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大法 我學會了「忍」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三月二十三日】一九九八年四月的一天,那是個神聖的日子,我有幸與大法結緣,從此我的人生開啟了新的篇章。

修煉之前,身體有很多毛病。尤其是氣管炎很嚴重,經常氣不夠用。二十幾歲,就一把一把的吃藥,面黃肌瘦的,性格孤僻,神經質,難與人相處,常與周圍的人鬧矛盾,也得罪了很多人。遇到矛盾不知道忍,好動手,該不該出手,都出手。疑心很重,總在揣測別人對我如何如何,真是活的又苦又累。

修大法後,我不再提心吊膽的活著,不再揣測別人如何了,而是想自己應該怎麼做了。按照師父的要求,應該怎麼做就怎麼做,我的生活有了標準,我活的越來越坦然了。

師父說:「作為一個煉功人首先應該做到的就是打不還手,罵不還口,得忍。」[1]

在《精進要旨》〈何為忍〉一文中,師父說:「忍是提高心性的關鍵。氣恨、委屈、含淚而忍是常人執著於顧慮心之忍,根本就不產生氣恨,不覺委屈才是修煉者之忍。」

那就忍吧,在家裏忍,不再與丈夫打仗了,我就是對他好。他罵我,我對他好,他打我,我也對他好。特別是中共邪黨剛開始迫害法輪功的時候,丈夫因為害怕,為阻止我修煉,又開始不斷對我實施打罵。兒子看不下去了,阻攔他的時候,不小心在他臉上弄出個黑眼圈,說:「你不能這樣對待我媽,我媽是這世界上最好的人。」丈夫自己也覺的過分了,從此不再這樣了,就是我被非法關進了看守所,他也沒說過一句埋怨的話。儘管這些年中共迫害我,他承受很多,也受過很多驚嚇,但是他一直都支持我修大法。

在單位裏忍,剛開始,考驗接連不斷,我在前面走,後面就有人在罵,雖然沒指名道姓,但我能感覺到是在罵我,有時,我正好路過開著門的辦公室,裏面一群人正在指名道姓埋汰(即侮辱和嘲笑)我,我全聽到耳朵裏。要是從前,我會直接沖到屋裏搧她的臉。可當時我沒有一點氣憤,而且還想她說的差不多,我基本上就是那樣,當時一定是師父給我把壞的物質拿掉了,不然我當時不會那樣坦然的。

還有一次,我在單位被罵了一個多小時,被罵得狗血噴頭。我的同事姐妹都要出手了,但我沒回應一句,雖然心裏也七上八下,翻江倒海的,但只有一個目標,就是要忍的住。

師父說:「我們作為一個煉功人,矛盾會突然產生。怎麼辦?你平時總是保持一顆慈悲的心,一個祥和的心態,遇到問題就會做好,因為它有緩衝餘地。你老是慈悲的,與人為善的,做甚麼事情總是考慮別人,每遇到問題時首先想,這件事情對別人能不能承受的了,對別人有沒有傷害,這就不會出現問題。所以你煉功要按高標準、更高標準來要求自己。」[1]所以,我一定要過了這一關,過好這一關。

修煉這麼多年了,再回過頭來一想,從前的我表面看起來溫文爾雅的,其實還真是個沒甚麼修養的人。我一個女人家,很好動手。上學的時候,打過同學;上班的時候,打過同事。而且多是男同事,當時就想他們就是不敢惹我,別人卻說是「好男不跟女鬥」。現在想,那時的我就不是一個好人,因為我修大法了,才能認識到這一點。修大法後,才學會了做一個好人,一個更好的人。不然的話,還真是麻煩事呢。

我當年打的同事後來當了我的主管領導,這都是我始料不及的。我這個好人也讓他不忍心下手了,我三番五次的找他講真相、勸三退(退黨、團、隊),讓他看《九評共產黨》,他做出了美好的選擇,這讓我感到很欣慰。

在單位裏,我本人就是真相,我在這個單位工作二十多年了,修大法前後的變化,了解我的人都是清清楚楚,那是判若兩人的。所以「法輪大法好」,他們都知道,中共媒體的造謠宣傳對他們來說根本就不起作用。

我修煉沒多長時間,很多同事就說我像換了一個人似的,意思是說我現在是好人了,而且人變的精神了,身體變的健康了,性格也變的和善了,都覺的大法太神奇了。我對了解我的這些人講真相,勸三退,就比較容易。更令我欣慰的是,有不少人走進了大法修煉。

有些人很好奇,覺的我和電視報紙上說的不一樣,就過來了解,發現法輪功這麼好哇,就開始修了;還有的人是因為有病,年紀輕輕就得腦血栓了,找到我要大法書,也開始學法煉功了。還有我身邊的同事姐妹看到我修煉後年輕了,皮膚也好了,她們也按捺不住內心的渴望,也走進了大法修煉。

儘管在修煉過程中吃了些苦,遭受過邪惡的迫害,只當作對自己的磨礪。我每天高高興興的做著自己該做的三件事,這些年,我學會了上網打印各種真相資料,學會了刻錄真相光盤,學會了製作大法書籍,甚至還能手工刻製印章,把破舊的紙幣做成真相幣等等。

這些事在我這個年齡對常人來說原本就是不可能的,只有在大法中修煉,才會有這樣的奇蹟,大法教會了我真、善、忍,給了我無窮的智慧。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