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一起惡性命案看中共故意殺人的罪惡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二月六日】據明慧網報導:山東省煙台萊州市法輪功學員吳加俊於二零一四年十一月二十七日被山東省監獄迫害致死。吳加俊生前病危時,家人曾要求保外就醫,但獄方說:等人不行了才能放人。結果吳加俊死在獄中。

悲痛欲絕的家人要求把遺體運回老家,被一個姓關(音)的警察拒絕,且放言:就地火化,你們不答應,我們也強制火化。省監獄姓蓋的科長不准家屬帶走遺體,竟說:他是我們的人,不許家屬帶走。十一月二十八日,吳加俊遺體匆匆被火化。

吳加俊
吳加俊

此案中,被害人吳加俊遭監獄摧殘致病危,而獄方拒辦保外就醫,死不放人,最終造成了吳冤死於獄中的惡果。很明顯,吳是被中共監獄故意虐殺而死的。

故意殺人,在法律上是指為了達到某種目的,出於主觀故意動機,採用直接或間接手段殺人性命或致人死命。山東監獄作為直接責任者或作案者,故意虐殺了吳加俊,顯然觸犯了故意殺人罪。

不過,人們都知道大陸監獄中的囚犯,除了在押的殺人犯,其他人員都還有病危執行保外就醫等權利的,吳在病危時,家人多次要求辦保外就醫,獄方不但不辦,還兇狠的說:等人不行了才能放人。而且吳冤死後,遺體又被強行火化。這種冷血殘暴的行徑,令人髮指。

時年五十九歲的吳加俊,生前長年以維修電器為生。修煉法輪功後,一直按照 「真、善、忍」標準要求自己做一個安份守己的好人,並經常樂於助人,免費為別人維修電腦、打印機等。就這樣一個樂善好施、幫助別人的人,在社會上不但沒得到褒獎,反而成了被迫害的對像。二零一二年二月二十八日吳被山東省萊州國保大隊綁架刑拘,警察就一直不讓家人探視。後被秘密非法判刑三年投入山東監獄。直至被迫害致死。

那麼,中共獄警為甚麼故意虐殺吳加俊?無非就是害怕惡行被曝光;難道他們不知道公民有信仰自由嗎?知道,作為執法人員,他們當然知道這樣淺顯的法律常識;而且他們非常清楚法輪功是怎麼回事,因為當局在全面發動迫害前,對法輪功進行了多次調查,發現法輪功有祛病健身的神奇效果,最重要的是法輪功能帶動社會道德的真正提升,對任何一個家庭乃至國家帶來巨大福祉,最後得出了法輪功對國家民族「有百利而無一害」的結論。所以,就連那些當時被派進法輪功裏面當臥底搞情報的人員也習煉上了這個功法。

在這樣的事實面前,哪個政府國家去故意加害如此善良的群體,真是太荒唐太荒謬,愚不可及。但是,中共是一個以無神論、唯物論為基礎的邪教,容不得法輪功的信仰理念,懼怕「真善忍」的純正力量,更害怕人們覺醒後認清其「假惡鬥」的本質而不再與其為伍,又加上漢奸惡棍江澤民心生妒嫉而執意迫害,就這樣,令人想不到的迫害突然發生了。

迫害初期,元凶江澤民還有意挑唆手下爪牙說:法輪功講真善忍,可以放心的打壓。迫害升級後,江又下達了如「打死白死,打死算自殺」、「不查身源,直接火化」等等滅絕密令。於是,配合著中共喉舌謊言的肅殺恐怖氛圍,中共各級黨政軍警、國安國保、統戰外交、公檢法司、教育系統、醫療衛生等機關部門全盤運轉起來,對法輪功學員故意滅絕迫害,政府機關裏的惡徒常說:我們知道你是好人,可是中央給法輪功定性了。執法機關歹徒說:我們知道你是好人,可是上邊叫我們這樣幹。中共整部國家機器裏的所有人員把故意加害好人當成了執行公務,把故意殺人犯罪當成了正常工作。

特別是那些執法人員,故意知法犯法,執法犯法,故意殺人犯罪更加驕橫跋扈,明目張膽。他們在施暴過程中,公安執意抓人羈押、刑訊逼供,害人性命;檢察院故意批捕、提起公訴,如同兒戲;法院蓄意構陷、枉法判決,草菅人命;牢獄系統隨意加期、拒不放人、酷刑虐殺。每一個環節都充滿了殺機,每一個環節都為中共故意殺人而運轉。在中共罪惡的暴政之下,被故意打死、電死、毒死、燒死、灌死、拖死、凍死、困死、逼死、嚇死、姦殺、槍殺、活摘器官、活人火化等等慘案命案不計其數,令人憤慨的是,中共還把被殺害的善良人冠以「被自殺」、「被病死」、」被精神病死「等之名為藉口,來掩蓋推脫他們殺人的罪責。

陳光輝
陳光輝

江蘇南京法輪功學員陳光輝,男,四十歲,因建立真相資料點被判刑,於二零零四年被蘇州監獄電擊致植物人。昏迷不醒兩年多,雖然陳光輝家人一直堅持向江蘇監獄管理局要求保外就醫,但都被拒絕,獄警聲稱死也要死在監獄,致陳光輝於二零零六年十二月十二日離世。當局調動有一、二百人的軍警特務,嚴密監控陳光輝喪事全過程。

