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敗德 殘害耄耋老人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三月十九日】中共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是慘無人道的,即使是耄耋老人,它也要下毒手,在明慧數據庫中,就記載有九十八位八十歲以上的老人被迫害致死的案例。由於迫害被掩蓋,更多的案例還不得而知。可見中共喪盡天良,積古今未有之惡。

中共罔顧這些風燭殘年的老人因為修煉法輪功而身心康健的事實,非要逼迫他們放棄保命的信仰不可,為了達到目的,不惜對這些老人實施綁架關押、抄家勒索、恐嚇騷擾、搶奪生活費,甚至老人剛剛結束長達十幾年的冤獄,轉身就又判重刑,投入監牢。中共長期的凌辱迫害,使得這些老人含冤負屈,身心俱創,或九死一生,或悲憤離世。

北京八旬老人結束十年冤獄 又被非法勞教

姜昌鳳,現八十多歲,畢業於北京農業大學,退休老幹部。二零一一年底,已經八十二歲的姜昌鳳老人,被非法勞教兩年半,單獨關在一個牢房。而當時老人正將結束十年的冤獄。

姜昌鳳老人於二零零一年被中共非法判刑十年,當時已是七十二歲的高齡。她在北京女子監獄被強迫服勞役、強迫洗腦寫思想彙報、強迫發言,曾一度被迫害得滿臉長滿大膿包,持續流膿,腫脹的眼睛都睜不開,以及嚴重便秘等。出監時腰已彎成九十度,手顫抖,生活基本不能自理。

老人的丈夫於長新也遭陷阱之災。於長新是有突出貢獻的重要空軍高級將官,曾是法輪大法研究會成員。二零零零年一月,江澤民威逼軍事法庭秘密開庭,重判十七年。當時老人已是七十四歲高齡。之後關押在部隊監獄,並被酷刑折磨。中共毫無人性地不許兩位老人互通信件,對老人進行殘酷的身心摧殘。

姜昌鳳老人的非法刑期應於二零一一年十二月二十四日結束,然而在二零一一年十一月,老人被發現單獨關押在北京女子勞教所。

十一年冤獄致精神失常 八十三歲老人再遭秘密冤判

殷育才
殷育才

二零一四年六月十三日,殷育才的女兒好不容易見到了已失蹤半年的八十三歲的老父親,方得知父親已被法院秘密冤判了三年零兩個月。而之前,殷育才老人曾被關押迫害十一年,在豫章監獄遭藥物摧殘,一度被迫害致精神失常。

殷育才老人曾先後任職於江西九江都昌縣人民銀行、都昌縣工業局、都昌縣法院刑事庭(庭長)、都昌縣血防站(站長)。因為修煉法輪功,曾於二零零一年初至二零零三年底被劫持到九江市勞教所非法勞教三年;二零零五年初又被非法判刑八年。

老人於二零一四年一月十三日因為講述法輪功真相,再次被綁架。親屬多方打聽才得知老人被關押在南昌豫章監獄,但一直不讓見面。親屬說:我大哥都八十五歲了,你們還關著不放人?國保大隊長洪流叫囂:九十五歲也要關……老人被迫害病重,轉入監獄醫院救治,監獄卻堅持不放人,也不許親屬探視。

吃飯聚會 八十歲老人再遭判刑三年

八十歲的王生力老人,是原安徽省阜陽市宣傳部長,離休幹部。二零一零年十二月五日,王生力老人與幾個熟人一起吃飯,被綁架,非法判刑三年。判刑理由竟是,「吃飯也是非法聚會。」老人曾於二零零四年被非法判刑四年。

王生力老人曾是阜陽地區法輪大法義務輔導站站長,修煉法輪功後,身心健康,面色紅潤,見者無不嘆服法輪功的神奇功效。

二零零二年十一月,安徽省國安局、阜陽市國安局、「六一零」糾集一夥不法人員,衝進王生力老人的家裏,強行非法搜查、抄家,將他家靠工資積攢起來的準備買房的一萬多元全部抄走。同時,把老人連同兩個女兒王戈紅、王戈華一起綁架到阜陽市看守所非法關押迫害。

