佳木斯130多名訴江民眾遭當局騷擾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八月十日】自七月中旬以來,黑龍江省佳木斯地區起訴江澤民的公民(法輪功學員和家屬)陸續遭到當局上門或電話騷擾,這些公民均在此前實名向北京最高檢察院、法院等相關部門郵寄了控告狀。郵寄出的控告狀中,有的已被最高檢和最高法簽收,有的在當地郵政處理中心被扣押,有的在哈爾濱郵政處理中心被扣押,還有的在北京郵政處理中心被扣押。

據知情人士透露,黑龍江省公安廳特召開了專項會議,針對如何阻止民眾起訴江澤民做了周密部署,怎樣確定是否本人「訴江」,住址電話是否真實,詳細列出了綁架名單,甚至拘留時間都有規定。佳木斯市公安局緊密配合,連日不斷開會密謀妄圖加劇迫害訴江民眾(包括周邊市縣),國安、公安和各社區(或單位)相互勾結實施騷擾。七月二十七日起,更是發生了派出所警察直接上門騷擾綁架、非法抄家、行政拘留的惡性事件。參與綁架的警察透露,他們是按照黑龍江省公安廳提供的名單抓人,並且接下來還要將參與訴江的一個不漏的抓到。

截至八月三日晚,能夠核實到的有一百三十五人遭到不同方式的騷擾。其中三十八人遭綁架,十人仍被非法關押在拘留所內。

據不完全統計,目前佳木斯地區騷擾綁架情況如下:

七月二十八日之前

七月一日下午三點多鐘,佳木斯市湯原縣大法弟子李文義在湯原縣郵局郵寄訴江控告狀時,被縣國保大隊隊長王兆力夥同幾個警察綁架。李文義當晚被劫持到湯原縣看守所非法拘留十天,十一日得以回家。

七月七日,佳木斯市郊區林苑小鎮法輪功學員姜國勝、陳蘭芝和丈夫丁吉凱、蔡桂榮(包括兒子江瀾和兒媳劉楠)、金淑榮和兒子楊勝軍、劉金萍、李淑清等,均遭社區和片警上門或電話騷擾。這些法輪功學員都在此前實名向最高檢和最高法等部門郵寄控告信,並都被成功簽收。

七月十三日中午十一點,向陽區紅光社區主任打通法輪功學員王軍的手機,問你是叫王軍嗎?是在紅光社區住嗎?紅光社區 電話:0454-8440316

七月十五日,火電社區的張主任(女)給法輪功學員王立新打電話,問是否寫了訴江信。

七月十五日上午,一男子給郊區四豐山鄉新發村法輪功學員寧有打電話問訴江的事,但當寧有問他是誰時,此人拒絕透露。

同日下午,兩個男子到郊區四豐小鎮找到法輪功學員趙桂英,也是問訴江的事,趙桂英給他們講了很多真相,並問二人身份,但他們拒絕透露。

七月十六日,一姓常的社區人員到家住鐵西早市的法輪功學員奕桂榮家,問奕桂榮煉不煉(法輪功)了。

七月十九日下午兩點多鐘,郊區公安分局長發派出所王貴和郊區公安局兩個警察到法輪功學員陳旭華家,偷錄像,查了兩個電腦,搶走了李洪志師父法像,還說過兩天還來找。

七月二十一日上午八點,長發派出所王貴和政府民政張喜鷴打電話騷擾法輪功學員張樹玲和喬桂芬,問關於訴江狀的問題。

七月二十一日晚七點二十分,向陽區志興社區主任給法輪功學員王書美的兒子打電話,問「家在哪住,房主名是誰的,你媽在家嗎?」王書美的兒子沒有配合,後來社區主任又說,你家樓上冒水了。他兒子回了一句「你家才冒水了」,就掛斷了電話。附:佳木斯市向陽區志興社區 電話號:0454-8675336

