佳木斯市東風區陳秀玲女士遭受的迫害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七月十五日】(明慧網通訊員黑龍江報導)佳木斯市東風區現年六十四歲的陳秀玲女士,一九九八年春天在坐火車去上海的車上,有人送給她一本《轉法輪》,之後開始修煉大法,身體所有的病都好了。以前她身體不好,有胃病、風濕病、骨質增生,到處求醫,吃了上萬元的中藥也沒治好她的病。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澤民利用手中的權力發動了對法輪功群體的殘酷迫害,陳秀玲女士堅持修煉法輪大法、堅持講述法輪功真相,多次遭受非法關押等迫害。(編註﹕佳木斯市九九年八月被迫害致死的中學生陳英的母親,也叫陳秀玲,也曾經多次遭綁架、關押等迫害。)

以下是陳秀玲女士自述她個人遭受的人身及經濟迫害的情況:

(一)

二零零一年春天,一天下午四點多鐘,佳木斯市永安派出所的三個警察來到我家,一個姓黃的警察說:「你還煉不煉法輪功了」。我說煉,我之前身體不好,是修煉法輪功之後好的,現在全世界一百多個國家都在煉,我又給他們講了很多真相,後來他們明白真相之後就走了。

二零零一年秋天,我去同修家串門,剛進屋不到半小時,就有人敲門,說是派出所警察,同修怕我被迫害,就叫我快走,剛走到門口,警察就把另一個同修綁架了,這時我趁他們不注意就跑了。

二零零二年夏天,我在蓮江口發真相資料,被不明真相的世人誣告,把我綁架到蓮江口派出所,蓮江口派出所勒索了我二千元錢,之後才放我回家。

二零零三年我在公園附近牆上寫真相,被便衣看到,把我綁架到前進派出所,到派出所後,那裏的警察用木梳打我的頭,接著又打我兩個嘴巴子,一個警察還讓我侮辱師父,被我拒絕。之後他們抄了我家,搶了我的大法書,把我扣押在那裏三個多小時之後才放我回家。

(二)

二零零五年夏天的一個早晨五點多鐘,我在火車站附近的長途客車上發真相光盤,被不明真相的世人告發,東風公安分局的陳永德把我綁架到東風公安分局,當天陳永德又帶三個警察抄了我的家,並偷走我一塊價值二千九百多元錢的手錶,搶走我家人民幣二千多元錢。把我扣押在東風公安分局五個多小時後,才放我回家。

二零零五年秋天,一天上午十點多鐘,我在佳木斯市永和商場的道邊,給一個又高又胖的男人一盤真相錄音帶,他說他是警察,就把我綁架到了江邊的派出所,然後非法審問我,我不配合他們的審問,後來趁他們上樓的時候,我機智的從派出所走脫。

二零零五年的一天晚上七點多鐘,我和三個同修在通用機械廠附近發真相資料,被南衛派出所綁架,之後他們又抄了我家,把住在我家的一個同修也綁架了,我們被送到佳木斯市看守所,迫害我半個多月才放我回家。

二零零六年七月,我在佳木斯市蓮江口,給二個十五~十六歲的學生講真相,並給了他們一包真相資料,讓他們給校長,沒想到他們看了真相資料之後,返回來抓我,我上了公交車,他們還要找車追我,我只得在中途下車,在一個老鄉家待了一個多小時之後才回家。

二零零六年冬天,我和兩個同修在牆上噴法輪大法好真相,被三個警察綁架到永安派出所,在派出所扣押了三個多小時後,被送到佳木斯市看守所,在看守所迫害了二十多天之後,又把我拘押到佳木斯市勞教所,在勞教所非法關押二十多天之後,我的身體出現嚴重病態,之後才放我回家。

(三)

