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做家政服務中講真相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三月二十三日】我是做家政服務工作的,前年我被好朋友介紹到一個獨身老太太家照顧她的一切生活起居。

老太太是個退休老幹部(老黨員),親人都不在當地。初次相處,我心裏覺得彆扭,老太太話不多,整天抽煙,煙燻味嗆得我受不了,她還是個麻將痞,整天臉上都是陰雲密布,很少見她有笑意,黨文化的東西很重,懷疑一切,只相信自己而且是個很清高、驕傲、很固執的人。我哪句話說的不對她心意或哪個行為不如她意,她從來不直接告訴該怎麼做,而是臉很沉,每當看到那張可怕的臉,就把我搞得心煩意亂,不知哪句話說錯了,還是哪件事做錯了,壓力很大。

工作時間不長,我對老太太產生了厭惡感和不滿的情緒,心裏就有了想辭掉這工作的想法。但又因為是好朋友介紹的,礙於面子不好意思跟朋友說,心裏又放不下,整天盤算著找個機會跟朋友說:「自己受不了煙燻味,一聞到抽煙味就噁心、嗆人,還是另找別人。」

可是機會還沒找著,老太太卻病倒了,需要住院做手術,並且急需每天二十四小時陪床。這樣我就只好暫時留下來照顧老太太了,晝夜工作,工資一百元。

在照顧她期間,我一個人也忙不過來,自己又要照顧孩子(因孩子的爸病故我一人帶孩子),又要學法又要救人做真相資料,所以弄得自己焦頭爛額。本來我就對老太太不是那麼滿意,再加上現在不能做好三件事,所以越做心裏越煩,越不想伺候她。就對老人說:「我不能幹了,我一個人忙不過來,家都扔了,孩子也沒人管了,您還是另找別人吧。」

這樣老太太就找來一個專做醫院護理的,晝夜一百五十元。可幹了兩天,老太太就覺得還是我各方面的條件都合她意,從心底裏想把我留下,怕以後找不到像我這樣的,就打電話商量我每天給她做兩個菜給送去,這樣我負責每天給老太太做兩道菜。沒幾天老太太覺得好些了,又覺得花銷大,就和我商量,叫我每天陪她到醫院檢查換藥,每天八十元,又過了幾天說給我七十元,到月底結帳時又少給六十元,並且給那位護理晝夜一百五十元的事還怕我知道。可是,有一天我無意聽到老太太說(漏了嘴),當時我心裏就覺得不平:「你給她多少錢關我甚麼事,我這樣伺候您,您對我還這樣,您知不知道我本不想伺候您,就覺得您可憐,又礙於朋友的面子才伺候您,您以為我真心願意幹這份工作?」心裏那個委屈、不平,真是翻江倒海,那時真是忘了自己是幹甚麼的。

後來通過學法和同修們切磋交流,認識到了自己的不善,是受利益心、忿忿不平的心、怨恨的心、安逸心的控制,而為並非是真正的自己。在遇到問題矛盾的時候,往往就忘了修自己,老是用這雙肉眼看問題,用常人的觀念來衡量認識處理問題,總是向外看,找別人。通過不斷的學法,知道了要抓住自己的一思一念真正實修,更明白了大法弟子的責任和使命,不是為了個人的圓滿,是助師正法,救度眾生的。所以修好自己是證實好法、救度眾生的根本保證,同時也是讓身邊的人了解真相的最好的窗口和途徑。

通過在法上認識,我更覺得這些人心的醜陋和骯髒,必須堅定的除去。同時更能理性的對待這份工作,我不僅是為了解決生活問題,更是利用工作之便證實大法,救度身邊的有緣人。我要修好自己,用自己的言行把大法的美好傳遞給世人。我不僅要照顧好老太太幹好這份工作,還要讓她明白大法真相,有美好的未來。想到這我真正的感到了甚麼是真正的善,以前那種強為表現的善是那麼的不純,那麼的自私,裏面摻雜多少人心和執著。給眾生的救度帶來了多大的障礙,我在心中默默的跟師尊發誓:師尊,從今以後我一定要嚴格要求自己,聽師尊的話,以法為師,抓住自己的一思一念實修,走正師尊安排的路,真正做一個真修弟子。

當我從理上真正明白了又真正努力實修的時候,覺得自己跟老太太相處的很好,那些人心好像都沒了,一切都很融洽,很順心。也不煩老太太抽煙燻人嗆人味了,看老太太也順眼了,老太太也退出中共邪黨黨員,也認可大法了,整天還默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可是就在這時,突然有一天,老太太買了一部備用的新手機,放了好長時間了也沒用。她叫我把手機拿家給我女兒查一下話費,第二天我就把手機還給她了。沒料到老太太說昨天手機話費是70元,怎麼一天的時間剩30元。我說不知道。老太太硬是認為是我打的,怎麼解釋也不信,還叫我到手機店查查。我想怎麼這麼不了解我,我是修大法的,別說偷著打個電話,就是多少萬元錢放那兒我都不會動您一分的,您怎麼這麼瞧不起人?可是家裏就我們兩個人,她沒打我沒打,那是誰打的呢?根本說不清。我心裏煩她,但我立刻想到,我要守住心性,擺正與她的關係。於是我就很平靜的按老太太的意思到手機店查,結果一查好多打出去的號碼都不認識,可真奇怪我們都沒打,那是誰打的呢?

第五天,老太太正拿著手機,突然屏幕上顯示出已播出去的號碼,一會兒一個一會兒又一個,不一會兒打出去四、五個不認識的號碼,我們把剛打的號碼給服務員看,服務員一看覺得號碼非常眼熟,原來是她姐姐的號碼!

老太太覺得冤枉了我,很不好意思。但我內心很平靜,不但不怨恨她,從內心裏還感謝她,是她給了我一個提高的機會,讓我修去了這些人心和執著。

我還經常給老太太唱大法弟子的歌,開始時我讓她看著歌詞,聽我唱,老太太是個有文化的人,聽我唱完覺得歌好聽,歌詞寫的好,絕不是一般人寫的,後來就經常叫我唱,家裏來了客人也叫我唱。我想:好!那我就唱,用歌聲把大法的福音、真相傳遞給眾生。

這樣家裏來人我先用歌聲叫他們了解真相,然後再進一步講大法真相,給他們真相資料,如神韻光盤、真相小冊子、《九評共產黨》等真相資料這樣效果很好,我把照顧老太太這份工作當成救人的平台。

現在老太太的身體變化也很大,原來說話有氣無聲,走路都不願多走一步,現在說話落地有聲,步履穩健。

現在我倆就像一家人一樣,老太太拿我就如閨女似的,遇見誰都誇我怎麼好。在此感謝師尊與大法!這一切都來源於大法與師尊!叩謝師尊!

回頭想想整個過程都是去人心的過程,對修煉人來說根本就不存在對與錯,都是針對人心的。我們應該擺正與人的關係,尤其對正法時期大法弟子來說,我們與眾生是救度和被救度的關係,是助師正法,救度眾生的,更應該把我們在大法中修出的善、美好帶給眾生。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