七月二十二日上午,法輪功學員趙淑朝和張佩華到佳木斯站前郵局郵寄控告狀,被前進公安分局順和派出所警察綁架,兩人當晚得以回家。

七月二十二日上午,伊春市浩良河法輪功學員李桂花到佳木斯市站前郵局郵寄訴江狀,被佳木斯順和派出所警察綁架,李桂花絕食抵制迫害,二十五日得以回家。

七月二十四日上午九點多鐘,佳木斯市郊區敖其鎮興利村書記,找到村裏訴江的法輪功學員段秀萍,說上面讓查的,上面不放過此事等威脅的話。段秀萍親自和敖其鎮一姓楊的主任(手機15246481066)通了電話,講述了自己和親人曾被非法勞教,被迫害喪失勞動能力,及自己的四哥在迫害中離世的真實情況。

七月二十四日中午,向陽公安分局橋南派出所片警李勇給法輪功學員劉燕打電話,劉燕告訴他自己在此轄區居住,過幾天會與你聯繫,請再不要打電話了,片警劉勇聽後答應了。李勇手機號:15046497015

七月二十五日,法輪功學員楊桂榮接到電話,七月二十六日法輪功學員由淑珍接到電話,七月二十七日法輪功學員張曉傑接到電話,三人均被問到是否訴江,當不肯透露自己的身份。

七月二十七日上午九至十點之間,東風公安分局佳東派出所片警去了兩位法輪功學員家。其中一位法輪功學員沒在家,片警跟其家人說,注意點,要抓人。片警又去了另一法輪功學員家說來看看,法輪功學員給他們講了真相。

七月二十七日同江市(佳木斯市所轄的縣級市)臨江鎮東建村法輪功學員李鳳明被非法抓捕。

七月二十七日下午,向陽區睿豐社區一女工作人員到木材家屬區法輪功學員信秀蘭家,問郵訴江信了嗎?還說江澤民都80多歲了,告他幹啥?信秀蘭給她講了真相:江澤民迫害法輪功十六年,迫害死那麼多大法弟子,我們能不告他嗎?上週,松林派出所副所長單利和社區人員給法輪功學員侯淑紅打電話,謊騙她到原住處有事找,見面才得知,是為了核實是否郵訴江信的事。

七月二十八日消息

七月二十八日上午,社區主任給法輪功學員石順鳳打電話,說要去她家有事,定在下午一點鐘去。下午1點社區主任、副主任和松林派出所副所長單利一起到石順鳳家。石順鳳沒想到警察也來了,很緊張,社區主任說煉就煉沒有啥事。警察問郵沒郵訴江信、誰寫的等。

七月二十八日下午四點多,向陽公安分局松林派出所片警和睿豐社區人員一男一女,來到家住原木材廠家屬區的法輪功學員李桂華家,問還煉不煉法輪功,是不是郵訴江信了?

七月二十八日下午五點多,向陽公安分局建設派出所片警和社區人員到煤機家屬區法輪功學員劉玉珍家,也是問了上述兩個問題,還提到要去找和劉玉珍一起郵控告信的法輪功學員依香雲和屈玉霞核實此事。

七月二十八日晚,東風公安分局安慶派出所約五個警察到法輪功學員王曉雲家,問是否參加訴江,並要求去安慶派出所做筆錄。王曉雲想讓他們到屋裏來交涉此事,警察堅持要王曉雲到派出所去。後王曉雲和丈夫李岩被帶到安慶派出所,其中一個警察說這是省廳直接過問的。東風分局的副局長馮凱東開著白色奧迪去了安慶派出所,親自決定拘留王曉雲十天。後王曉雲因身體檢查不適合拘留和丈夫已於二十九日凌晨兩點多鐘得以回家。

七月二十八日晚,東風公安分局建國路派出所約五、六個警察闖入法輪功學員代豔家,要把代豔和丈夫甚至孩子綁走。代豔一家據理抵制,後警察將代豔丈夫李建軍強行綁架,並把收看衛星電視的電視盒子搶走。

七月二十八日晚,東風公安分局長勝派出所警察綁架了法輪功學員丁傑和張勤。後警察對幾位法輪功學員批了非法拘留的票子,將他們強行帶到佳木斯市中心醫院體檢後劫持到佳木斯市拘留所。後幾人均被拘留所拒收,丁傑在二十九日凌晨兩點多鐘回到家中,張勤和李建軍在二十九日凌晨三點多鐘回到家中。

