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內找」的一點感悟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二月二十七日】師父在《轉法輪》中告誡弟子:「告訴你一個真理:整個人的修煉過程就是不斷的去人的執著心的過程。」[1]在《各地講法十》中講到:「碰到矛盾了,不管我對我錯,會想自己:這件事情我有甚麼不對的地方?是不是真的我出現甚麼不對了?都在這樣思考,第一念思考自己、想問題,誰不是這樣你就不是一個真正的大法修煉人。這是修煉的法寶,這是我們大法弟子修煉的一個特點。碰到的任何事情,第一念首先想自己,這就叫『向內找』。」[2]

從師父諸多的法理中,我悟到大法弟子在整個修煉過程中,要想去掉人的執著心,要想提高上來,要想解決眼前的困難和問題,就得向內找!下面我就講一講我在修煉過程中「向內找」的一些點滴故事。

一、遇到麻煩時「向內找」

前年,我自行設計用毛線鉤織了一幅用蓮花、荷葉、碧水襯映的「真善忍好、法輪大法好」的大幅壁掛。完工後,我就自己到五金店去購買鐵絲、水泥釘。我來到五金店,詢問店老闆:「你這水泥釘能砸進這牆壁嗎?」她說:「我不知道」。我說:「如果水泥釘能砸進牆去,我就只買壁掛這麼長的鐵絲;如果砸不進去,那我就要買長一點的鐵絲,將水泥釘釘在牆角處,牆角磚縫處好釘」。 店老闆不耐煩的答道:「你自己看著辦!」以前我已經給店老闆講過真相,她已做了三退。我琢磨,店老闆怎麼今天情緒不好了?我還是決定就買壁掛這麼長的鐵絲。

我回家找來榔頭,將第一顆水泥釘很輕易的就敲進了牆壁的磚縫中。當我敲第二顆水泥釘的時候,水泥釘碰到了硬牆壁怎麼也進不去,榔頭與木把也給砸分身了,再將榔頭與木把接好後再砸,榔頭又掉了,我再將榔頭與木把接好,並求師父幫助,再砸,牆皮也掉了一大塊,還是無濟於事。我停了下來,尋思到:師父在《精進要旨》中講到:「你們知道嗎?只要你是一個修煉的人,無論在任何環境、任何情況下,所遇到的任何麻煩和不高興的事,甚至於為了大法的工作,不管你們認為再好的事、再神聖的事,我都會利用來去你們的執著心,暴露你們的魔性,去掉它。因為你們的提高才是第一重要的。」[3]

我是哪一念不對了呢?回想我剛才去購買水泥釘時與店老闆的對話,我忽然恍然大悟,是我自己給自己設難了!我已經假設了水泥釘要砸不進去時,我會怎麼樣怎麼樣……一個走在神路上的大法弟子,他會這樣去思考問題嗎?這是神念嗎?怪不得店老闆沒好臉色給我看,是師父見愚徒在說常人話,借店老闆的嘴在點化我呢:「你自己看著辦!」當我悟到後,馬上發正念:解體鑽我思想空子的負面思維!當我再拿起榔頭去砸水泥釘時,水泥釘就像敲在豆腐上一樣,輕而易舉的就進到牆縫裏去了!從這件事的教訓中,我想到師父講的:「好壞出自人的一念,這一念之差也會帶來不同的後果。」[1]修煉人做任何事情,不抱任何念去做,效果就會好;修煉人的思維是有能量的,你要是想它不好,那結果肯定就是不會好的。看來,自己得嚴格要求自己的心性,不斷的歸正自己的一思一念。

二、身體不適「向內找」

一天早上,我起床後打了一個腹臭嗝,我思想中冒出:「我昨天晚上吃多了一點」。我沒有過多的去細想此事。一會,我就開始出現了腹脹、拉肚、噁心、想吐等等症狀。我這時突然警覺了,一個大法修煉人是沒有病的,我今年雖然六十歲了,修煉十幾年也沒曾打針、吃藥,怎麼會出現這些症狀呢?回想我早上的思想活動。原來,我早上的那一念:「我昨天晚上吃多了一點」,這不是常人的念頭嗎?這不是被病業的假相所帶動,鑽了自己的思想空子嗎?於是,我發正念,求師父加持,解體干擾我身體的一切邪惡生命與因素,不是師父安排的我都不要!當我向內找,悟到後,不用打針、吃藥,身體很快就恢復了往日的健康!我又精力充沛的溶入到做三件事的正法洪流中去了。這再一次的證實了「向內找」是修煉的一個法寶!

