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師信法 腫瘤消失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八月二十二日】我是一九九六年有幸得了法輪大法,母親也相繼得了大法。

《轉法輪》的神奇事

母親小時候僅上過一年私塾,識不了幾個字,《轉法輪》讀不下來,她就跟師父講:「師父,您能不能幫幫我?這一本書我不識字,讀不下來,可怎麼辦呢?」

然後她趴在桌上睡著了,醒來後,神奇的事出現了。她告訴我說:不管是睜著眼還是閉著眼,眼前都是字,成排成排的從眼前過,看不完的感覺。從那以後好久都是這樣。

再拿起大法書學法時,她不僅能讀了,還是連貫起來讀。不修煉的父親對母親說:「哎?真神吶!你怎麼能讀的這麼流暢?」母親告訴他說:「那是我師父教的。」

信師信法 腫瘤消失

母親自從走上修煉的路,生活總是樂呵呵的。一九九七年的一天,母親消病業,在她的腋窩下長了一個和鴨蛋差不多大的瘤,母親一心信師信法,沒有二念。守住心性,每天堅持參加集體煉功(那時每天早上三點多起床,四點左右到大操場),還堅持集體學法,從未間斷過。

我大姐(未修煉法輪功)知道後,問我母親腋窩下瘤的事情,讓我帶她上醫院去看。我說:她是煉功人,有師父管,不信你去問她本人,上不上醫院她自己說了算。結果母親很堅定地對大姐說:「我是煉功人,沒有病,我有師父管我。」過了五、六天的樣子,母親腋窩下的瘤就開始流黃水,前後十多天,沒有打針沒有吃藥,身體就這樣全好了。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氏流氓集團鋪天蓋地的打壓,給師父造謠,邪黨的宣傳機器也開足了馬力,造謠污衊法輪功。母親依然能走出來證實大法、講真相、散資料。二零零一我被邪黨迫害,非法勞教三年,那時我的兩個女兒還很小,十一、二歲的樣子。她們的日常生活就全部由我母親照顧,公婆不過問她們,公公還時常埋怨我的母親,我的父親也跟著我的兄弟姐妹輪流指責我母親。那時母親承受著很大的壓力。

二零零七年我又被邪黨迫害判了刑,家裏的一切又得靠我那年歲已大的母親操持著。在我被邪惡非法送監的前一天,我母親去見我,我對她說:「你不能間斷學法,要信師信法,師父傳我們的是佛家上乘大法,按照『真善忍』最高標準做個好人,我們沒有錯。」

師父救了母親

二零一二年三月的一天,母親夜裏起來上衛生間,摔了好幾個跟頭,連路也不能走了。第四天下午,我的兄弟姐妹都來了,要把她送上醫院掛水。醫院前前後後拍了好幾張片子,診斷結果是小腦萎縮。醫生讓她的兒女們帶其回家,說吊水也沒有用了,剩下沒幾天時間了。

當時我心裏就否定這一切,這一切肯定是假相,不是真的。回家後,我的兄弟姐妹又做主,非要給她吊水,吊到第三天,不吃不喝也不認識人了,整天除了睡覺還是睡覺,大小便也不知道了。

接著我正念一出,站出來阻止他們,我說:這水不能吊,人已經吊的更不如前了,立刻停掉。我父親聽完後同意了。

我回家跪在師父法像前,求師父救救母親,再給母親一次機會,完成史前誓約助師正法,跟師父一塊回家。同修們也和我一起每天幫助我母親,我白天給她放師父的講法錄音,晚上有同修還有我的丈夫一齊給我母親讀大法、發正念。

到第十天,那天夜裏是我大哥值夜,他說聽見我母親夜裏喊:師父、救救我,救救我。早上我剛進門,大嫂興奮地拉著我的手說:二姑,奶奶這次有救了,她夜裏叫了師父救他,你大哥聽見的。

我到房間一看,母親清醒過來了,主意識清醒了,說話雖然不怎麼清楚,可是思維邏輯不亂,我告訴她這十幾天她的情況,她說不知道,想不起來。我讓她向心找找,她說找到了,不該生氣不該有疑心。

就這樣我們每天還是堅持給她讀書、發正念,接著她知道餓了,也能吃東西了。說話也漸漸清楚了,後來能煉功了,不到兩個月的時間,母親能上街講真相了。她每天依舊堅持學法、煉功,凌晨三點多起來,靜功也能煉兩個小時了。

今年母親已經八十二歲了。颳風下雨也擋不住她救人的腳步,每天最多能和七至八人講真相,少則一人兩人。母親說:應該做的三件事還有許多沒有做到位,唯有更加精進才能報答師父的慈悲和救命之恩。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