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父時時就在身邊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八月二十五日】我今年73歲,回想修煉法輪大法這麼多年來,從身患幾種嚴重的頑疾到無病一身輕的美好,深感師父的慈悲救度和大法的神奇,現在給大家說說我在修煉中經歷的幾件神奇事。

有緣得法是前世註定

修煉前被疾病折磨的感覺生不如死,人活著就是受罪。一次偶然的機會姪女送我一本《轉法輪》,說這是一本天書,能使人身體健康,道德提升。當我雙手接過大法書時覺得自己身體一震,好奇怪啊!

當我看了兩個小時後就感覺頭暈想吐,後來才知道是師父在給我調整身體。就在我得法的第十二天的晚上煉靜功時剛一入定,突然腦子裏閃出九歲時做的一個夢,也是好多人圍成一圈一圈的在打坐,夢裏的地點,房子樹木等環境和當時打坐時太像了,夢裏打完坐就有人喊話讓大家面向東聽講話,然後有兩人從南面抬來一張桌子,上面放了個木盒子,很奇怪那木盒子竟能講話。

過了幾天輔導員說今天不煉功,大家一起聽師父的濟南講法錄音。接著夢中的情景出現了,有兩人從南面抬過來一張桌子,上面放了個錄音機,大家都面向東聽師父講法錄音。這才揭開了我童年的一個百思不得其解的夢,原來自己得大法是前世註定啊!

大活人沒血壓

2014年有人在我市推銷健身床,先免費試用不要錢,熟人非要我陪她去也就去了。

當時大約有五十多人在場,那兒的負責人首先就問我,大姨你的血壓高嗎?我說不知道。她要給我量血壓,我就伸出左胳膊,一測指針一動不動血壓為零,不管她怎麼操作指針始終為零,她懷疑是不是血壓計壞了啊,那就給我一起去的熟人測下試試。一測正常,又給其他的人測血壓計都正常顯示啦,她說這回血壓計好了,那我給你測測右胳膊吧。一測血壓還是零。

她說你兩個胳膊各測了三次血壓都是零,我幹了三十多年從沒遇到過這樣奇怪的事,一個大活人沒血壓,你是個奇人,不可思議。我說我是煉法輪功的。我心想,師父說煉功人身上每個細胞都充滿了能量,常人的血壓計能量得出我的血壓嗎?

紫黑色的舌頭正常了

在2007年4月8日,我忽然發現吐痰時帶血,心想:我是修煉人不管遇到甚麼事都是好事。所以也就沒放在心上。六天過去了還是這樣,於是我就想用鏡子照照口腔,一看我的整個舌頭都是黑紫色的,舌紋裏還有血。老伴知道了,可嚇壞了,非叫去醫院不可。我堅持不去,他就把孩子們都叫了回來。他們說甚麼我就是心不動。老伴沒辦法就說,咱不去醫院就到樓下的小診所劉大夫那去諮詢諮詢吧。

到那劉大夫一看就說:「大姨,你這病我沒見過,你馬上到大醫院找專家去看看吧,千萬別耽誤了。」家人一聽更害怕了,硬把我拉上出租車去了醫院。趁家人去掛號的時間我集中念力發正念三分鐘。緊接著專家開始看,看完後沒說甚麼又叫來兩位大夫看,但都不知道是甚麼病,就試著開了三張大處方,有中藥的,西藥的還有保健藥,說吃完了再來看。

我趕快把處方拿在手裏跑出了醫院,家人爭著要處方拿藥。我說不是病不拿藥。老伴和孩子們就搶處方我就不給。他倆都生著氣回家了。

到家後我用鏡子一看,舌頭完全好了,一點痕跡都沒有了!

家人也都驚呆啦。在事實面前再一次見證了大法的神奇和超常,全家人都誠心的感謝師父,感謝大法!

遇車禍師父救了我

2012年1月8日,女兒騎電動車帶著我外出。突然一輛大摩托車直奔我們而來把我們撞翻在地。當時我就昏迷不醒。我被拉到醫院做了各種檢查:CT、B超、磁共振、心電圖、心臟24小時監測,又輸上氧氣,打上吊針,推到病房約三小時後我才醒來。

睜眼一看,我怎麼在醫院呢?我和家人說,這不是我呆的地方,帶我回家。想起來,可是全身動不了,胳膊、腿、腳都不好使,根本不會動也不能翻身,也不能吃飯,吃甚麼吐甚麼。

就這樣住了十天院後,我提出回家。科主任對我說,老人家本來不想讓你知道你被撞的有多嚴重,怕你有思想負擔,現在不得不告訴你了:你是頭顱腔內出血、積血、積液,頭上有個蘋果大的包,九根肋骨全部斷了,腰椎兩處骨折,腹部積液,胸腔積血積液。身體左側從大腿到前胸再到脖子,由於內出血都是黑紫色的,全身沒好地方。像你這麼大的年紀能救過來就是奇蹟。他說,幸虧你的身體素質很好。像你這麼好身體的人很少很少,甚至沒有。他還說,我們全科的人也很佩服你的忍耐力,被撞的這麼嚴重,就是三十歲的小伙子也得叫上幾天說疼的,而你沒有說一句,好像一點不疼的樣子。

我當時確實沒有感到疼也不難受。當我住到第十二天時,每天晚上有規律的發燒,晚上九點開始體溫就升到38.9度左右,到十二點,不用吃退燒藥開始退燒。大夫也找不出原因來。這樣持續了四天。我想是不是師父點悟我要出院呢?到六點發完正念我合十問師父:如果是叫我出院,今天晚上就不要發燒。還真神了,當天晚上就沒發燒。