三、與鄰居的矛盾中「向內找」

去年七月,我隔壁住進了一家新的租住戶。我每次下樓時,就將他們放在門口的垃圾一併捎下樓扔進垃圾筐裏。事情發生在八月初的一天晚上。當我回家時,只見我家門口中央放了很大的一個垃圾包,是用過的衛生紙,垃圾包還在滴水,門口的膠皮墊上面滲了一灘尿液!我很詫異,這是甚麼東西?是誰幹的?我突然想到可能是這隔壁的一家幹的。我沒有多想,就將這包垃圾放在了這一鄰居家門的旁邊。

我進屋後靜下心來想,為甚麼會這樣?想起師父告誡弟子遇到矛盾找自己。我是哪一點沒有做好?我每一次下樓幫他們將垃圾帶下樓,他們為甚麼會這樣對待我?他們是不是誤解了我,見我把他們放在樓道的垃圾扔掉,是在無聲的告訴他們不能在樓道裏存放垃圾,而有意的在報復我?如果是這樣的話,我作為一個修煉人不和常人計較。也許是我哪一生哪一世欠了人家的債,這都得還!還是我做事的基點不對?修煉人講無為,是不是我做了有為的事情?我反問自己:我為甚麼要幫他們扔垃圾?作為一個修煉人在哪裏都是一個好人,自己周圍居住的環境就應該去帶頭打掃乾淨。但是,我是想他們認可我這個大法修煉人是個好人。我這不是求名之心嗎?「專行善事還是為」[4] ,我是抱著一顆隱藏很深的、求名的執著心去做事,當然效果不好,是應該去掉的執著心!我對此事想通後,立即一邊發出正念,解體鑽我思想空子的求名之心;一邊打開家門,將放在鄰居家門旁邊的垃圾包拎到我的門邊,待我明天早上再將它扔下樓去。

第二天早上,當我開門準備下樓扔垃圾時,只見我門邊的垃圾包不見了!想必是我向內找後,去掉了執著心,和宇宙真、善、忍的特性不擰勁兒了,順理了,我與鄰居的矛盾也就化解了,鄰居自己就將放在我家門口的垃圾包拿去扔掉了,也許他們也意識到這種做法不對。幾天以後,鄰居見我上樓,便主動和我打招呼說話,就像我們之間甚麼事情也沒發生一樣。謝謝師父通過這次矛盾,讓我向內找,發現了隱藏很深的求名之心,從而去掉它,提高了上來。

四、破除人的觀念,解決打印機技術問題

為了解決二零一二年神韻光盤資料的問題,我們資料點購買了一台愛普生打印機。這台打印機使用了一段時間後,開始出現了紅、綠燈交替閃爍的現象,估計是需要清零處理。但是打開程序包,裏面全是英文,無從下手。資料點的一位同修說:「唉!這些英文能認識我們,我們卻不能認識它。」同修們都等著要神韻光盤,但卻因為這個技術問題無法解決,而進行不了。我就托一位同修幫忙去找一位懂英文的同修來處理。等盼了幾天以後,這位捎口信的同修給我的答覆是:「懂英文的那位同修不來,說是誰讓你們去買一台進口機器的?!」我尋思,這位懂英文的同修你不來也就罷了,怎麼說話這麼難聽?我突然想起師父講的,修煉人遇到的任何事情都不是偶然的。這位懂英文的同修不來一定有原因,是不是在去我的依賴心?還是其它原因?回想剛才資料點的同修說的話,不對呀!我們是走在神的路上的大法弟子,雖然我們沒有正規學過英文,但是,我們修好的神的那一面是應該清清楚楚的認識它的,怎麼能說不認識它呢?是不是師父要求我們走神的路?

