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意就這樣被公開打壓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三月二十日】二零一五年三月十二日,河南省禹州市610和國保大隊的惡人到禹州市無梁鎮無梁村,以談話問情況為由綁架了張桂芬、張菊梅、蘆曉燕和婁玉蘭。

這四個人是農村婦女,其中張桂芬和婁玉蘭又都是七十來歲的人了。為甚麼要綁架這樣的婦道人家?這要從她們的親人被綁架說起。

她們的親人就是盧松林和徐遂江,因發放法輪功真相資料,於二零一四年六月被綁架,並於去年十一月非法庭審。徐遂江和蘆松林家鄉的幾百位村民聯名呼籲釋放兩位好人,村委會也出具書面文書,證明徐遂江和盧松林是好人,請求釋放。

二零一五年一月十四日,徐遂江和盧松林的家人到長葛市法院找法官趙明輝,呈上鄉親們按的指印和證明。就因為這些資料,公安開始去無梁村調查,並讓村幹部按名叫來了三十多位村民,一個個詢問,問是誰讓按的指印。三月十一日,禹州市610和國保大隊夥同無梁鎮派出所再次到村裏騷擾恐嚇村民,要村民說自己是被逼按指印的,並讓村民一個個的做口供、按指印。很多村民被嚇得臉都白了。

三月十二日,四位親屬遭綁架。十三日,禹州市國保大隊惡警夏雨霄和耿松濤又一次夥同無梁鎮派出所警察到無梁村,繼續脅迫村幹部按照群眾按手印的原件找人去派出所問話,然後又以鎮裏網絡不好,到縣城說說就回來的方式,讓村幹部負責把人送往縣城,遭村裏人拒絕。村裏人說:這不是欺騙群眾嗎?上次把四個人帶走時就說是問完就送回來,誰知一去就關起來了,這次又要這樣做,分明就是恐嚇!

四名婦女請同村的人簽名營救自己的親人,不但合情合理,還完全合法。自己的親人是甚麼樣的人,她們能不清楚嗎?親人不是因為做好人遭綁架,她們能去找村委會出具文書來證明嗎?讓鄉親們來證明一下自己的親人是好人有甚麼錯?值得這樣大造聲勢對老百姓一再恐嚇嗎?要知道,真正的老百姓才是弱勢群體,他們除了用這種方式救回自己的親人還有其它更好的辦法嗎?他們這樣做不是對法律的信任嗎?

其實,誰逼迫誰,這根本就無需論證。公安坐在那指揮村幹部按簽名的名單叫來三十多位村民,請問那村幹部敢不去叫嗎?被叫的村民敢不來嗎?讓村民說自己是被逼按的手印,他們敢不那樣說嗎?手握公權威逼老百姓照自己的意思去說,那不是強姦民意是甚麼?還公然的錄口供,逼按指印,中共暴徒凌虐老百姓到何種地步!

中共一再欺騙民眾說,它代表了老百姓這個,代表了那個,看到沒,老百姓的民意就是這樣被它代表的。

其實,中共的官員並不是不知道老百姓的簽名才是真正的民意。可是中共歷來講的都是和黨中央保持一致,一切都是黨說了算。也就是說作為任何一個普通黨徒,或任何一個基層黨組織,都只能按照黨的意圖行事。民意再正確,再強烈,作為黨徒也不能按照民意去做,而只能按照「黨意」去做。當民意和黨意衝突時,採取強制措施扭曲民意去符合黨意的表演就出現了。

還有需要指出的一點就是,昨天說是問問情況就將人送回來,結果去了就給劫持到了拘留所。今天又讓村幹部把人往縣城送,那後果是甚麼?用這種欺騙加威脅的方式恫嚇民眾,中共惡徒真是流氓加惡棍。

中國自古都有「民心不可欺,民意不可違」的說法。為甚麼?因為民心的向背決定著一個王朝的興盛和沒落。中共強姦民意,欺騙民心,早已到了司空見慣的地步。所以從這個角度來看,中共的滅亡也只在早晚之間。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