犯人何以如此猖狂?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三月二十九日】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六日,石家莊法輪功學員吳素秋等七個法輪功學員被綁架到崇文區看守所七號女牢。剛進牢房,還沒等歇口氣,六個犯人連晚飯都顧不得吃,就摩拳擦掌:有的換上短衣短褲,有的挽胳膊、挽腿,一片殺氣騰騰,同時嘴裏還叫嚷著:「不說姓名,看我們今晚如何收拾你們!」

六個犯人對她們七人拳腳相加,狠命地暴打。暴打之後,逼迫五名女學員做「飛燕」(面衝牆,頭朝下,身體彎成九十度,兩手反背貼到牆上),不做就強摁住不放,同時在法輪功學員們的背上放上一盆涼水。堅持不住摔倒,涼水就全扣在她們身上,然後再來。其他二名女法輪功學員被強摁在地上潑涼水,連續潑四十多盆,身體被浸泡在水中,渾身冷得直哆嗦。

暴打中,犯人還瘋狂地吼叫著:「我們不怕死,不怕下地獄。我們就是打,打死你們,政府給我們減刑!哪怕減一個月,減幾天也行!」從下午五點半至半夜兩點半左右,長達七個小時左右,持續不停的瘋狂迫害。

這一幕發生在法輪功學員紛紛到北京為法輪功上訪的時期,地點就是在北京的看守所。犯人們為何如此行兇?顯然她們是受到了「上邊」的指使。

這個上邊指的是一個犯罪群體,既包括看守所的警察,還包括整個迫害法輪功的江澤民團體。當時去北京為法輪功上訪的人太多太多了,而且他們大多不報姓名,因為一旦說出姓名,就會牽連到單位、家庭、親朋好友,甚至所在的街道、鄉鎮的工作人員也要受牽連。面對這樣一個龐大的堅信真、善、忍的群體,警察們使出了這樣卑鄙的招數,就是利用犯人逼迫法輪功學員說出姓名,於是就出現了上述的場面。

這是二零一五年明慧網的報導《遭四年冤獄 河北善良農婦被迫流離失所多年》中所記錄的一個場景。同一天的其它幾篇報導中,還有犯人瘋狂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案例。

《屢遭迫害 八旬老太太再被判刑五年》中說,甘肅省白銀市民革退休幹部八旬老人廖安安,二零零八年遭非法判刑五年,在甘肅女子監獄裏遭受種種凌辱。有個「包夾」叫楊靜,十分惡毒,抓起法輪功學員在地上拖著走,不讓上廁所,還將大法弟子兩隻胳膊抓著,按住頭往廁所池子裏猛塞。還有一個叫丁海燕的「包夾」是個犯人頭,哪一個法輪功學員不附和她,她一招呼,「呼啦」一下出來二十多個犯人全上,拳打腳踢地一頓暴打,然後罰站。

這些女犯還有一點廉恥嗎?怎麼能將人往廁所池子裏塞呢?犯人頭一打招呼,所有犯人全部出手,這不是黑社會嗎?可是,監獄裏所形成的這一套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東西,全是在獄警的指使下做出來的。

《湖北范家台監獄惡警慫恿犯人迫害法輪功學員》中講,在范家台監獄,每個法輪功學員被安排有五個犯人包夾。這些包夾都是些甚麼人呢?文中說,三監區副監區長李勇專職迫害法輪功學員,他操縱的最得力的犯人叫王歡。這個王歡是個殺人分屍犯,他的邪惡勁很對李勇的口味,所以當上了組長,任何時候都能無事找事,對法輪功學員大打出手。

報導中寫到,二零一零年底,武漢法輪功學員張洪偉被關入范家台監獄三監區,惡警李勇、劉情剛、肖政法派刑事犯關鍵、何德兵、伍賢明、楊大雙、李明軍、石代華、余政、孫曉偉、鄧小紅,對他進行迫害。關鍵、何德兵每天折磨張洪偉,逼他坐小板凳,逼迫超時超量幹活。何德兵打得張洪偉鼻子流血。連四監區的犯人羅丹、張安紅、李志剛、鐵開育也對他大打出手,並把他關小號兩個多月,用手銬吊掛在牆上。

《視生命如兒戲 呼蘭監獄頻添罪行》中講,在呼蘭監獄五監區,惡警教導員李明君、中隊長王濱,指使犯人對五常法輪功學員孫紹民進行暴力洗腦,不讓他睡覺、吃飯、喝水;實施推、掰、蹶酷刑;往頭上一共套壞了七個塑料袋;坐老虎凳;往鼻孔裏塞辣椒麵、灌鹹鹽面。孫紹民的胸骨被打碎,腰部被打得不能挺直,腿不能走路。

二零一四年五月份,犯人王洪彬、宋洋曾把依蘭法輪功學員張金庫的頭往地上磕,使勁地抽打他的耳朵。又把張金庫綁在床上抻了兩天兩夜,大小便都不鬆綁。宋洋還對張金庫說:「你把你拉的屎自己吃了,這是『領導』的意思,上次讓田醫生(田宇順,也經常迫害張金庫)打死你就對了。」

這一天的這幾篇文章只是十多年來,犯人摧殘法輪功學員的一個縮影。犯人為何敢如此猖狂?就是因為背後有中共惡警的撐腰。本來就是犯了罪在監獄中接受勞動改造自己的犯人,卻成了獄警利用的工具。利用犯人管理犯人,本來就是中共監獄中管理犯人最常用的方式。今天,中共的獄警卻用這種方式去摧殘法輪功學員,而被摧殘的法輪功學員卻只是堅持真、善、忍的信仰做好人的人。這就是迫害法輪功時期中共監獄的真實寫照:將社會上最好的人劫持到監獄裏,然後操縱最凶險的犯人去摧殘他們。中共的罪惡真是難以述說。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