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喉舌媒體熱炒器官捐獻背後的黑幕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三月十四日】近幾年器官捐獻成了中共喉舌媒體的熱門話題。父母捐給子女,妻子捐給丈夫,各界捐款,移植專家,腦死亡,死刑犯,嚴肅的醫療課題被媒體渲染得紅紅火火。中共喉舌向來是為政治宣傳造勢的急先鋒,對器官捐獻的話題同樣不例外。不同時期配合不同的案例熱炒,變換花樣掩蓋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真相。

自一九九九年七月起,中共江澤民犯罪集團制定了「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截斷,肉體上消滅」的滅絕政策迫害法輪功。活摘販賣法輪功學員器官既是「肉體上消滅」的重要手段,更成為中共軍隊、武警、地方的無本萬利的生財之路。來自官方統計數據,國內器官移植數量由一九九九年之前的五千躍升一萬以上,而且逐年遞增,二零零三年至二零零六年是高峰,達到每年二萬例以上。

二零零六年,中共利用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大肆發展器官移植的罪行曝光後,在國內外壓力下,中共不再高調宣傳,但二零零七年之後的移植數量仍維持在一年一萬例以上。人們不禁懷疑,在活體捐獻微乎其微和腦死亡立法沒有實現的中國,如此數目巨大的鮮活人體器官是從哪兒來的?儘管中共一直竭力否認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指控,而一九九九年鎮壓法輪功後驟然增多的移植器官如何解釋?而那些上訪後失蹤的法輪功學員到底哪兒去了?

近十年經過各種渠道的調查取證及多位證人全方位的指證,國際社會已不再討論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是不是存在」的問題,而是「規模有多大」、「受害人數有多少」的問題。

面對國際社會的譴責,中共耍的是一向慣用的兩手:一手高調的抵賴,一手無理拒絕國際社會的調查。而在洗腦宣傳上卻下了十足的功夫。喉舌媒體緊跟中共不斷變換的政策,從一個謊言跳到另一個謊言,目的就是混淆視聽,掩蓋真相。

死刑犯供體的一波三折

長期以來,中共外交、媒體對死囚器官視為禁區,並指責外界評論是「別有用心」。但二零零六年十一月,中共突然高調承認前衛生部副部長黃潔夫的說法「大多數移植器官來自於死刑犯」。喉舌媒體聞風轉向。二零一二年一月二十日《齊魯晚報》電子版撰文:「我國是目前世界上唯一主要使用死刑器官作為屍體器官來源的主要國家,超過90%的器官移植來源於死刑。據衛生部2009年統計數據顯示,有超過65%的器官移植的器官來源於死刑。而這種做法在國際移植界移植備受批評和爭議……長期以來我國器官移植所需要的器官95%以上都是通過非主流的渠道獲得。」

在親屬移植和腦死亡捐贈幾乎是空白的情況下,「95%的非主流」,也就是說中共所鼓吹的器官移植大國的供體主要來源於不正當渠道,這意味著甚麼?

儘管中共國對死刑的數量諱莫如深,據國際司法界估計是三千到六千。即便所有死刑犯都符合嚴苛的捐獻條件,例如不抽煙、不喝酒、不吸毒、無不良嗜好,身體健康等等,也不一定每人的器官都能通過組織配型等幾十項篩選,否則即便手術成功,患者也會因為急性排斥反應而殞命。正常情況下,在人群中找到適合供體的比率是非常低的。死刑犯的時效性也是制約因素,進一步縮小了死刑犯能提供的數量。可見,中共說每年一萬例的器官移植手術大都來源於死刑犯根本就是不可能的。更何況據業內人士估計,實際做的器官移植數量應為官方統計的數倍之多。

如果按照中共的說法,過去的十幾二十年的器官來源主要是死刑犯,甚至以前可能更多一些,那麼在其他合法捐獻渠道還沒有形成氣候的情況下,國內的器官移植數不會有大的起伏。但為甚麼會出現一九九九年之後的供體突然增多,二零零三年至二零零六年異常爆發的詭異情況呢?那些被全國無數個秘密集中營摘取並焚屍滅跡的法輪功學員,算不算廣義的死刑犯呢?