徐浪舟
徐浪舟

四川攀枝花市一大隊優秀交警徐浪舟,因堅定信仰,二零零四年十一月一日,徐浪舟被非法判刑八年零六個月,被投進四川省廣元監獄,後被轉到樂山五馬坪監獄遭受加害。就在徐浪舟即將刑滿回家時,五馬坪監獄長祝偉指使獄卒吊打徐浪舟七天七夜,直至生命垂危,然後將他送成都司法警官總醫院。二零一二年三月十八日被迫害致死,時年三十九歲。疑被偷摘器官。

王華君
王華君

湖北省麻城白果鎮農婦王華君,二零零一年四月,被當地政法書記徐世前打昏後,拖到金橋廣場,公安澆上汽油將她活活燒死,反誣她「自焚」,對外宣傳成「煉法輪功走火入魔後自焚」。王華君離世時年僅三十歲。

二零零一年二月,湖南長沙市法輪功學員、七旬孤寡老婦鄒錦(已含冤離世),在長沙市第一看守所,被雨花區井灣子派出所雷震等惡警輪姦性虐致昏死,之後仍遭中共誣判九年徒刑。

許基善
許基善

黑龍江省大慶市石化總廠築爐公司職工許基善,被綁架到大慶紅衛星監獄七監區。二零零五年六月七日,十多名犯人上來將許基善的衣服扒光,並捆綁十字架上,把嘴堵上,抬進廁所平放在地上,用水管往許基善的頭部、身上澆水。從上午九點鐘一直澆到下午一點鐘,四個小時不停的向許基善身上猛哧。許基善顫抖著,呼吸困難,疼痛難忍,由於背著十字架,一動也動不了,痛苦中他將嘴唇咬破,並大喊:「救命!」可是暴行並沒有停止,直至被活活澆死。

酷刑演示:澆涼水
酷刑演示:澆涼水

張昌寶,男,是山東沂南縣代莊鄉人。一九九九年夏,法輪功被中共無理打壓時,他多次騎著摩托車進京上訪討公道,回家後被縣「610」、當地惡黨政府和派出所匪徒列為重點加害人物。二零零零年,鄉里又將他非法抓到洗腦班,折磨數日後,惡徒們逼迫張昌寶必須限期交上罰金八千元才能了事。張昌寶被迫回家籌錢時,離奇亡故,慌了手腳的惡徒們立即停辦洗腦班,並散布謠言:張昌寶在家盤腿打坐服毒自殺。

習鳳雲,女,時六十三歲,齊齊哈爾市泰來縣烏蘭人。二零零八年七月十三日習鳳雲在家中被惡警綁架,九月份被轉入黑龍江省女子勞教所,身體被迫害出現嚴重的病態,戒毒勞教所怕承擔責任,二零零八年九月二十二日通知習鳳雲的家人將其接回家。二零零九年六月份,習鳳雲病危,沒過多久含冤去世。據習鳳雲本人生前說,她在二零零一年左右曾遭到嚴重迫害,頭部被打了一百多針。

王光起,男,五十多歲,山東蒙陰縣桃墟鎮九泉峪村人。他過去是個生活不能自理的殘疾人,與癱瘓的大哥相依為命,他得法煉功後身體有了很大好轉。二零零二年,王光起去北京上訪,在天安門被綁架,後由鎮派出所副所長李長祥、鎮「610」頭目石運端、本村書記方國明將其押回鎮派出所,原想把他活埋在蒙山上,怕走漏風聲,將他轉到鎮上關押七天放回家。惡徒石運端、王兆洋、李向岩、方國明把他家財產全部砸碎、沒收、拍賣,監視居住,還天天在村裏的大喇叭上喊:誰給王光起送吃送喝就處理誰,把他餓死在屋子裏。後致王光發、王光起先後含冤離世。

近十六年,在中共滅絕政策的驅使下,所有參與迫害的中共黨政惡徒、「610」(中共專門迫害法輪功的非法組織)暴徒及公檢法惡警,助紂為虐,走上了故意殺人犯罪的瘋狂不歸之路,致使數百萬善良信仰者被中共故意殺害,其中數萬名善良人被活摘器官,焚屍滅跡,甚至被做成了人體標本。其罪之大,史無前例。給中華民族造成了巨大災難和難以彌補的創傷。

然而中共故意殺人久矣,六十多年前,為了奪得政權,中共有意用「共產大同」加以無神論、唯物論柔和成迷魂藥,引誘中國民眾參軍上前線與國軍同胞拼命廝殺,使數百萬年輕的生命血洒疆場;僥倖奪權後,中共先後蓄意發動了殺地主、殺資本家、殺知識份子、殺宗教人士、殺六四學生等的血腥運動,使八千萬之多的中華同胞在和平時期死於非命。

一九九九年夏,中共又突然間神經質般的向法輪功群體舉起了屠刀,製造了史無前例的大罪惡,為了逃避清算,中共一邊迫害善良一邊掩蓋罪惡,一邊秘密殺人一邊銷毀罪證,使迫害走向體制化、隱蔽化、精緻化,妄想蒙混過關。但在法輪功學員前仆後繼講真相反迫害運動中,中共的邪教本質、流氓本性被徹底曝光,中共的巨大罪惡被相繼曝光。

面對中共的法西斯暴行,面對中共的滔天罪行,如果讓人類中的每一員來當一次法官對中共進行審判,每一個正義的人都會毫不猶豫的做出這樣相同的判決結果:判處中共死刑,立即執行!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