七月二十八日晚,東風公安分局南衛派出所一輛警車到東風區模範村法輪功學員李桂月的姪女李慧慧家。當時李慧慧沒在家,家人聽見這麼晚外面還有人以為是小偷呢,後一看來的是警察,就大聲質問:大半夜的,你們來我家幹啥?對我家影響多不好。警察說查戶口,家人說大半夜查甚麼戶口。警察要進屋,遭家人拒絕。警察說找李慧慧,家人說孩子沒在家,警察問在哪,家人說不知道。隨後家人給所長打電話,問甚麼事,所長說沒甚麼事,明天過來(派出所)一趟。

七月二十八日,佳木斯郊區公安分局警察綁架了佳木斯大學第一附屬醫院法輪功學員范業梅,當時范業梅正在上班,後在科主任擔保下放回,但被抄家,警察搶走電腦主機一台。

七月二十八日晚七點多,東風公安分局佳東派出所四個警察(其中有片警王思明)到法輪功學員王學春家,將他綁架到佳東派出所,非法錄口供到晚十一點。王學春拒簽警察給他扣的「擾亂社會秩序罪」拘留票後,被強行劫持到中心醫院體檢,下半夜被劫持到拘留所。拘留所因王學春血壓高而拒收,警察把王學春劫持回派出所用手銬銬在床上,二十九日上午九點多得以回家。三十日片警王思明到王學春家,從家人手裏要走117元錢說是體檢費。

七月二十九日消息

七月二十九日上午約十點,兩個沒有著裝的警察到法輪功學員侯玉菲住宅單元打聽,侯玉菲住在哪,後來等一會就走了。

七月二十九日晚七點多,東風分局安慶派出所副所長孫文義和五、六名警察去法輪功學員郝季芹、田景學家騷擾。當時兩位法輪功學員都不在家,警察還給郝季芹的丈夫拍了照。

七月二十九日晚八點多,東風公安分局建國路派出所四個警察到五彩社區的法輪功學員鄒桂芹家騷擾,並把她綁架到建國路派出所,鄒桂芹的丈夫擔心就跟著一起去了派出所。在派出所,鄒桂芹的心臟嚴重不適,當時就抽了,在壓力下她丈夫代簽了一些手續。去醫院體檢血壓高,到拘留所後拒收才得以回家。

七月三十日消息

七月三十日,向陽區群英社區主任給法輪功學員王玉鳳的女兒打電話,以社區核對戶口的名義核對情況。八月一日上午九點左右,向陽公安分局長安派出所的片警劉宗鷺和一劉姓警察到王玉鳳家敲門。將近十一點的時候,警察又來敲門,進來後說明了他的身份及來意,問王玉鳳是否煉法輪功,是否寫訴江控告信了。王玉鳳沒有否認,坐下來從多個角度給警察們講真相,天安門自焚到活摘器官,打壓律師。過程中警察的態度很正面,氣氛也很融洽,王玉鳳的女兒回家後,對警察提出不解的問題給予了回答,告訴警察紐倫堡大審判是甚麼樣的…… 警察還拿出一張照片讓王玉鳳認,並說這片還有這個人沒找到。大約四十多分鐘後警察離開了同修家。

七月三十日上午,郊區公安分局敖其鎮派出所警察綁架了敖其鎮法輪功學員張國利,下午兩點多綁架了敖其鎮法輪功學員付國強。據家人說是市裏安全局和敖其派出所來的人,綁架到市裏拘留所去了。

七月三十日晚四點至六點間,郊區公安分局佳西派出所分別綁架了小靠山法輪功學員吳從國,糖廠法輪功學員楊佳麗、金麗華。吳從國當晚九點多被放回,楊佳麗被非法拘留十天,金麗華拘留十五天並被抄家,警察把金麗華家2台電腦、4部打印機、3套法輪功書籍、大小切紙刀各一台、4個小音箱及所有與法輪功相關的財物全部搶走。參與綁架的有郊區分局警察李愛國和佳西派出所警察沈飛。

