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重車禍之後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八月二十五日】二零一四年五月九日下午,我去講真相,順便買東西。在回家的路上,我被突如其來的一輛汽車撞倒了。

醒來後,我躺在醫院的病床上。這時一位陌生人,但心裏覺的又不陌生的人在我跟前說:大娘,你家的電話是多少?我脫口說出了丈夫的手機號,其它甚麼也沒問。我的感覺是一切都是正常的,自然的。我丈夫來了後,我的第一句話是:沒事。一會兒,一對同修夫婦也來了(是我丈夫跟他們說的)。過後,據同修說,當時的症狀確實很危險,一會兒迷糊,一會兒清醒。我還覺的一直很清醒呢。聽說我丈夫給我娘家人也通了電話,可能怕出現意外吧。

上邊提到的陌生人(以下稱小馬),是一位開快遞車的司機。原來就是小馬從我身後邊撞的我。拍片結果是:右鎖骨粉碎性骨折,右三根肋骨骨折,左耳後根有輕傷、出血。醫生的意見是動手術治療,而且馬上就動。我知道後,立即說:我不動手術,馬上回家。醫生到我跟前很不滿意的說:這樣的情況如果不動手術是絕對不行的!況且有一根肋骨衝著肺部是很危險的,有生命危險!

醫生說的這危險,那危險,對我來說就是沒有任何危險,根本就不在意,那一念就是回家。我微笑著,和善的對大夫說,請放心,不會有事的。大夫看我態度非常堅定,也就不說甚麼了。這時我兒子(同修)來了,醫生和我兒子說了我的「危險」情況,和他們的治療意見,特別說明骨折的鎖骨接近一條主要靜脈,肋骨隨時會刺傷肺部,屬於重傷。還是希望我兒子能說服我。我兒子問我怎麼辦,我說回家,我兒子非常同意,馬上簽了字。大夫又讓我本人也一定簽字,說明是自己拒絕治療。我們順利的回家了。

到家後同修還和我一起煉靜功呢。這時小馬單位領導和幾個同事也來了,同修給他們講了真相,做了三退,洪揚了大法。這期間,我沒有任何疼痛的感覺,我知道是師父在佑護著我,是師父給承受了。謝謝師父,謝謝師父。

小馬第二天,第三天都來看我,我們對他很熱情,也很客氣。我丈夫對小馬說,你該上班上班吧,都挺忙的,這裏沒事,你放心,我們不會找任何麻煩。小馬說,我真是遇到好人了,我的車被交警扣了,不能上班。我丈夫馬上說,我給你寫個證明,你去提車吧。這時小馬給交警通了電話。聽小馬回話說:「人家沒要錢。」我兒媳作為證人,陪小馬一同去把車開回來了。

師父為我承受著,佑護著,所以我根本不覺的疼痛,這是常人很難理解的。只是在躺、起時有點困難。在這時,我就跟師父說,師父我要起來,我就覺的師父慢慢慢慢把我拉起來了。那種感覺無以言表。

說起小馬,我倆可能很有緣份。在我出事的第三天晚上,我做了一個很清晰的夢:我和小馬在我出事的那條馬路的人行道上,靠馬路牙子的邊上,鋪一條長長的潔白的條幅,我倆鋪的很快,很快,像過電影一樣。一瞬間,那種高興、興奮、舒暢的心情無以言表。我一邊鋪,一邊想著,這條路就是這樣走過來的,那種幸福感的心情無以言表。

那現象,那感受,到現在還時常浮現在眼前,歷歷在目,也不時的回味著那一瞬間的感受,簡直是一種享受,用語言很難表達出我內心的感受來。也感到這件事情的發生都不是偶然的。

我們鋪完後,我站起來看著很長很長幾乎看不到頭的條幅上,離我較近的地方有一灘鮮紅的血,看的非常清楚。我悟到是師父幫我還了一條命。

在當天晚上,師父給我淨化了身體,我多年的婦科病一下子全好了,簡直太神奇了,太玄妙了。我自己都不敢相信,但事實就在面前。

還有更玄妙的,在這之前,我丈夫的腿在消業,夜裏有的時候疼的在客廳裏走。就在這段時間,他的腿疼也好了很多很多,不幾天甚麼症狀也沒有了。我的身體也在奇蹟般的恢復,第九天我就可以切菜做飯了。那段時間直到現在我都覺的我是最幸福的人。

我外甥聽說後,他們一家帶著錢從外地趕來看我,我給他們洗水果,沏茶一切都正常,他們都很驚訝。外甥媳婦掏出錢來給我,我不要,她不肯。過後我把錢讓姐姐還給了她。過了一段時間,她來電話問我的情況後,她說:人家(指小馬)簡直遇到神仙了。

是啊,如果按照現在的醫療手段和收費標準,據說得花十幾萬。

師父領著我們走的這條路還不就是一瞬間嗎?!我心裏說:精進吧,還有甚麼可說的,可執著的和放不下的心呢?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