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統治下的道德崩潰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三月十二日】當下的中國大陸,整個社會道德的敗壞到了無以復加的地步,一切人類歷史上曾經出現的、人們所能想像到的醜惡、邪行,無不能在其內找到對應。但追溯其源,其下滑的脈絡卻是清晰。

從「打土豪,分田地」開始,就顛覆了「勤勞致富」的觀念,鼓勵暴力搶奪、不勞而獲、不擇手段。

其後的種種政治運動,無一不強烈地衝擊著人們的善良天性和傳統道德觀念。直至文化大革命,更是系統地從根本上破壞、顛覆傳統文化、道德、人倫、價值觀念,摧毀人們對神的正信。無神論、唯物論大行其道。

從所謂的「改革開放」開始,整個社會的道德大面積地進一步墮落與崩潰,其經歷了非常清晰的三個步驟,有著三個明確的時間節點,分別是:1979,1989,1999。

(一)1979至今,價值取向和行事準則,只問目的,不論是非,不擇手段。

1、「以經濟建設為中心」

孤立地看這個問題,也不能說完全不對。但是,和其他所提法配合,那問題就大了,直接導致整個社會「一切向錢看!」,唯利是圖,一切行為,都和利益掛上了鉤。

可是,衡量一個社會、一個人的發展、進步、生活質量,不是簡單的只有一個維度──經濟指標,均衡發展才是正途,因為人們需要的是文明社會。而且,一味地為發展經濟而發展經濟,經濟也不能真正地發展起來。

同時,就算經濟發展了,但怎麼分配,也是個大問題,甚至是更重要的問題。

這個提法,導致人們思維侷限,忽視精神與道德建設,並掩蓋和阻礙了中國大陸政治文明的一切問題與發展進步。

2、「不管白貓黑貓,逮住耗子的就是好貓」

這是典型的唯目的論──為達目的,不擇手段。

可是,一個正常的社會,人們的行為是要受到很多節制的,比如道德的、倫理的、法律的,等等。特別是法律上,不是特別強調「程序正義」嘛!

其實,文明社會裏,一個人行事,首先考慮的往往是是否符合文明規範、法律、世俗習慣等,哪能不分黑白、不問是非而任意而為?

一個文明的社會,需要人們共同遵守一定的社會規範。一個文明的人,必定會有所為而有所不為,不是見了「耗子」就一定要逮的,更不能逾矩、逾權、逾理、逾分而達成目的。

而且,一個文明的社會,需要而且一定會有很多人為之付出而不求回報。這樣的人,更值得尊敬!不能用是否「逮住耗子」來評價。

這個提法,只強調人的動物性,造成人們思維簡單片面,缺乏理性,行事往往罔顧法律、道德、社會規範、他人利益以及對環境的破壞,只為自己,只求結果。

3、「摸著石頭過河」

這句話沒有前提,沒有限制條件,所以,很是荒謬。

──是大河,還是小河?

──是熟悉的河,還是臨時遇到的河?

──是經常要過的河,還是偶一涉渡的河?

──如果過河是常態,那麼,不是有渡船、橋樑嗎?如果沒有,那首先考慮的是造船和修橋的問題。

──如果是臨時涉水,那就沒有普遍性,不需要特別作為問題提出和加以強調。而且,真這樣做的話,會帶來很多不可預見的危險,甚至危及生命。同時,也不是適合所有群體的人。

但是,這個提法,卻導致人們行事,只顧眼前,不計後果,沒有計劃,缺乏效率,沒有長遠打算。

(二)1989至今,(知識份子)不問政治,莫談國事,追名逐利,聲色犬馬。

1989年以前,中國大陸的知識份子普遍有著以天下為己任的情懷,有著振興中華的使命感。但「89•64」,天安門廣場赤裸裸的血腥屠殺,以及後續的關押判刑,和對這時兩屆大學畢業生的就業限制與歧視,使大陸知識份子的這種使命感與氣節,從此如輕煙般飄散與成為笑談,剩下的除了冷漠,要麼是阿附與吹捧,要麼是蠅營狗苟於權勢、名利與情色,稍有己見而發聲者,不是被打壓,就是被監禁,甚至被失蹤。

所以,「教授」有的蛻變成「叫獸」,「專家」有的蛻變成「磚家」。整個大陸輿論界、各種媒體,就是在這樣的群體的把持下,按照中共的調子,宣揚、散播、強化種種似是而非的、變異的、錯謬的觀念和論調。

(三)1999至今,全面打壓「真善忍」,導致道德底線徹底崩潰。

1999年7月20日開始,中國大陸動用法律的、行政的、媒體的、社會的、外交的、經濟的等等力量和手段,全面而無人性地打壓迫害修煉「真、善、忍」的群體──法輪功修煉者。至今十五、六個年頭過去了,迫害還在繼續。

可是 ,最基本的事實是:

(一) 法輪功修煉的是「真、善、忍」,那不是普世的價值觀嗎?否定了「真、善、忍」,那人類還有甚麼是正確的和值得提倡的道德理念?

(二) 十五、六年來,雖然有數十萬的法輪功修煉者被勞教、判刑,數千人被致死,但並沒有使他們放棄「真、善、忍」,說明他們是真心信仰的。

(三)十五、六年來,無論迫害多麼殘酷,但沒有發生一起來自法輪功的暴力事件,也沒有發現他們有任何的政治企圖和舉動,說明他們是真正按照「真、善、忍」修煉的。

(四)他們的上訪、發資料,不過是維權而已。而他們的維權,對其他社會弱勢群體是有益的。

(五)十五、六年來,我們看不出修煉法輪功對社會、對他人有甚麼危害或傷害。至少同社會其他群體相比,他們普遍比較純樸、善良、可信賴。

當一個政權對這樣一個群體進行攻擊的時候,這個社會的道德底線自然就蕩然無存了。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