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場爭家產風波消弭於無形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三月十一日】嫂子私心重,把老人接到她家時,不過是惦記著父親那點財產。老人也不糊塗,雖與哥嫂住在一處,但家當並未交給哥嫂,留了一手。

哥哥離世後,父親搬到了我家。老人對嫂子曾經虐待他很憎恨,知道我修大法,人厚道,便打算把他的房屋、家什、還有山林都處理掉,給我。面對老人的打算,我也知道這是一個很大的利益,可我是修煉人,不能太自私呀,而且父親這樣做了,也會在家族中引起糾紛。在農村,為分老人財產打翻天的事兒太多了。這種事兒決不能在我身上出現。我試圖說服父親:把財產分給嫂子一些。父親說:「不行,扔了也不給她,那是個沒良心的貨,你哥和她是一個樣。」父親在彌留之際,立下遺囑:財產我們兄弟姊妹都有份,唯獨沒有嫂子份兒。

然而,父親過世後,最能爭財產的就是嫂子。雖然哥哥那時已去世,但她爭財產的勁頭比誰都大,一把鼻涕一把淚的鬧,湊了許多理由,說老人活著的時候,她如何孝敬老人,付出的多麼多?財產應該多給她……她的孩子也站到她一面。本來,我對這事看的很淡,不想摻入這種家庭是非,因為我都給她們講過大法真相,也三退了,不能為這點事毀了眾生。可是那些日子嫂子很仇視我,看我如陌路人。鄉鄰們也對我說:「你爹的財產得爭啊,不能讓一個寡婦給霸佔去了,那你們哥們就太掉價了。」

是啊,常人就是看重蠅頭小利,我是法輪功學員,能跟她們一樣嗎?不失不得,就是爭到了,和她們整個家族的怨恨也結下了,法輪功學員只能救度眾生,不能毀眾生。大法是甚麼她們不知道,但你做的好壞她們清楚。那些日子,儘管我這個關過的很難,甚至心堵得慌,但我明白:這一關如果過不去,那就永遠失去了一個提高的機會。我到人世間幹甚麼來了?是為了爭財產嗎?我是助師正法的大法徒呀。

如果不修煉的話,如果正念不足,或者提高心性的正念稍微一放鬆的話,憑我的「實力」和在村裏的人緣,那這份財產會名正言順的爭到我的名下。正念一出,就知道咋做。放下!徹底放下!甚麼利益,恩怨情仇,面子尊嚴,放下!就是放下!

當我昇華到這種心態時,心裏亮堂多了,也能站在嫂子的立場去理解她,體諒她,我把家人召集一起,講到嫂子的不易,提議把老人的財產全部留給嫂子:「哥哥沒了,她總得生活下去呀?咱不能讓村人看笑話,說咱們家人沒情分,欺負寡婦,她畢竟是咱們的嫂子呀。」之初,大家還有爭議,後來全同意了。大家知道我修大法,心善,都說:「聽你的 ,這事你說咋辦就咋辦。」

這件事之後,村裏人都羨慕的說:「你們家的人真是和氣!一般人做不到。」我說:「如果不修大法,我也做不到,是法輪大法告訴我這樣做的。」嫂子逢人就說:「我這個小叔子呀,那是沒比的,煉法輪功的人,和別人就是不一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