承認利用死囚器官移植是中共不得已耍的花招,儘管與中共一直在世界上標榜文明、進步的形像背道而馳,目的是為了誤導輿論,轉移國際社會的注意力。

中共的詭計不止於此。據《南方都市報》二零一四年十二月四日報導,已被免去衛生部副部長的黃潔夫,以人體器官捐獻與移植委員會主任委員、中國醫院協會人體器官獲取組織聯盟(中國醫院協會OPO聯盟)主席的身份宣布:「從2015年1月1日起,全面停止使用死囚器官作為移植供體來源,公民逝世後自願器官捐獻將成為器官移植使用的唯一渠道。」官方媒體又開始了新一輪的造勢。這就是中共慣用的手段,黃潔夫之流搖身一變,從劊子手變成了人權衛士,堂而皇之講起法律。中共借擺脫利用死刑犯的不人道指控的同時,妄圖把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罪行洗白。所以,當媒體為中共所謂的人道進步鼓吹時,你要明白那是中共愈加精緻的謊言。

「親體間移植」的陷阱

中共為了混淆視聽,借假親體移植和腦死亡捐獻擴大供體來源。魔鬼經過媒體的化妝,以天使的面目面世,雖可能偽裝一時,但總會被識破。中共鼓動親屬間配型容易、排斥反應小、恢復快、省錢,這是十足的謊言。

自二零零一年之後,移植技術發達的國家已經不再提倡「親體間移植」,因為安全性難以保證,很可能手術後從一個病人變成兩個病人,最終供體不幸器官衰竭而亡。但中共為了掩蓋真相,利用媒體大肆片面誇大「親體間移植」的優勢,對患者隱瞞術後極可能面臨的風險。以一個或幾個人的健康換取另一個人的健康,這不是為醫者的職業目標,更何況在這個轉換中的贏家不是患者,而是醫院與醫生──名利雙收。

《齊魯晚報》二零一二年三月九日報導:「2011年3月9日省慈善總會撥付100萬元給省千佛山醫院實施了45對直屬活體腎移植,於2012年再撥100萬元開展親體腎移植。」《齊魯晚報》二零一三年十月二十二日《腎移植中「親屬腎」是主要腎源》中說:「現在死後捐獻器官的數量還非常有限,所以主要的還是親屬腎。」省立醫院泌尿微創腎移植科副主任孟慧林說,「親屬腎」並不是最優的選擇,「這是在腎源緊張的情況下,無奈的選擇。」

《濟南日報》二零一四年七月十六日介紹山東大學二院腎移植科主任王洪偉時,這個一天內完成十台腎移植手術的主任,竟然感歎器官來源少,並表明「親屬活體器官移植會在某種程度上損害和犧牲供者的健康,是以鮮血、痛苦、健康為代價,是迫不得已時的無奈之選。」

當人們看到報紙中長篇累牘的父母捐給子女、妻子捐給丈夫的案例時,往往被擅長煽情的媒體所迷惑,看不到親情下面的悲苦,謊言背後的交易,更不願相信那很可能只是醫院、媒體聯手合演的一出戲。華訊財經網報導的地下賣腎中介案中,中介的一句話狠狠抽了鼓吹「親體移植」的中共一記耳光:「有些醫生告訴我們,現在器官移植手術,十個手術中有九個是假親屬。我們所做的這些事情,醫院裏都心知肚明。」是啊,在誠信缺失的中國,有甚麼假不能造呢?!

