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察的肆意妄為是誰的災難?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三月八日】法輪大法明慧網二零一四年三月六日的幾篇報導,都涉及到中共警察對法輪功學員的肆意綁架。

《在家洗衣遭綁架 高玉琴被判刑四年》說的是,二零一四年五月十二日,黑龍江省穆稜市河西鄉二站村農婦高玉琴在家洗衣時,被穆稜市公安局國保大隊警察綁架、非法抄家,警察沒有出示身份證,沒有搜查證,屋裏屋外,前前後後,翻了一個底朝天,把許多私人物品搶走。

《遼寧省錦州市徐亞娟被非法判刑三年》一文中寫道:徐亞娟是在二零一四年十月十一日在與另一名法輪功學員同行時,被遼寧省錦州市凌河區石橋子派出所所長張喜平等人綁架的。

《重慶警察追捕七旬老婦 綁架其子做人質》中說,二零一五年三月四日下午,重慶市江津區國保大隊與「610」(中共專門迫害法輪功的非法組織)的惡人闖到羅澤會女士的家,當時家中只有羅澤會四歲的孫子在家,這群警察當著四歲孩子的面抄了家。當時羅澤會的兒子江宏斌正在上班。三月五日,江宏斌被國保大隊帶走,國保大隊要挾江宏斌說:只要你交出你媽媽,你就回去。

《甘肅慶陽市鎮原縣曹明遭受的迫害》中講,甘肅省慶陽市鎮原縣上肖鄉農民曹明,曾多次遭到綁架。二零零零年五月十三日,鎮原縣上肖派出所副所長常××與民警賈志剛、姜曹村支書李乾龍等四人突然闖進曹明家,搶走桌上兩本法輪功書籍,還將曹明綁架到派出所,銬在桌子腿上一晚上。

從這以後,上肖派出所警察三天兩頭到家裏騷擾,多次把曹明兄弟二人叫到派出所幹活。二零零零年七月十幾號,派出所所長段曉鋒,警察賈志剛,司法人員張××等四人到曹明家,翻箱倒櫃翻出了一大包法輪功書籍。第三天,他們又四處尋找,找到正在磨麵的曹明後,把他綁架到派出所,然後又帶到鄉政府,叫曹明幹一天活,非法拘禁一夜,第二天下午放回家。

二零零零年臘月二十四,鎮原縣國保大隊長呂正品,上肖派出所民警再次把曹明兄弟倆綁架到鎮原看守所。那次一同被關押的有七、八名法輪功學員。國保大隊長呂正品說:「我害怕你們過年去上訪,所以提前就將你們看管起來,不信你們還上訪。」這次非法關押了四個多月。

二零零四年四月初七,曹明在幹活,鎮原縣刑警隊和上肖派出所七、八人到他家進門就亂翻,翻出一張法輪功學員寫的紙片。就因為這張紙片,曹明又被劫持在鎮原縣看守所關押五個月。

明慧網這一天的四篇報導中,都涉及到警察的這種任意綁架。而這一天的「綜合消息」欄目裏,還有多則消息涉及到這樣肆意的綁架。我們再舉幾個例子。

二零一五年二月二十八日和三月二日,大連金石灘公安局局長姜忠舉,指使刑警隊隊長李玉輝,帶領大約二十名警察,先後兩次去金石灘法輪功學員家騷擾並非法抄家。他們分成四組,同時去騷擾四家法輪功學員。其中有一個女的敲門,自稱是物業來檢查工作的,把門騙開後,再進去綁架。一位劉姓法輪功學員因在綁架時昏死過去,警察怕擔責任,就將其丈夫帶走了。另一滕姓法輪功學員是開商店的,當時店裏有很多顧客,警察衝進去把顧客攆走。顧客很氣憤的說: 「你們共產黨是甚麼東西,人家好好的,你們就來抄家!」

二月二十六日上午十點左右,湖北隨州市保健院退休醫生邱立蘭在本單位領工資時,院長吳俊超告訴她,國保大隊李金波要找她談話。見面後,李金波氣勢洶洶,沒說幾句話,就要到邱立蘭家去看。還邊說邊打電話,找來三個惡人,押著邱立蘭到她家抄家。

三月二日十點左右,天津大港區法輪功學員牛淑華去超市購物,途中路遇一親友正說話,突然被七名便衣包圍並劫持到車上,綁架到濱海新區大港分局板廠街派出所。他們把牛淑華綁架到派出所後,又去她家抄家。

法輪功學員在家中洗衣被綁架,走著路被綁架,在單位上班被綁架,綁架不到本人,就綁架兒子當人質,這種任意的綁架在中國持續了十五年。警察為甚麼那樣肆意妄為?警察本身的素質差只是一個方面,最主要的是因為中共的迫害政策。如果沒有中共在背後撐腰,警察怎麼會如此肆無忌憚!中共越肆無忌憚,老百姓的苦難就越深重。當整個社會到處都充斥著中共惡徒肆無忌憚的行為時,這個社會該多麼可怕。本來是維護法律和社會道義的警察這樣隨意的違法,它不就是社會道德敗壞的最大推動者嗎?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