了鼓勵病床上的公公。我們修煉人都知道,是大法給了他第二次修煉機會,而且恢復很快,就幾天功夫,真是好壞就一念哪。後來公公被擔架抬回家,我下班有空就去給他念法,鼓勵他,隨著思想的昇華,一點點公公就能自己吃飯了,下地了,上廁所了,下樓了。從此全家人對大法有了正面認識。所以後來就出現了街道來收黨費的時候,我婆婆質問他們:他癱炕上、拉炕上,你們哪去了?看俺好了,來收黨費,沒有!一分沒有!來的人很尷尬:「別這麼說,別這麼說。」這時我小叔子從兜裏掏出兩毛錢,給他說:「就這些」。老婆婆說:「不給﹗閒的」。這時來的人接過錢灰溜溜的逃了。中國大陸的民眾不都是這樣被愚弄的嗎?當你在苦難中時,這個邪黨想過你嗎?當官的只顧爭權奪利,腐敗淫亂,帶動社會道德滑坡,天災人禍連綿不斷,百姓深受其害,只有法輪大法才在人最危難時挽救世人,使人道德回升,從而走向美好未來。

奇蹟二 鄰居王姨失眠四個月,明白真相回家就好

鄰居王姨來看公公的時候,一進門,我看她目光呆滯,頭髮蓬亂,表情痛苦,屋裏屋外呆不住,從言談中知道她已經好幾個月失眠了。吃了三千多元的中藥也沒好。用她自己的話說:好死了。我一看,心裏很難受,發著正念請師尊加持,給她講了真相。她在聽的過程中,眼睛越來越亮,她抬頭看看表吃驚的說:「哎喲﹗我今天在這待了兩個小時,往常我一個地方只能待半個小時,坐不住的。」我知道她清醒了。婆婆因為害怕不讓我講,但我覺著我和她是兩輩人,完全為她好,她不會害我的。師父說:「講真相救度眾生,舊勢力是不敢反對的,關鍵是做事時的心態別叫其鑽空子。」[2]最後,我告訴她,再睡不著就默念「真善忍好,法輪大法好」。她說姑娘你給我寫下來。當時沒帶護身符,覺得怕寫不好,不想寫,就說:「我寫字不好看」叫她記住。但她歲數大,記不住,公公著急了說:「不怕,不怕字醜,管用就行」。我就拿了一張乾淨紙,工工整整寫下了「真善忍」。 雙手送給她,她雙手接過來,裏裏外外兜放了好幾遍,就怕找不著。看著她珍惜的樣子,我知道師父救了她。我到廚房告訴婆婆說她好了,婆婆半信半疑的說:「能啊﹖」過幾天我回家,婆婆馬上告訴我,王姨當晚就睡了三個小時,從此好了。謝謝師尊無量慈悲,感謝師尊洪傳宇宙大法救度天下蒼生。也讓公公、婆婆和王姨見證了大法的神奇。

奇蹟三 小叔子病痛三年多沒上班,看神韻光盤康復

小叔子由於生活壓力大,在名利場中爭爭鬥鬥弄了一身病,醫院、大仙看了一圈,勞民傷財也沒好。有一天我回家正趕上小叔子往家走,身體搖晃、無精打采,婆婆趴在平台衝著兒子抹眼淚;妯娌也說:「夠死了,上了一天班兒,累夠嗆,下班一看屋裏滅著燈,床上躺個病人,過夠了,不行就離婚。不管了,叫他媽伺候吧。」

二零一一年元旦,我跟女兒說把筆記本電腦背上,拿上神韻光盤,抱著不求結果,試試看的心放給小叔子看。發著正念,排除了干擾。小叔子順利從頭看到尾,看的過程中思想慢慢轉變,還誇上了,說:「法輪功真了不起﹗」我上外屋告訴二老,就憑這句話他肯定能好。以此來證實大法無所不能。不久再回家,婆婆說小叔子能上出租車給人打替班了。從此一直工作到現在,妯娌也不提離婚的事兒了。

奇蹟四 女兒的同學母親淋巴癌晚期,幸聞佛法重獲新生

女兒和高中同學住的近經常一起上下學,同學的父母和我也是同事,從女兒口中聽說同學的母親生病在家,長臥不起。同學跟女兒說他父親帶著母親去了全國的各大醫院,有名的廟宇也去過不少,可是都不見效。剛聽到消息的時候我就想去同事家探望探望講講真相,但是因為她的病情比較重,擔心把握不好會給大法帶來負面影響。就這樣拖了好長時間,女兒碰到了同學母親去門診,回來又跟我敘述了一遍,我抓緊看法,擺正心態,在師尊的加持下去探望了同事。為了不給大法帶來負面影響,我和她講真相的時候明確表示了法輪功不治病。教人按「真、善、忍」做好人。後來,我陸陸續續帶給她師尊的講法錄音和《法輪大法義解》、《轉法輪法解》及各地講法等。她都認真看了。每次去她家她都有變化,隨著世界觀的轉變,她的氣色越來越正常了,五年過去了,她現在已經和正常人完全一樣了,一家人其樂融融。同學看到女兒高興的說:「嘿嘿,我媽好了」。病重時,醫院的大夫說她最多只有兩個月了,她自己也說閉上眼睡覺,第二天能不能睜開眼都不知道。

奇蹟五 劫難不斷,但在師父保護下平安度過

一三年一月,妹夫病倒了,住進了白血病病房,是初步診斷。妹妹精神壓力很大,對丈夫不能說,見我們就哭。我鎮靜下來,心裏重複:「有師在,有法在,不怕!眾生都是為法來的,堅決不允許邪惡禍害眾生,他還業我不管,但是要命舊勢力說的不算,師尊說的算。」我堅定守住這一念。讓他聽師尊的講法錄音,就守在他身旁發正念排除干擾,同時給身邊有緣人講真相,該做甚麼做甚麼。過了幾天,妹夫骨穿刺結果出來了白細胞回升,病情好轉又搬出該病房,轉到一間很貴的病房,一個星期花了上萬元後就出院了。一直到現在,人好好的。我知道,是師尊給他轉化業力變成破財免災,救了他一命。妹妹在妹夫住院期間壓力很大,受了打擊,處於恐懼狀態,晚上一直失眠,白天精神恍惚經常哭,去醫院檢查說是得了憂鬱症。從此以後,膽子越來越小,不能聽不好的消息,無法上班工作。因為長期失眠,精神很不好。女兒正好放假,每天晚上陪同妹妹一起煉功,並給妹妹念法。念著念著妹妹就睡了,不念的時候又醒了。就這樣,沐浴在大法的洪恩下,妹妹也越來越好,逐漸恢復健康。

同年七月,母親(同修)突然腦出血,因為在家一直不能睡覺,滴水不能進,因此送到了醫院。我告訴母親,一定要頭腦清醒、記住:去醫院只是為了補充葡萄糖和水。就是好了也不是醫院救的。是師父救的。只有師尊能救我們,住院期間,一直給母親聽師尊講法錄音,在心性上交流。非常重時只是掛吊瓶,給的口服藥都放在抽屜裏,大夫看一抽屜藥沒吃,也就再不開藥了。後來能吃飯了,該出院就回家了。在床上躺了四個月,稍微能站著就扶著煉功,能煉多少煉多少,直到自己獨立煉功。現在母親已經完全康復了,又可以上下樓,送真相資料救人了。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法輪大法義解》〈為長春法輪大法輔導員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二》〈二零零二年波士頓法會講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