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判死刑的虐殺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三月二十六日】山東省萊陽市團王鎮三清村村民、清華學子柳志梅,因修煉法輪功,飽經中共當局的摧殘迫害,致其精神失常數年,二零一五年二月,就在人們期盼著她能恢復記憶振翅飛翔時,不料這個本來能有著美好學業前程的才女,卻在這個寒冷的季節裏含冤離世,使人為之遺憾,因之悲痛。這是中共當局虐殺善良的又一個慘案,也是中共殺人不見血的又一個暴行鐵證。

柳志梅
柳志梅

柳志梅生前,中共對她施加了多種迫害手法:校方無理開除、惡警粗魯劫持、多次轉換囚禁、威逼恫嚇強姦、枉判重刑入獄、酷刑洗腦轉化等,每一個魔難,對這個尚未涉世的女生來說都是巨大的打擊和痛苦,而中共對她強加的致命性摧殘,應該是殺人不見血的勾當──強制注射毒針,對,就是那些毒針破壞了她的大腦思維神經,導致其精神失常,經過生不如死的數年熬煎後,柳志梅這個曾經令父老鄉親驕傲的金鳳凰淒慘的離開了這個世界。我們注意到,柳志梅女士被迫害致死的整個過程中,中共對她枉判了重刑,並沒有判其死刑,也沒有將其押捕刑場殺害的血腥現場,但年輕的柳志梅確實被中共害死了,有她的遺體為證,很明顯,她是冤死於中共殺人不見血的暴行。

人們知道,是凡獨裁暴政王朝,為了延續維持其血腥的極權統治,大都喜歡屠殺正義民眾,就其殘暴程度與殺人手段而言,可分為血腥屠殺和不見血的暴行,血腥屠殺因為有當局公開行兇殺人的暴行和看得見的鮮血淋淋的現場,這個人們很容易辯解和記錄,作案者是無法抵賴的。而殺人不見血的暴行,作案者採取的都是極其隱蔽的殺人手段行兇殺人,其惡果是受害人沒有流血卻被害死了,而作案者還會耍盡手腕抵賴不認,所以,血腥的屠殺很殘暴,但不見血的暴行更狡詐陰毒、卑劣流氓。

中共在歷史上殺人如麻,是個職業殺人高手,流血與不見血的殺人手段往往被其交叉運用或同時使用,但很多時候,中共喜歡公開的屠殺暴行,這樣既鎮壓了反對派,又製造了恐怖氣氛,還懾服了民眾,一舉數得。如中共在殺地主、資本家、反革命及六四學生時,都是經過群眾大會批鬥、當局公開行刑或直接公開屠殺民眾製造血案的。幾十年後,其恐怖血腥,人們都記憶猶新,有案可查。

一九九九年夏,中共當局準備鎮壓屠殺那些修心向善的法輪功群眾時,也曾經蓄意製造大面積的血腥屠殺現場,然後嫁禍抹黑法輪功,為其鎮壓找藉口,但都被法輪功學員識破而無法得逞。殘暴的中共當局就調轉方向,將賊眼投向了殺人不見血的暴行。當漢奸惡棍江澤民歇斯底里的發出「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截斷,肉體上消滅」、「打死白打,打死算自殺」、「不查身源,直接火化」等滅絕密令後,中共各地黨政軍警、統戰外交、特務系統、六一零、公檢法司、監獄、醫院等警匪惡徒,沆瀣一氣,明策暗劃,在中共咄咄逼人的謊言喉舌嚎叫聲中,打著「挽救、教育、轉化」的幌子,將各種不流血、不見血的殺人手段推之而出,強行施加在法輪功學員身上,一時間,在冤獄、家中和案發地,善良人被毒死、凍死、灌死、餓死、燒死、逼死、勒死、嚇死、病死、吊死、失蹤等等命案迭起,至今未休:

張德珍
張德珍

張德珍,山東蒙陰縣舊寨中學女教師,時年三十八歲,被蒙陰縣國保大隊惡警強行投進看守所後,惡警鮑西同、田列剛等對她施行了輪番毒打、十多次野蠻灌食摧殘。最後,惡徒們見無法從她口裏得到一點有用的信息,便頓起殺心。在六一零主任類延成、看守所長惡警孫克海和中醫院長幫兇郭興寶的密謀下,由看守所獄醫王春曉與縣中醫院的兇手醫生強行給張德珍注射了不明毒藥,將其迫害得奄奄一息。零三年一月三十一日(陰曆二零零二年臘月二十九日),惡人們又一次給她注射了一針毒藥將其毒殺。

高蓉蓉
高蓉蓉

遼寧省瀋陽市魯迅美術學院財務處職工高蓉蓉,被惡徒電擊嚴重毀容。二零零五年六月六日,高蓉蓉被馬三家惡警送到瀋陽醫大急診室時,當時神智清醒,瘦得只剩皮包骨,能夠坐起。有七、八個便衣輪流看守,不許講話。看守不給飯吃,但卻在記錄時記上吃了這個、那個。其實甚麼也不給吃!便衣說不給飯吃就因為她煉法輪功而沒吃,這麼記錄是領導讓這麼幹的,回去好交差。高蓉蓉被劫持到醫大十天後,被餓死,年僅三十七歲。

王華君
王華君

湖北省麻城白果鎮農婦王華君,二零零一年四月,被當地政法書記徐世前打昏後,拖到金橋廣場,公安澆上汽油將她活活燒死,反誣她「自焚」,對外宣傳成「走火入魔後自焚」。王華君離世時年僅三十歲。