七月三十日晚五點多,郊區分局佳西派出所警察到佳西中興小區的一單元樓內,三個警察上樓,其中一個扛著攝像機,到一家敲門,門開後警察問:是趙玉萍家嗎?屋裏的人說:找錯門了,然後警察就下樓了,此前法輪功學員趙玉萍曾接到過郊區政法委詢問訴江的電話。

七月三十日晚七點左右,東風公安分局安慶派出所二個警察敲張淑英李偉紅家門,當時兩人沒在家,家人沒給開。

七月三十日晚八點多鐘,郊區公安分局英俊派出所片警杜風和五、六個年輕警察到法輪功學員於春蘭家敲門。當時於春蘭沒在家,大約十多分鐘後回來了,警察從樓上跑下來將於春蘭綁架。之後,片警又上樓到家對於春蘭的丈夫說,所長讓搜查,你就拿兩本(法輪功)書對付一下算了,我也不搜了,於春蘭的丈夫無奈就拿給警察兩本書。同時被綁架的還有一位姓孫的七十二歲法輪功學員,二人被綁架到長青派出所(英俊派出所裝修,暫時在長青派出所辦公)。當晚十一點多,姓孫的老年法輪功學員被放回,於春蘭被劫持到佳木斯市拘留所非法拘留十五天,八月三日中午提前回到家中。

七月三十日晚,警察到佳木斯東部地區法輪功學員崔鳳英、王換清家敲門,敲了一會兒沒敲開就走了。警察到佳木斯西部地區法輪功學員金秀鳳家敲門,當時金秀鳳沒在家,家人沒給開門。

七月三十日晚八點多鐘,向陽公安分局橋南派出所警察闖入向陽區環路社區玻璃廠家屬樓法輪功學員聶芳家,先把聶芳的丈夫綁架到警車裏,有個警察說:不是,抓錯了。又回去把聶芳綁架,放回聶芳的丈夫。當時聶芳的兒子張永明沒在家,當他聽說消息後就和父親一起去派出所打聽母親的情況。警察說:「你們是不是控告江澤民了。」 聶芳和兒子張永明說是,警察就給扣了個擾亂社會治安的罪名對二人非法拘留。張永明當天晚上就被劫持到佳木斯市拘留所非法拘留十天,聶芳體檢血壓過高,於七月三十一日凌晨三點多鐘回家。

此前聶芳和兒子張永明一起郵寄的訴江狀,三十日白天,環路社區的人曾給張永明打電話核實過此事。

單志宏,警號是053695電話13199131100,孫東龍是個小警察,給他講真相也不聽很兇惡。

七月三十日晚九點,向陽公安分局新立派出所徐所長和一個二十多歲的小警察到法輪功學員成立家,說她的控告狀在佳木斯被扣留。成立和他們講了一些真相,徐姓所長說凡是郵寄控告狀的都得找。

七月三十日晚十一點多,警察去佳木斯東部法輪功學員秦霞家騷擾,當時秦霞沒在家。

七月三十日晚,郊區分局江口鎮派出所四個警察到王春蘭家,把人綁架到派出所並搜走了所有的法輪功書籍。到派出所逼王春蘭按手印並問是誰讓她寫的訴江控告,不到半小時又把王春蘭劫持到中心醫院體檢,並押送到了拘留所。王春蘭的丈夫由於害怕給了白所長(具體名字不清楚)2000元錢,王春蘭才得以回家。此前的七月二十五日,社區來了兩個人去王春蘭家問她關於訴江的事,王春蘭給他們講真相,他們不聽走了。