值得一提的是,中共之所以高調宣傳抓獲多少黑中介,就是想把來路不明的器官都推到黑中介身上去。為了更具迷惑性,象徵性的懲辦幾個勾結黑中介的移植醫院和醫生,把中共做的惡歸罪於個別不法分子。中共一向擅長充當正義的化身。

「腦死亡捐獻」的煙幕彈

「腦死亡捐獻」本身就是個很有爭議的方案,即便在法制健全、醫療界誠信度較高的發達國家,也一直遭到法律界的詬病。目前我國唯一一部涉及人體器官移植的法規《人體器官移植條例》(2007年5月1日起實施),並沒有確立腦死亡的死亡認定標準。這是中共慣用的手腕。

大張旗鼓的宣揚腦死亡捐獻,是中共為了掩蓋真相的煙幕彈。在誠信缺失的環境下,可憐的腦死亡者無法得到公正的對待,但卻被利用作中共的擋箭牌。二零一四年五月七日《東方早報》中《法學專家:腦死亡下器官移植或是侵犯生命權》寫道:「一則宣揚主旋律的新聞報導,讓全社會都感動的這場生命接力和愛心行動,但讓許志強感到疑惑的是,這場『千里送心』背後卻潛藏著能否通過腦死亡標準認定他人死亡的重大法律問題:為救助他人而自願獻出心臟的絕症男子,在當時已經死亡了嗎?如果在法律上不能採納腦死亡的認定標準,即使已經獲得他的家人的同意,對一個未死之人摘取心臟是一種甚麼行為?」只可惜質疑的聲音淹沒在一片宣揚「主旋律」、「正能量」的喧囂中。

以中共的殘忍嗜血的本質,為了洗脫罪責,甚麼慘絕人寰的事都可以做出來的。試問,不論過去、現在,還是將來,有多少人被冠以「腦死亡」的標籤而殺戮?

二零零六年五月,一位瀋陽老軍醫曾投書揭露中共的卑鄙手段,簡單的文字,證實了一種可怕的可能,中共惡魔的殘忍、冷血,令人不寒而慄。「根據最新的決定:中共中央同意將法輪功分子作為階級敵人進行任何符合經濟發展需要的處理手段,無須上報!」「也就是說法輪功如同中國許多的重刑犯一樣不再是人,而是產品原料,成為商品。」

「在整體上所有被進行器官移植的人員可以分為兩類,一類是自願,一類是非自願,但是在官方的口徑上都是自願的,怎麼理解呢?就是法輪功及其他關押人員在關押期間使用是真實的名稱,但是在進行器官移植時使用的是偽造的假名字,也就是一個虛構的人出現,但是這個人的資料是完整的,而且是在器官移植的自願書上簽字的(當然是代簽的)。我接觸的資料中僅這種偽造的代簽資料有6萬多份,都是甚麼本人自願進行某種器官移植,並承擔一切後果,甚至還有移植心臟,許多的簽字都是一個人的筆跡。這類資料的保存期限是18個月,然後必須銷毀。該資料的保存機關為省級軍區,查閱資料須經中央駐地方專員批准。這裏有一個注意的地方就是,在進行器官移植的過程中,如果器官移植失敗,被移植器官人員的資料和屍體必須在72小時內全部銷毀。整體的資料和屍體,甚至是活人焚毀必須經軍事監管人員認可。軍事監管人員有權逮捕,關押,強制處決任何洩露消息的醫生、警察、武警、科研人員等。軍事監管人員由中央軍委授權相關軍事人員或軍事機構執行。」

就在這篇文字即將成文的時候,一則新聞再次刺痛了筆者的心:中華醫學會器官移植分會網站二零一五年一月二十四日消息:浙大一院心胸外科取得新突破 --9天內成功實施3例心臟移植。供體同樣來源不明!這說明中共的罪行還在持續。

美國總統林肯有雲:「一個人可能在所有的時間欺騙某些人,也可能在某些時間欺騙所有的人,但不能在所有的時間欺騙所有的人。」而中共這個一切邪惡之集大成者,妄圖用墨寫的謊言掩蓋血寫的事實。可喜可賀的是,越來越多的中國人認清了中共的魔鬼本質,拒絕中共,解體中共,匯入了浩浩蕩蕩的退黨大潮。

正義或許會遲到,但從不會缺席。中共這個惡魔必將受到應有的懲罰,已為時不遠了!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