二零零三年四月十日,阜陽市「六一零」、公安局再次以莫須有的罪名將王生力老人和兩個女兒從家中綁架。老人被非法判刑四年,女兒王戈紅三年。

因為拒絕寫放棄修煉的保證書,老人被原單位停發工資,生活全靠癱瘓在床的老伴工資支撐。

屢遭迫害 八旬老太太再被冤判五年

八旬老太太廖安安,是甘肅省白銀市民革退休幹部。老人於二零一四年九月十九日被白銀國保大隊綁架、構陷,日前被非法判刑五年。老人曾經遭受過五年冤獄折磨。退休工資被停發。

二零零八年,老人被非法判刑五年,在甘肅女子監獄裏多次被迫害致昏迷搶救,導致嚴重高血壓,精神崩潰,體重由一百斤降至八十斤。

二零零二年,老人兩次遭非法拘留,被警察勒索走七千元;二零零六年,老人被惡警跟蹤,被迫流離失所。

山東蓬萊八旬老人遭非法重判七年。

二零一二年二月,山東蓬萊大辛店九位七、八十歲的大爺大媽坐在一起讀書交流,遭到當局綁架,各判以四到七年重刑。八十多歲的王雲吉老人,僅因家裏放有一台電腦,就被非法判處七年的重刑。

被暴打致精神失常 八旬老人含冤離世

甘肅省臨洮縣新添鎮崖灣村的八十多歲的法輪功學員楊生春,是一名退休幹部,因為送真相資料,被村幹部和被中共謊言毒害的世人暴打致精神失常,於二零零九年十二月十九日含冤離世。

二零零七年三月,楊生春到鄰村曹家河村去送真相資料,被不明真相的村民和鄉村幹部劫持,這夥人拳打腳踢,將老人打倒在地,再用腳踩住頭猛毆,直打的頭腫臉青、不省人事。一個年滿八十歲的老人,哪經得起這般痛打?身體被嚴重摧毀不說,精神更是受到了極大的刺激。從此以後,楊生春精神失常,出門就找不到回家的路。他在二零零九年十二月十八日離家,十九日被人發現凍僵在水渠邊,不幸冤逝。

酷刑演示:毒打
酷刑演示:毒打

之前,楊生春曾因為發真相資料,兩次被綁架到洗腦班,洗腦迫害兩年。

屢遭迫害 八旬夫婦相繼離世

闞澤田
闞澤田
龍秀英
龍秀英

八十七歲的老人闞澤田和八十六歲的老人龍秀英是一對老年夫婦,居住在遼寧義縣義州鎮東南街,多年來兩老被當地警察列為重點監控迫害對像,多次綁架、關押、勒索、恐嚇、騷擾,兩位老人身心受到重創,分別於二零一四年和二零一二年離世。

兩位老人於一九九六年同時開始修煉法輪功,受益巨大,身體變得非常強健,尤其是龍秀英老人,胃痛、動脈硬化、心臟病等全都好了。中共迫害法輪功後,兩位老人三次去北京伸冤,遭到綁架關押、勒索錢財,均被關押五十多天。二零零二年十月,中共「十六大」期間,當局再次強行把兩位老人綁架到縣看守所,非法關押二十天。

兩位老人無經濟來源,靠四個並不富裕的女兒和親友們資助,勉強維持生活。可當局前後向兩老共勒索走五千一百二十元,這是兩位老人的生存度命錢。

十年來,警察、街道和社區人員對兩位老人監控騷擾不斷,有時是突襲闖入家中,有時是假冒修自來水管人員,到家中四處查看,還多次施以更卑劣的手段,往兩位老人家裏投放恐嚇信,進行恐嚇威脅。兩位老人不堪高壓,含冤離世。

中共對這些善良的高齡老人的折磨,除了長期監禁,還有野蠻暴打、藥物摧殘、搶劫錢財、扣發養老金等等,中共這種種窮凶極惡的罪行,何止與中華民族「老吾老,以及人之老」的人倫古訓背道而馳,簡直喪盡天良、流氓至極。這些都說明,中共是人類歷史上罕見的異常殘虐的流氓集團,沒有任何的道德底線和法理人倫可言。它的存在就是人類的災難。只有將這個毒瘤剔除出去,百姓才會享有太平的日子。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