七月三十日晚八點左右,郊區法輪功學員王昕失蹤,現已知被非法關押在佳木斯拘留所。

七月三十日晚十點多,佳木斯郊區分局友誼路派出所五個警察到居住在郊區「林苑小鎮」小區的法輪功學員姜國勝家敲門。姜國勝對警察說,已經深夜了,有事明天再說吧。但警察不肯走,還一直敲門,姜國勝就讓他們進來了。其中有兩個警察進門後看到他家一面牆都是李洪志師父法像、法輪圖、大法書及供桌等,便忙著在房間裏拍照,警察說有事需了解,要求姜國勝去派出所做筆錄。在派出所做過筆錄後,警車拉著姜國勝到佳木斯大學第二附屬醫院(原口腔醫院)做了體檢,劫持到拘留所時,所裏的醫生看了體檢結果(高壓230)後拒收,凌晨二點警察把姜國勝送回家。

據姜國勝講起這段經歷,他說從警察進門開始,就一直在和他們講真相,心中沒有一絲懼怕,對這些警察無怨無恨,態度樂呵呵的,只有「為他們好」的想法,但說到「訴江」及對大法的迫害時就非常嚴肅。做筆錄時,都是圍繞「訴江」在詢問,姜說,控告江澤民還犯法嗎,江這麼多年來對大法弟子幹了多少壞事啊……活摘器官,人神憤怒,那麼多的罪惡如何償還的了……就在此期間,警察在姜國勝面前接到海外同修打來的真相電話,他們對姜國勝說,這幾天法輪功的電話真多啊。筆錄做完後,姜國勝認真的看了五大篇長長的筆錄後,對警察說,怎麼把我講的「活摘器官」給省略了,這個是很重要的啊。警察說算了這就行了,並說我們也是上指下派沒辦法,當問到是誰下的令時,警察說是公安部。姜國勝沒有在筆錄上簽字。姜國勝說整個過程我們一直是在很友善的交談,雖然從未謀面,警察卻一直張口閉口「老薑啊」。警察們喝水時,也給姜國勝一瓶水喝。送姜國勝回家後,警察打算拿走一本大法書,姜國勝很嚴肅的告訴他們,這可不行,這麼做對你們不好。後來警察說,借我們一本看看,過幾天還你,行嗎。姜國勝就拿給他們一本《轉法輪》讓他們回去好好看看。在派出所給他填完拘留票子讓他簽字時,姜國勝拒絕說,我不簽字是為你們好啊,將來你們就少了一條罪證。

七月七日,姜國勝家所在社區和片警曾上門詢問過「訴江」的事,此前姜國勝已實名向最高檢和最高法等部門郵寄控告信,被成功簽收。

七月三十日晚,郊區公安分局和長青派出所警察到法輪功學員蒙秀傑家敲門,大約敲十多分鐘。三十一日中午又到她家,因家裏沒人,他們帶著開鎖的人,準備撬門。村委會打電話說就給開開他們看看吧,要不就撬門了,沒有事的,無奈家人只好回來開門,進屋警察就問蒙秀傑的丈夫,你老伴叫甚麼,你姑娘叫甚麼,東西哪去了,電腦呢?問了一會就走了。在這之前有人看到有便衣,拿蒙秀傑的照片,打聽她在哪住。

七月三十一日消息

七月三十一日早六點十五分,前進公安分局中山派出所四個警察到前進區林海社區鐵路先鋒二小區的法輪功學員康愛芬家和牛玉環家騷擾。早六點二十分,同一小區的法輪功學員樊桂珍開陽台窗戶,正好中山派出所的兩個警察已走到窗戶旁邊,曹姓警察讓開門,被樊桂珍拒絕。警察問是不是煉法輪功的,讓寫保證,否則要弄門了。警察威脅說可能要找消防車破窗而入,還用手機給樊桂珍錄像。

七月三十一日早六點半,向陽公安分局保衛派出所警察到法輪功學員張淑芬和王連霞家敲門。

七月三十一日早七點左右,東風公安分局南衛派出所警察到東風區模範村的法輪功學員李桂月姪女家,來了一個警車和一個麵包車,三個警察進屋看家裏沒人,就走了。二十八日晚,警察曾來騷擾,找過李桂月的姪女李慧慧。