我的心情很激動,第二天非出院不可。大夫和家人說甚麼也不同意,說是腦出血隨時都有危險。不能出院就又開始發燒。我給老伴做工作說:你知道我是煉功人,我們有師父保護,不會有事。我出院後保證不再發燒,我可以給你立字為據,如果大夫怕擔風險我也和他們立約為證,出院後無論出現甚麼事情與醫院無關。從那天開始我堅決不打針不吃藥,他們也沒辦法了,才同意我出院。

出院時醫院給我帶回來一千元的藥品,說要求按時吃,否則會留下嚴重的後遺症等等。我心裏說,你說的不算,我沒事,師父說了算。回家後我一粒藥也沒吃,誰說我也不動心,我還把因肋骨骨折給我胸部上的固定裝置卸了下來。

我出院後當天開始就再也沒發過燒。

但我的身體還是不能動,不會翻身,這樣在床上躺了三天。我心想,我是大法弟子,有師父保護,我要站起來,我要自己走!叫老伴把我扶起來,把兩條腿放到床沿上,老伴和孩子站到我兩邊隨時保護我,我說你們不要扶我。我集中念力發正念:「我是大法弟子,有師父保護我,誰也別想迫害我!請師父加持我,我要站起來大步往前走。」大喊一聲:「站!」我立刻站起來了,大步向前走,我能走了!

老伴和孩子都驚呆了!女兒激動的說:「神了!神了!媽媽能走了!我媽媽好了!」全家人都很興奮,感動,拍手鼓掌。老伴也說:「是李大師救了你!」我們全家人喊:「謝謝李大師!謝謝李大師!」

從此我再也不用人伺候,加緊用心學法煉功。

晨煉,我已堅持了五年(車禍住院時除外),一年365天,一天不缺,同時沒有特殊情況晚上再煉一遍五套功法,如果時間充足抱輪50-60分鐘。從醫院回來,依舊堅持這樣煉功,不到一個月完全恢復健康。

一個月後回醫院複查,我本不想去,但我又想:去也好,讓醫院裏的人見證一下奇蹟!經過全面檢查,大夫說完全恢復健康,特別是骨折的地方癒合的很好。大夫很震驚,說,傷筋動骨一百天而你不到一月就好了,不可思議!

車禍身體好後一身輕,走路好像沒腳似的,輕飄飄的,走多遠也不累。

師父幫我撤訴

現在醫保規定:凡是車禍藥費不能報銷。我出院時藥費三萬四千多元。

家人聯繫不上肇事者,住院時他交了七千元後一直沒再來醫院,電話也不接。在我不知道的情況下,家人一氣之下把他告到法院。交了控告費、法醫鑑定費、傳票費等共計四千多元,還請了律師。經律師預算傷殘費、護理費、保養費等共計十二萬元左右。

我知道後堅決不同意這樣做,因為我是大法弟子要善待別人。家人講你是大法弟子可我們不是,我們就按常人的規矩辦。他是個做生意的,有能力賠償。你看他甚麼態度,在交警隊處理事故時,他說「碰死白死」,你住院這麼長時間,他一次也沒來看過你,我們就是要告他!你看我為了照顧你請假超過二十天,單位長工資沒我的份,全年的福利待遇也沒有了,這些損失誰給補償?

我耐心的給家人做工作,可家人就是不同意撤訴。

在這期間師父三次點悟我,一次是二十年沒見過面的鄰居知道我被撞後告訴我,上月她的一個朋友被一個農村婦女騎電動車撞的股骨骨折,肇事人沒錢就在醫院伺候了一個月,只交了幾千元就算了;第二次是我的一個同事告訴我有一毛紡廠工人被一光棍給撞死了,通過法院他也沒賠償能力,就判了入獄三年;第三次是農村的一老太太被摩托車撞癱瘓了,由於肇事人沒能力賠償被拘留了。

這些事叫我知道,我明白是師父點悟我。所以我下決心一定要撤訴。就在三月二十五日接到了法院的傳票:四月九日開庭。我更著急,怎麼辦?我哭了。在這實在沒辦法的情況下我想到了師父,我盤腿打坐,雙手合十,心裏求師父一定要幫弟子闖過這一關,叫法院延期開庭,直到我做通家人工作為止。

太神了,四月二日我們真的就接到了法院延期開庭的通知。

我一方面繼續勸家人撤訴,另一方面聯繫肇事者,叫他有錢無錢都要到我家來一趟,給家人說幾句好聽的話,爭取他們的原諒。直到六月初才找到他,他沒來,只是找了個中間人拿來一萬元錢。當時家人都不願意,肇事人還是沒來,家人更生氣了,要求他最少把藥費還上。

我看這樣也解決不了問題,叫中間人先走了。我問孩子們:「是媽媽的命重要,還是錢重要?」他們無言以對。在這種情況下,老伴說,就按你媽說的辦吧!孩子們也就同意了。

六月十日我和老伴到法院去撤訴了。這一關在師父的點悟和幫助下才過去,我誠心的感謝偉大慈悲的師父。

以上就是我這些年來修煉中遇到的神奇事,讓我感到師父時時就在身邊,大法殊勝無比,師父慈悲無比!而江澤民邪惡集團誣蔑大法、誹謗師父,矇騙中國人和世界人民,他妄想。在今後我要繼續做好「三件事」,讓更多的人認識大法,相信大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