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張請柬嚇著了誰?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三月八日】下面這張請柬是黑龍江省牡丹江市法輪功學員製作並對當地居民廣泛散發的。請柬告訴大家的是,律師要為牡丹江穆稜市河西鄉農婦法輪功學員高玉琴作無罪辯護,時間是二零一五年三月十日上午八點四十分,地點在牡丹江市中級法院。


老百姓被邀請到法庭去旁聽,這事聽起來很新鮮。按理說,都是誰誰家裏有了甚麼喜事才發邀請的,哪有開庭邀請人旁聽的?看看請柬,上面說的是律師為法輪功學員作無罪辯護。中共一再造謠法輪功如何如何,可是法輪功學員為甚麼還發請柬讓大家都去旁聽呢?單從法輪功學員發請柬這件事來說,法輪功學員高玉琴肯定是被冤枉的。

高玉琴被冤枉的事,有的市民可能已經聽說了。二零一四年五月十二日,她正在家洗衣,就被穆稜市公安局國保大隊警察綁架了。國保大隊的幾個惡人在派出所對她上抻刑。惡警田立亮還打掉她一顆大牙,致使她昏迷過去。家人為高玉琴請了北京和重慶的兩個律師,可是穆稜市法院法官郝桂菊卻拒見律師,在律師無法到場的情況下對高玉琴非法開庭,並判了她四年徒刑。這不,她的家人又特地給她請了律師上訴。

其實不只是高玉琴,所有對法輪功學員的審判全是非法的,所以才有越來越多的律師站出來為法輪功學員作無罪辯護。法輪功學員為甚麼要發這樣的請柬?就是要讓世人共同見證中共對法輪功學員審判的非法,同時了解法輪功真相。

不過這張請柬卻讓不少人感到了壓力,誰感到壓力?誰又最害怕呢?首當其衝的恐怕是法官了。如果沒有中共在背後運作,該怎麼判就怎麼判,法官沒有甚麼可害怕的。可問題是,涉及法輪功的案件,法官只是個傀儡,律師辯護的再正確,他都不敢採納。律師依法辯護,有理有據,老百姓都在看著呢,你怎麼判?按照法律公正的判決法官又沒有勇氣,顛倒黑白判吧,這怎麼當眾下得了台?何況中共對冤假錯案的責任人還有個終身追責制,以後法輪功得到公正的對待時,他今天的判決就是日後審判自己的證據,所以對造成這麼大影響的法輪功案件,法官非常害怕。

同樣害怕的還有檢察院的公訴人。沒有公訴人對被告人的非法起訴也就談不上非法的審判了,將來追究責任時,他同樣面臨著被追究。

當然這是個上訴案,牡丹江法院的法官和牡丹江檢察院的公訴人,都和穆稜市法院的法官和穆稜市檢察院的公訴人一樣,都有著逃脫不掉的責任,所以在這個案件中參與的人都會感到害怕。

還有一些感到害怕的,那就是公安系統內參與綁架法輪功學員的警察,這些人大多都是國保大隊的。就是因為他們的綁架,非得把好人當成罪犯,所以才有了檢察院的批捕和起訴,以及法院的立案和審判。他們才是這一切罪惡的始作俑者。將來清算時,他們一個也跑不了。

面對請柬,還有一個部門的人感到害怕,這個邪惡的部門就是「610」。這個成立於1999年6月10日的非法組織是江澤民一夥迫害法輪功的打手組織,可以說,所有綁架、非法批捕、非法審判法輪功學員的案件,全都有「610」的影子。綁架人時由它布置,批捕時有它的指示,判多少年還是由它說了算。公檢法中參與迫害的部門和人員,全都是它的工具。它是基層迫害法輪功的總後台。面對這樣的請柬,它更是感到膽顫心驚。

面對這樣的請柬感到害怕的還不只是以上的這些人。其它曾經參與迫害過法輪功的人,都會感到害怕。他們曾經參與過迫害,那就是他們抹不掉的罪惡。面對法輪功學員用這種形式喚醒世人的做法,他們也會感到恐懼。

面對法輪功學員發放的請柬,老百姓的踴躍參與,當局肯定會害怕,很可能會在法院周圍布置警力,或將法庭換成小法庭控制旁聽的人數,那麼,這就更加證明了中共黨徒的膽怯。不管三月十號的庭審有多少人能進去旁聽,單就這張請柬來說,已經嚇著了一些惡人。明智的人看到這張請柬,就會明白中共與法輪功誰正誰邪,誰好誰壞。當然,誰有幸進去旁聽了,那可是歷史的見證人。讓我們共同關注這場非法的庭審,看看中共的執法人員是怎樣在律師的正義辯護下進行狡辯和抵賴的吧。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