七月三十一日早七點左右,前進公安分局南崗派出所警察綁架了居住在佳木斯林業衛校附近的法輪功學員唐紅偉,並劫持到佳木斯市拘留所非法拘留十五天,警察還搶走唐紅偉家中兩台電腦。通過唐紅偉丈夫追問前來綁架的警察,得知是「上面」派下來的名單。

七月三十一日早七點多,佳木斯南崗派出所三個著便裝的警察開黑色轎車法輪功學員宋晶娟家敲門,當時家中只有她一人。警察抄家,搶走筆記本電腦和打印機,對現場拍照,後把宋晶娟劫持到佳木斯市拘留所非法拘留。

七月三十一日上午九點,前進公安分局順和派出所三個警察到佳木斯鐵路住宅區的法輪功學員徐景芝家敲門,沒敲開後,問鄰居甚麼時候回來,鄰居說不知道,鄰居又說老頭和老太太挺好的,你們卻要抓人,鄰居跟他們爭論一會,後來警察把電話和一個警察的名留下,說等徐景芝回來讓她打這個電話說不煉了,就不抓了,這樣警察才離開。

七月三十一日九點多鐘兩輛警車停在陳旭華門口,下來兩個人,其中有郊區公安分局長發派出所警察王貴和陳金明,他們說找陳旭華,家人說不在家他們就走了。在此前的七月十九日下午兩點多鐘,長發派出所警察王貴和郊區公安分局兩個不知姓名的警察(不知姓名)到法輪功學員陳旭華家,進門就查電腦,甚麼也不說把兩台電腦都查了。還偷偷的錄像,被陳旭華正念阻止,這時警察又想上樓搶李洪志師父的法像,其中一小個警察不想去,可是高個警察不讓,小個警察有些無可奈何拿著就走了,高個子警察惡狠狠狠地說,過幾天還來找陳旭華。

七月三十一日上午九點半,東風公安分局佳東派出所三個警察,去了居住在佳東商場附近的馬文芝家。馬文芝家住的是一個簡陋的出租平房。警察自己進了院,見到馬文芝就問:「你是否郵寄了訴江狀?」馬文芝說:「郵了,控告江澤民還犯法嗎?現在不是依法治國嗎?不是實行有案必立,有訴必理嗎?江澤民把我們這些好人迫害的夠嗆,我們告他不對嗎?」其中有一個警察說:「沒別的意思,我們就是核實一下。」這時一警察拿著一封快遞問,這是你郵的吧?馬文芝看著上面有自己的名字,還有一個大大的最高法的印章。說:「是啊,怎麼了?」警察又問:「是誰給你寫的?誰給你打印的?」馬文芝說:「我拿複印社打的。」警察又問:「是哪個複印社?」馬文芝說:「怎麼,複印社打字還犯法嗎?你們到底要幹甚麼?我告訴你們,現在周永康們都被打下來了,江澤民也快了,我是為了你們好才這樣告訴你們,別跟江跑了,有一天老江被拿下時,你們怎麼辦?再說,控告江也是憲法給老百姓的權力。」一個警察問:」你多大歲數了?」」我71了?」警察說:」我們不能把你怎麼的。」隨後警察要關大門,馬文芝說:「關大門幹啥,不許關,正好讓鄰居們都聽聽,聽聽你們警察到我家來幹甚麼來了,讓大家都知道。」馬文芝大聲的說著,警察一看就灰溜溜的走了。

七月三十一日上午十點多,東風公安分局建國路派出所四個警察去五彩社區的法輪功學員李喜榮家騷擾,當時李喜榮不在家,警察問晚上不回來了,家人「嗯」了一聲,警察才離開。

七月三十一日上午十點多,前進公安分局順和派出所警察去同修謝慶芳家騷擾,謝慶芳沒在家。

七月三十一日上午,富錦市(佳木斯市所轄的縣級市)法輪功學員尹平從家人處得到消息,警察今天上午去家裏找她,當時她沒在家,家人告訴她先別回去。

七月三十一日上午,東風公安分局南衛派出所的警察去了家住佳東商場附近的法輪功學員胡曉波的家,當時胡曉波沒在家,警察回去後就打電話給胡曉波的兒子對其施壓。待胡曉波下午回家後,她的兒子在壓力下竟對自己的媽媽破口大罵,之後,他兒子還在馬路上罵了與胡曉波走的近的另一位法輪功學員。

