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從重症監護室直接回家了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八月二十六日】那是在二零一四年陰曆三月二十二日下午兩點鐘,我騎自行車到鄰村彈棉花。回來的路上,被一輛半掛的大汽車掛倒,我昏死過去。肇事司機打了120急救電話,把我拉到醫院。家人趕到醫院,看到我的頭上、胸前都纏著紗布,人昏迷不醒卻說胡話,再一看,背上還有一個大窟窿,個個都嚇壞了。

女兒也修大法。到醫院後就對著我的耳朵說:「趕快求師父救你!咱有師父保護不會有事的,快求師父救你!」經醫院檢查,我的頭部有外傷(腦骨有三處傷)、內傷、腦積水、肋骨斷裂八根。因歲數大,就將我轉到縣醫院。在縣醫院做了四次CT。對我的傷勢醫生說的一次比一次嚴重,最後一次說:腦子中心偏離了,左腦積水有6-7立方釐米,需要做手術。做手術有三個方案:一是打眼,二是封網,三是開顱。不論哪個方案都有生命危險。

當然以上這些都是後來家人告訴我的。

三天後我慢慢甦醒了,記憶開始恢復。女兒問我:感覺怎麼樣?我說;是師父救了我,要不然早就沒命了。我讓女兒從我的上衣兜裏拿出一張紙來,說上面是我抄寫的師父的《洪吟》目錄。我說:「這目錄我天天在上衣口袋裏裝著,我正在背師父的《洪吟》呢。」《洪吟》、《洪吟二》、《洪吟三》的目錄都在上邊,那張紙已經很舊了、快磨爛了。

看到這張目錄,女兒就想:媽心中一直裝著法,這一關一定能夠過去。

前七天是很重要的,當我頭腦清楚時,女兒就讓我背師父的法,與我交流;我迷糊時她就幫我發正念。

七天過後我清醒過來了,開始天天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師父好」,背大法,能記住多少就背多少。

又過了五天,我決定回家。我給兒子做工作,告訴他:我有師父管著怕甚麼?兒子同意後,我又對兒子說:我們是修「真、善、忍」的,不要訛人家的錢,如果你要訛了人家的錢,對你、對我都不好。這場車禍就是我的難,我得自己過去。

兒子把醫院各方面都處理好,又主動與車主作了調解,我就從醫院的重症監護室直接回家了。到出車禍的第二十八天我能坐起來了,第四十天就下地走路了。

在師父的呵護下,我順利過關。感謝師父和大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