許基善
許基善

黑龍江省大慶市石化總廠築爐公司職工許基善,被綁架到大慶紅衛星監獄七監區。二零零五年六月七日,十多名犯人上來將許基善的衣服扒光,並捆綁十字架上,把嘴堵上,抬進廁所平放在地上,用水管往許基善的頭部、身上澆水。從上午九點鐘一直澆到下午一點鐘,四個小時不停的向許基善身上猛哧。許基善顫抖著,呼吸困難,疼痛難忍,由於背著十字架,一動也動不了,痛苦中他將嘴唇咬破,並大喊:「救命!」可是暴行並沒有停止,直至被活活澆死。

張昌寶,男,是山東沂南縣代莊鄉人。一九九九年夏,法輪功被中共無理打壓時,他多次騎著摩托車進京上訪討公道,回家後被縣「610」、當地惡黨政府和派出所匪徒列為重點加害人物。二零零零年,鄉里又將他非法抓到洗腦班,折磨數日後,惡徒們強行逼迫張昌寶必須限期交上罰金八千元才能了事。張昌寶被迫回家籌錢時,離奇亡故,慌了手腳的惡徒們立即停辦洗腦班,並散布謠言:張昌寶在家盤腿打坐服毒自殺。

劉蘭香
劉蘭香

甘肅民勤縣中醫院藥劑師劉蘭香,在蘭州金港城自己家中被蘭州七里河分局惡警非法綁架。她絕食抗議,被蘭州七里河分局惡警提審過程中暴打致重傷,送回西果園看守所。在看守所,她絕食反迫害,遭到毒打。惡警給她戴上了手銬、腳鐐,並指使犯人把她抬到院子裏強行灌鹽水。四月九日晚戴上銬子吊起來被毒打了幾個小時。二零零一年四月十日,劉蘭香在酷刑中死亡。當時劉蘭香兩手腕嚴重損傷,雙腳腳尖與腿成直線狀,僵硬垂直向下,而且死後還在架上吊著。

中共向法輪功發動滅絕性迫害至今,致使億萬民眾的正信被無理打壓,一百多種酷刑被強行施加在善良人的身上,幾百萬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數百萬之眾被非法勞教重刑,不計其數的修煉者被投進洗腦班或精神病院遭受致命性折磨,成千上萬的大法徒被活摘器官,而後焚屍滅跡,甚至被做成了人體標本,牟取暴利。造成了無數家庭悲劇和難以彌合的社會創傷與苦果。慘烈罪惡,史無前例。但是,由於狡詐的中共動用的是一個邪惡的國家政府之力對民眾實施犯罪迫害,而且一邊迫害犯罪一邊掩蓋罪惡,一邊秘密殺人一邊銷毀罪證,欺騙民眾粉飾太平,使得外界與民眾無法了解真相,也難以接受中共製造的血腥罪惡,所以,相對於中共製造的那些公開血腥大屠殺而言,中共這次製造了一個殺人不見血的巨大暴行。

但是,不見血的暴行裏面卻隱藏著數萬例血淋淋的活摘罪證,掩蓋著數不清的血腥虐殺現場;不見血的暴行裏面充滿了無數受害人撕心裂肺的慘叫聲,滲透著無數冤死者親屬們的淚和血;不見血的暴行中已經將華夏民族的文明道德擊打的傷痕累累,滿目是血。

二戰後,人類曾經震驚於日本法西斯731部隊毒害中國軍民的罪惡,並嚴厲譴責這一殺人不見血的暴行,還時時警示後人以此為訓立戒,可能想不到,今天的中共法西斯會披著現代文明的外衣,正在毒殺著善良的民眾同胞,當人類組建紐倫堡國際法庭,公開審判那些犯有危害人類罪行的德國納粹暴徒,以保證不再重犯此類大罪時,可能不會想到,今天的中共納粹暴徒們正在東土大陸上偷偷製造著一個殺人不見血的巨大暴行。

少時,常聽老人講故事說殺人不見血的必定是魔鬼,兒時的單純思維卻總認為那畢竟是故事,上學時,也常從書刊電視上看到有關魔鬼殺人不見血的傳說,總覺得那些是遙遠的杜撰罷了,但是,長大走上社會,不幸受到當局種種迫害後,特別是看過《九評共產黨》,先前的疑問適才有了對號入座:原來那個殺人不見血的魔鬼一直在我們的身邊,中共惡黨不就是個殺人不見血的魔鬼嗎?關於這一點,共產惡黨的鼻祖馬克思早在《共產黨宣言》供認不諱:「一八四八,一個幽靈,共產主義的幽靈在歐洲遊蕩……」

可惡的是,這個幽靈鼓吹「共產大同」,推崇無神進化論與暴力學說,禍害了人類一個多世紀,用謊言暴政建立了多個血腥極權,殺害了人類數億之多。萬幸的是,人類還能看清其血腥的罪惡而覺醒起來,把一個個共產極權拋棄推翻。始於謊言暴政,亡於謊言暴政,是共產極權的運行歸宿,我們已經知道,「柏林牆」的倒塌,是被覺醒的德國民眾合力推倒的,德國才實現了統一,前蘇聯共產極權的解體,是在其罪惡公之於眾後,蘇共才被勇敢的民眾拋棄的,那麼,在真相廣傳的大陸,民眾逐漸覺醒的今天,中共這個殺人不見血的魔鬼極權走向解體、血腥的紅牆垮塌倒台,不就在眼前嗎?

(註﹕文中案例均來自明慧網)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