七月三十一日上午,前進公安分局前進派出所警察綁架了法輪功學員姜慶峰,當時姜慶峰正在單位鐵路公安分處上班。後來放回,但是鐵路公安分處以要開除他來恐嚇威脅,目前家人壓力很大。

七月三十一日上午十點多,東風公安分局安慶派出所兩個警察去法輪功學員金玉華家,將她帶走說檢查身體送走,中午金玉華的女兒去安慶派出所給她送的飯,目前人在哪不清楚。在這之前的二十九日上午,兩個警察曾到家問訴江的事並讓她簽字,金玉華一直給他們講真相。

七月三十一日上午不到十點,東風公安分局建國路派出所以所長李玉剛為首,高明澤和兩個女警,共四男二女,把法輪功學員陳秀玲,陳晶和朱琪綁架到建國路派出所。後把她們劫持到中心醫院檢查身體,下午三點把她們三位送到拘留所。同時,東風公安分局安慶派出所也將法輪功學員金玉華劫持到拘留所,拘留所全部拒收,四人後全部回到家中。

七月三十一日上午十點多,東風公安分局佳東派出所幾個警察去造紙南門的法輪功學員徐豔美家騷擾。

七月三十一日,郊區分局大來鎮派出所警察去大來鎮中豐村法輪功學員高景春家,讓上車,他沒配合,警察告訴高景春週一去郊區分局。

七月三十一日早晨五點多鐘,郊區公安分局長發派出所兩輛警車到法輪功學員高冬豔家樓下,大約停了二十多分鐘沒上樓就離開了。到八點多鐘馬文澤,王貴等四、五個警察又來去上樓敲門,鄰居說家沒人,警察就走了。接著兩輛警車去了法輪功學員姚景珍家,家裏沒人。然後警察去了法輪功學員李霞家,家裏沒人。大約八點半左右警察到了法輪功學員翟春元的工作單位,沒找到翟春元,警察讓同事給打電話,同事說她好幾天沒來了,沒有她號碼,找她幹甚麼。警察說來抓她,同事說這麼好的人也抓,你們沒事幹了。警察甚麼也沒說下樓就走了。警察吏俊飛、李繼忠、陰法春、王貴、陳金明、齊旭剛、馬文澤、楊健華等,開著兩輛警車直接來到法輪功學員周鳳梅家,當時周鳳梅沒在家。陳金明領著進屋就翻,有兩位鄰居跟警察進了屋,其中一女鄰居說,翻甚麼,我給人家看家呢,家裏沒人不能亂翻。陳金明掩蓋著說找衛生紙,鄰居說我給你拿,把紙遞給他,警察無話可說就走了。出來後,這伙警察又開車去法輪功學員王石風家,一看大門鎖著,屋裏刷的油漆沒乾,警察跳大門進去,踩的屋裏滿地都是腳印。隨後從王石風家跳大門出來開車來回轉了兩圈,去了法輪功學員張樹玲家,當時家裏沒人鎖著門,警察開著兩輛車轉兩圈,出來到法輪功學員鄭桂香家,兩輛車在門前停著,警察下車看鎖門沒有人就走了。然後這伙警察離開長髮鎮去二龍山法輪功學員常鳳菊家,常鳳菊不在家,警察說第二天再找她,然後就走了。

七月三十一日晚八點鐘,前進公安分局奮鬥派出所所長和三個警察去法輪功學員石賢英(現年已八十歲)家敲門,石賢英兒子把門打開,所長亮出警察證說:石賢英你到派出所一趟,石賢英說:我不去,並給他們講真相,所長說:啥也不聽,就不信法輪功等等……僵持了二十多分鐘也不走,硬把石賢英拖到奮鬥派出所,給石賢英照像,她不配合。警察就問她,你為甚麼告江澤民?石賢英說:江澤民迫害法輪功,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出賣國土,警察聽完後,誰都沒說話。後來警察逼石賢英簽名、按手印,她不配合。石賢英的兒子怕不按手印回不去家,硬把住石賢英的手,把手印按上了,一小時後得以回家。