二零零七年四月份,早晨五點多鐘,我在火車站發真相資料,被不明真相的人(老頭)把我綁架到港務局派出所,港務局派出所又把我轉送到前進派出所,前進派出所非法扣押我一夜,第二天把我綁架到看守所,非法關押了五-六天後,才放我回家。

二零零七年六月我在樓區內寫真相標語,被不明真相的世人誣告,綁架到向陽公安分局,被非法審問了一個小時後才放我回家。

二零零七年夏天,上午八點多鐘,我看到樓下有一個四十多歲的高個子男人,形跡可疑,好像是特務,他後來上我家敲門,說自己是幹甚麼的,我們沒相信,也沒給他開門,後來他走了,為了避免被綁架,我只得到朋友家住幾天,之後看沒事了,才回家。

二零零七年八-九月份,我與同修在佳木斯市大福源超市對面道上給一個騎自行車的男人講真相,他說:「你是不是煉法輪功的?」我說:「是」。這個男人很兇惡,當時狠狠的打了我一個耳光,把我嘴打出血了,接著他就打電話報警,之後來了四、五個警察,當時我頭暈,倒在地上,我躺在地上發正念,讓警察把這個惡人抓走,結果警察來了之後把那個惡人帶走了,又叫了一個120急救車把我送到醫院之後,警察就走了,這時我丈夫也得到消息來到醫院,大夫說不管你了,快走吧,我就與丈夫一起回家了。

(四)

二零零八年我和三個同修去農村發真相資料,被不明真相的世人舉報,把我和另一同修綁架到新民派出所,在那裏被扣押了一夜,第二天給我倆綁架到郊區公安分局,在那裏又扣押了三~四個小時,我的身體出現病態,之後才放我回家。

二零零八年夏天,我在佳木斯市市委大樓放真相資料,被裏面的工作人員發現,之後把我綁架到佳木斯市公安局,非法審問二個多小時,我不配合他們的非法要求,然後把我綁架到佳木斯市看守所,被非法關押了八~九天之後,我的身體出現嚴重病態,看守所怕擔責任,通知公安局把我接走,之後才放我回家。

二零零九年七月,我在家附近講真相,被永安派出所綁架,非法審問一個多小時,才放我回家。

二零零九年秋天,我在佳木斯市新瑪特廣場給二個老太太真相錄音帶,被這二個人誣告到附近的110車,之後110警察綁架了我,把我綁架到佳木斯市前進派出所,在派出所非法審問我三~四個小時,我不配合非法審問,之後我的身體出現抽搐的病態,之後派出所害怕擔責任才放我回家。

(五)

二零一一年,我與同修給人講真相,被誣告,之後佳木斯市安慶派出所警察綁架了我們,我身體出現出現抽搐的病態,警察把拉到鐵路醫院檢查身體,之後又拉回派出所,二個小時之後才放我回家。

二零一二年五-六月份,一天晚上九點多鐘,我在佳木斯市永和商場附近的電線桿上面貼真相膠貼,突然過來一台黑色的車,下來三個警察,把我的兜子搶過去,他們說了一些不好的話,我給他們講真相,回來他們明白了一些,就把我剩下的膠貼給撕了,把我放了。

二零一二年,我貼真相膠貼,被派出所綁架,之後把我送到佳木斯市看守所,到看守所檢查身體,血壓太高,看守所拒收,派出所無奈只得把我放回家。

二零一四年十月,我在佳木斯市菜市場,給長途車站的乘客發《神韻》和《九評》光盤,發完之後,剛走到菜市出口,就過來一個小個警察,過來就搶我的兜子,我心裏說:師父救我,讓他走開。他就走了。

二零一四年冬天,晚上八~九點鐘,我和一個同修粘貼真相標語,被百貨大樓附近的派出所綁架,在那裏我被非法審問,大約二個小時之後才放我回家。

二零一五年三月中旬,在一個汽車站點給世人講真相,被不明真相的世人舉報,綁架到前進派出所,我被非法審問,一個多小時後才放我回家。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