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好人被迫害 佳木斯康愛民控告江澤民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八月三日】家住佳木斯的婦女康愛民,自一九九七年開始修煉法輪功,她過去身體患多種疾病,修大法後不知不覺都好了。這些年來,她凡事按照「真善忍」做好人,卻多次被中共綁架,被勒索了共十幾萬元錢,其家人也蒙受了巨大精神壓力和經濟損失。現在康愛民控告發動這場迫害的元凶江澤民。

下面是康愛民在控告書中講述的被迫害情況:

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澤民對法輪大法修煉者進行了慘無人道的鎮壓。二零零零年冬,我和妹妹進京上訪,在信訪辦門前就被那裏的警察送往駐京辦事處,後被市局接回送向陽分局,讓我寫不煉法輪功就讓回家,我不寫,晚上就把我送到看守所關押,讓家屬交錢後才放了我。

在我關押那幾天裏,因我煉法輪功上訪,佳市第二製藥廠廠長奇大濱、書記張振華把我開除廠籍,開除日期二零零零年二月二十三日,在職期間所有從我工資中扣除的養老金都沒返還給我。

二零零零年十月份,西林派出所警察石宏偉多次上門騷擾,開著警車守在樓門口蹲坑。有一次石宏偉進我家進屋就翻桌櫃,看見師父講法帶就要拿,我不讓,石宏偉就打電話給所長,所長讓我去派出所並說「不去,抬也得抬去」,欺騙我說「沒甚麼事」。到派出所他們填票子就把我送入看守所,把我的身份證強行扣留。隨即石宏偉向我家人勒索錢財後才放人。第二次,石宏偉又來我家蹲坑,我一出門被三名警察不由分說把我拽上車,強制綁架到向陽分局,在向陽分局走脫。從此不能回家被迫流離失所。

二零零二年我與同修講真相,被友誼派出所綁架,勒索家屬三千元後放人。

二零零二年五月十五日深夜,我與兩個妹妹在一住處被110巡警支隊王立民下令十幾名警察撞開屋門,像地震了似的,他們發瘋似的蜂擁而上,有的拿手電,有的拿手提探燈,惡警們連推帶拽,強行把我們三姐妹綁架到110巡警支隊。

當時正值深夜,我們只穿內衣,綁架時外衣都不讓我們穿,光著腳。在市公安局,他們把我們銬在鐵椅子上一天一宿。這些警察,惡毒誹謗大法師父,把大法師父的照片放在地上,強行抬我的腳去踩,被我制止。後將我非法勞教二年。

在勞教所把我關在嚴管隊,關在小屋,幾個月不讓出來,強迫看誹謗大法師父的錄像,我不看,隊長劉亞東就把我銬在床上,不許洗臉,刷牙,吃飯只給開一隻手銬,當時正是夏天七月份,天氣酷熱,我被折磨得渾身長著疹,其癢難忍,銬子被劉亞東使勁勒進肉裏,銬了一週後,又逼迫坐小凳一直坐到半夜。

二零零二年,勞教所開始對大法弟子進行強制轉化,把所有的大法弟子集中在三樓一間屋子裏,男女警察幾十個人手持電棍、警棍等刑具,把我們一個個圍在一塊見方的瓷磚內,坐小凳(凳面的螺絲高約一釐米),逼著看誹謗大法的錄像,天天從早上五點坐到晚上十點多,並找茬毫無理由的延長時間,有時被加到半夜十二點多,他們動不動就打人。我坐小凳時不准出線(一塊地磚的地方),兩手平放在膝蓋上,一次他們讓我念誹謗大法的文章,我不念,上來一個男警把我拉出去,女警穆振娟上來就踢,一腳把我踢倒,隨後上來四、五個男警,手拿警棍把我從地上拽起來問念不念,我說:誹謗大法文章不念。一幫男警把我一頓毒打,我被打的身上都是紫,疼痛難忍。

事過幾天,他們又一個個把我們帶下樓酷刑折磨,強制扣銬子轉化。我被帶進一個屋子,女警李秀錦、周佳慧、孫麗敏,還有幾個邪悟者拿來紙和筆強迫我轉化,我堅決不寫。他們不由分明,上來連推帶拽,將我用『大背銬』銬在鐵床上下,疼的我豆粒大的汗珠往下掉,真是撕心裂肺、骨斷筋折的疼。他們中午吃完飯,把銬子打開讓我寫,我還是堅決不寫,他們再一次上『大背銬』酷刑。這樣反覆銬,那種加劇的痛苦,把我疼的昏死過去,他們把銬子打開,強行按著我的手在紙上劃了幾點,說是寫完了,然後把我抬到床上,我被折磨的幾天不能下地。因我不轉化,隊長劉亞東給我加期一個月零七天。

一次,我去母親家看有病的父親。那天,母親出去講真相被橋南派出所幾個警察綁架,橋南派出所來了好幾個警察到我母親家說我母親被抓了,問我是誰,我說是她女兒,他們看到父親病重沒說甚麼都出去了,我看到他們沒走都在樓下,得知他們來我母親家時,市610頭子陳萬友下令:看到她的女兒就抓,說她們都是煉法輪功的。我去了一個好心的鄰居家說明情況,她讓我進屋把燈關上了。過了一會兒這幾個男警察上樓一看我沒了,就挨家挨戶到處搜,連廁所都搜。他們出屋,在外邊砸鄰居的門,把這個好心的鄰居嚇的心臟病都犯了,他們砸一陣兒走了,一會兒又上來砸,聽外邊有個男警察說這家好像是沒人連燈都沒開,又砸了一陣子都走了。他們讓我弟弟交了幾千元錢才把我母親放回了家。

二零零六年四月的一天,我與妹妹康愛芹、佟麗三人在橋南哈維斯,突然被二、三十個警察,不分青紅皂白,拽頭擰胳膊給弄到車裏,拉入順和路派出所,將我們分別關在三個屋。開始強行搜身翻包,他們將妹妹包裏的MP3、電子書翻走,還有大法資料,晚上七點多鐘送看守所。

在看守所期間,我的父親康風堂聽到兩個女兒被綁架,這強大的打擊使老人整夜不眠,七日後睜著眼睛離開人世,家裏親人想讓兩個女兒出殯前再看老人最後一眼,多次到派出所、610要人,派出所及610主管陳萬友拖延時間不放人,勒索錢財,錢不到位不放人,兩個女兒最後也沒見上老父親一眼。最後家屬被逼得沒辦法,我們二姐妹家裏各籌集萬元送過去,在看守所四十多天後才釋放。佟麗家裏沒錢,她被一人關在看守所,家裏親人著急害怕,主動送一千元,順和路派出所劉所長還讓交3000元,說少一分都不放人,交後才放人。

二零零二年我與同修到偏遠地區講真相,被當地樺南派出所綁架關押一個多月後送佳市勞教,因生命垂危拒收,強制關押15天放人。

二零零八年四月六日,我發真相資料,被人舉報,被友誼派出所綁架,家屬去要人惡警勒索家屬一萬元錢做押金,才把我放回,他們要錢沒有任何票子。

黑龍江省公安廳以保冬季世界大學生運動安全為名,以佳市大法弟子用廣播講真相為藉口,派遣所謂的專案組現場指揮,在佳市610等部門的配合下,對佳市大法弟子瘋狂的迫害,他們對很多大法弟子以所謂的看望為名,或門外蹲坑、或砸門騷擾、或強行綁架等等。在這次的瘋狂迫害中,惡警綁架了二十多名大法弟子,我是其中一個。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