七月三十一日上午,郊區公安分局長發派出所警察到郊區長髮鎮二龍山法輪功學員常鳳菊家,拿著錄像,當時常鳳菊不在家,警察說第二天還去。

七月三十一日下午一點,富錦市(佳木斯市所轄的縣級市)頭林派出所六個警察依次到頭林鎮復興村法輪功學員劉寶文,劉金芹,母常娥,王淑范家,讓跟他們走一趟,手中還拿著法輪功學員們郵到北京的訴狀。四位法輪功學員都沒配合,並善意的給他們講了真相。警察臨走時說,今天不去,明天去吧。

七月三十一日,警察到郊區望江鎮衛生院騷擾法輪功學員李亞芬。

七月三十一日,郊區公安分局的兩個人到長青鄉前進村法輪功學員劉志賢家,問訴江信是誰幫寫的,劉志賢說是自己寫的。警察不信,又問還煉不煉法輪功了? 劉志賢說:「這功這麼好,病都煉沒了,咋不煉呢?」

警察說:「別說這個,你不說,三天後我還來,拘留你。」劉志賢說:「我七、八十歲了,拘留我有甚麼用。」警察就走了。此前的七月十四日,村裏劉書記領著兩人說是郊區分局的曾去過劉志賢家,問:給誰寫的控告信。劉志賢說:江澤民。警察問:為啥要控告他?劉志賢說:「他迫害大法弟子。」警察又問:那你給沒給習主席寫?劉志賢說:沒有。

此外,有三位法輪功學員接到電話(號碼均為0454-8666620),詢問內容基本一樣,問家現住址在哪。法輪功學員反問對方住那裏,叫甚麼名,哪裏的,對方不回答,只說好就在家煉唄,控告江澤民是反黨……法輪功學員給他講了全球訴江大潮的現狀,他說是國保大隊的,不肯透露姓名。

佳木斯向陽區橋南片法輪功學員姜淑英(七十六歲),社區人員近日打電話詢問是否控告江澤民了,社區人員告訴她,好就在家煉,別出去又貼又發。法輪功學員張淑霞被電話騷擾多次,不得不離家。法輪功學員施豔麗,卜振芹也有社區人員電話騷擾,讓去社區核實信息,都沒有配合。王連霞和張淑芬,有保衛派出所民警去敲門,沒給開門。

佳木斯大學第一附屬醫院法輪功學員張淑華在家休假,科長通知她去保衛科一趟,她告訴科長自己沒在本地,不能去保衛科。

佳木斯婦嬰醫院下屬骨科醫院法輪功學員李軍的訴江信被佳木斯截留,向陽區政法委脅迫婦嬰醫院院長、副院長逼李軍寫保證書,二十七日必須上交,否則解除勞動合同。

近日還有佳木斯東部地區的法輪功學員於國蘭、左英、杜文化、趙福豔、李偉、崔鳳英,唐姓法輪功學員和其十歲的孩子……都有警察上門騷擾。

佳木斯周邊的部份騷擾情況

七月二十八日晚八點多,佳木斯市湯原農場(位於佳木斯市湯原縣境內,隸屬黑龍江農墾總局寶泉嶺農場)法輪功學員萬淑蘭和萬樹青姐弟倆發放全球訴江的相關真相資料,被綁架到湯原農場公安局。湯原農場公安局陳小平、鄧新文到萬樹青母親家騷擾。

二十九日一早,萬淑英和母親去要弟弟、妹妹,萬淑英也被扣押在湯原農場公安局(後得以回家)。湯原農場公安局把萬樹青和萬淑蘭劫持到綏濱拘留所非法拘留十五天。

附錄一:《法輪功學員近期遭騷擾、綁架情況統計表》下載(31KB)

附錄二:《佳木斯地區參與迫害主要責任人》下載(18KB)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