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德報怨 善待患病的丈夫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三月二十一日】我是一九九七年得法的弟子,今年六十歲,在師父慈悲的呵護下,坎坎坷坷走到今天。十八年來,我從未吃過一次藥,身體越來越好,人家都以為我才四十多歲,我原本心胸狹窄,修煉以後我變得心胸寬廣,在家庭魔難中闖過一關又一關,今天寫出來與同修交流,不當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丈夫外遇

我和丈夫在同一個木材廠工作,工薪階層,當年廠裏經濟效益還可以,工人很多,管理人員也多。後來由於各種原因,廠子慢慢的萎縮沒了,我們都失業了。從那以後,丈夫外出打工,但掙了錢不給家用,我和孩子沒有生活費用,丈夫不聞不問,如同陌路。待我到了退休的年齡,每月有了一千多元的退休金,生活有了一些著落。因為丈夫愛喝酒,一天三頓不離酒,可以說已經到了酗酒地步,我以為他掙的錢都用來喝酒了,或者攢錢留給兒子結婚用,可誰知丈夫和一個離婚的女人廝混已長達九年,這些年所掙的錢全部給了這個女人,他等於又有了一個家,給人家撫養孩子,幫助人家買樓房。這幾年他連自己的養老保險都不肯交,我用自己那點微薄的退休金替他交。九年了,他一直欺騙我,我們已經無法溝通,我只能給他寫信勸善。

在二零一四年,他把我攢的六千元退休金騙去,送給了那個女人,還以其他人的名義用自己的左手歪歪扭扭寫了一個假借條給了我。家裏的摩托車和孩子在外地給郵來的新的手機都送到那個女人手裏。

知道了丈夫的所作所為,我沒有和他動氣,我是個修煉人,師父的法已經在我的心裏紮下了根,我想還是勸善,跟他講道理:這些年來你的不軌行為我都知道了,他蠻橫的說:知道就知道,能咋的?我說:我不能咋的,上天給我們人的規則是一夫一妻,你的行為神是不允許的,你要做出明智的選擇,要麼跟那面斷了;要麼我們離婚,你只能選擇其一。丈夫想了想說:等兒子結婚以後,咱們就辦離婚手續。

看來他早有此意,我是修煉人,不能姑息他這種敗壞人倫的行為。我嚴厲的告訴他:你這樣做是在傷害人,違背天理。

最後我們協議離婚,雙方在離婚協議上簽了字,但還沒有辦完法院手續正式離婚。在這期間,我把他的事情告訴了他的父母,他的父母不以為然,離婚就離婚,無所謂的樣子。

當然,他們也沒想到以後要發生的事情。在辦理手續期間,丈夫後悔莫及,下跪求我再給他一次機會。我想:我已經給你多次機會,你都沒有珍惜,直到你和我簽字那一刻,你也沒有真正的想悔過自己做的事,還用你那狡猾的自私心理來搪塞我,沒有機會了。二零一四年秋天,我把我們唯一的家產,三十平米的土房讓給了他,我到外面租了一個單元樓房。

丈夫患病 婆家發難

丈夫患病後,我並沒有把他推出去不管,我是修煉人,他和我成為夫妻,是有這麼大的緣份,他不反對大法,支持我修煉,退出了邪黨,是師父要救的人,我沒有理由放棄他。

二零一四年春天,丈夫出現了腦梗症狀,到了秋天(也就是我們準備離婚後的不長時間)他的腦梗二次復發,半身癱瘓、神志不清,整個人變形,語言功能喪失。病情嚴重。送到醫院搶救,我在醫院陪護他,精心照料他。一天,醫生找我,緊張的跟我說:你丈夫體檢查出梅毒,你怎麼樣?我告訴醫生我沒有問題。醫生說那就好。

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他的不軌行為,染上了這麼骯髒的病,我怎麼辦?怎麼面對?我是師父的弟子,我要慈悲於他,不計他的過往之過,救他這個生命。

丈夫住院二十五天,病情沒有好轉,錢更是分文沒有,婆家推諉不出錢。我是修煉人,不能和他們計較,所有住院期間的費用都靠我那點微薄的退休費來支付。

丈夫出院後,公公和小叔子把丈夫直接送到我租的樓裏。他們明知道我們已經打算離婚了,故意這麼做。當然我不能和他們同樣對待。公婆明白他的兒子所作所為,自知理虧,讓我伺候他兒子又不想承擔任何責任,還想有一個合理的說辭,就在外面給我造輿論,說是因為我沒錢還出去租樓房,他兒子上火得了病,小姑子到外面造謠說我跟一個男人所以他哥哥才去找別的女人,整個的一個造謠中傷。其實他們無非就是把這個病人無條件的推給我,原來那種你們離婚就離婚無所謂的態度早已蕩然無存。我感到,這不是單單給我造謠的問題,他們是在敗壞大法弟子的名譽,和同修切磋後,我們三個同修一起來到婆婆家,心平氣和的了解事情的經過,公婆和小姑子無言以對。

丈夫回家後,不能自理,不能說話,思維時好時壞,別人看了說他活不了多長時間。我想現在能做的就是好好照顧他,給他聽師父的講法錄音帶,幫著他把腿盤上打坐煉功,只有師父能救他。慢慢的他知道哭了,別人扶著能起來挪步了,今年還回到他媽媽那裏過了年。

我娘家在外地,過年時我也要回娘家看看年邁的父母。其實,婆家是不願意丈夫回他家過年的,也反對我去回娘家過年,意思是你不能走,得伺候我兒子,後來他兒子哭了,他們勉強把他接回去。我從娘家回來後到了婆家,丈夫用手指著門外,讓我帶他回家。吃飯時,他妹妹來了,我說:你哥今天還行,吃了五個餃子。他伸出三個指頭,意思是吃了三個。他的思維也清晰起來了。

世人見證大法弟子的風範

丈夫重病以來,親人朋友都很關注,他們知道我的經濟情況,擔心我無法承擔這樣的經濟壓力,看到丈夫的病情,也擔心我被拖垮,跟我說:「你完全可以不管他,你手裏有離婚協議,況且這些年他掙的錢全給了那個女人,做了那麼過分的事,那個女人現在怎麼樣,花了他那麼多錢,連個電話都沒有。你也沒有必要去管他,這是他自己做出來的。」朋友感慨的說:「你真行,我媳婦是做不到的。」一位阿姨感歎:「你真是個好媳婦,打著燈籠也找不到,天上難找、地上難尋吶!」

我心裏十分清楚,因為我修煉法輪大法了,我才能這麼做。我深深的感到:如果沒有師父的呵護,我根本走不出這個家庭的漩渦,早就崩潰了,也不可能這樣對待丈夫和他的家人,我所做的這些是慈悲於他,慈悲於這個生命,挽救這個生命,是師父教給我這樣做的,在這其中,我人的執著去掉了很多,容量增大了很多,心性提高了很多。謝謝慈悲偉大的師父!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