想到這,我便打開電腦,請師父幫助給予我智慧。我打開清零程序包,試著點了其中的一個文件夾,不是。再試著點第二個文件夾,清零圖解霍然顯現在眼前!按照圖解走下去,打印機順利清零了,幾個同修都高興的驚呼了起來!這下神韻光盤又能及時的做出來了。通過這件事情讓我向內找,使我悟到要破除人的觀念,用正念走好以後的路。

去年,一位外地同修專程來我這裏學習做大法書。我給他演示做幾本《轉法輪》書。前面的工序做完了,輪到用訂書機裝訂書了。第一顆訂書針釘下去,失敗了!書面上的訂書針是扭曲狀的,沒有釘透書。我說:「是不是這個訂書機有問題了,應該買個新的了」。當第二顆訂書針釘下去後,又失敗了!要想拔出這個失敗的訂書針,就容易弄壞頁面。怎麼辦呢?我突然想到修煉人做事要用神念。我對這位同修說:「是不是我的念頭有問題?機子一旦出毛病,我就說要更換設備。修煉人說話是有能量的,我這不好的負面思維會不會給設備加上不好的物質?我應該給它增加正的能量。」我此話說完,再釘第三顆訂書針時,訂書針輕而易舉的、端端正正的釘進去了!我們倆都十分驚訝。這位同修說:真是太神奇了!接下來,我又按下幾顆訂書針,都很順利。突然,又有一顆訂書針失敗了。我說:「是不是我們歡喜心出來了?還是一種干擾?如果是歡喜心鑽空子,就解體你;如果是舊勢力干擾,就滅盡你。」當再使用訂書機時,訂書機聽話了,再沒有出現前面那種現象了。

大法弟子做任何事情必須正念正行,用正念來對待一切。當然,這就要求修煉人必須要學好法才能夠做到這一點。

在同修配合中「向內找」出現的神跡

二零一三年底,關押在本地監獄的有一位同修要出監了,她的原籍在外地,據說這位同修當地的國保警察已經派人來本地,準備要將她遣送回去。我地的一些同修與她的家人準備到監獄門口去進行營救。在準備營救的頭天晚上,一位天目開著修的同修來告訴我:「師父給我們每人發了一份考題,前面考題是選擇、判斷題,後面部份是應用題。選擇、判斷題有好些同修都答錯了,應用題同修基本上都答對了。」我聽後也沒有在意,因為修煉人不能以誰的天目看到的東西為準,只有「以法為師」[5]才能無漏。

第二天早上八點多鐘,有的同修在監獄附近的同修家中發正念,有的在監獄附近發正念。同修的家人到監獄門口去要人。營救的初步方案定為:等出監的同修一出監獄大門,幾個同修便去將人拉到準備好的汽車內開走(搶人的辦法)。我認為這是一種人的手段,修煉人應該用正念做事。

我與一部份同修在監獄附近的同修家中發正念。發正念中,參與的同修都明顯的感覺到我們周圍的能量場很強,我們坐在床上,連床都晃動起來;同時,我們也感覺到另外空間的干擾也大,有的同修不時的犯睏、倒掌,大家互相提醒,不時的調整狀態。大約上午十點多鐘,一位同修來告訴我們說:「監獄的人講,國保派來的人要到本地瀏覽觀光一下,到下午三點鐘才能放人。現在有的參加營救的個別同修已經回家了,等下午再來營救。」我說:「本來將同修冤獄就是在讓警察對大法犯罪,現在不能由他們說幾點鐘放人就是幾點,這應該是大法弟子說了算,我們應該發正念要求立即放人!」同修都認為這是在法理上。當我們繼續發正念時,突然,窗外陽台上面嘩啦啦的向下漏水。一位同修說:「不好!一定是我們哪裏有漏,不然為何突然漏水?」大家尋思了一會,我講到:「我們悟到了發正念要求立即放人,但是,其他的同修沒有悟到,我們應該立即通知其他同修和家人繼續發正念、要人」。話剛說完,窗外水柱式的漏水也突然停了。有同修說:「我們悟對了,漏水止住了」。

我們十幾個大法弟子彙集了一下,經過協商,決定繼續發正念,要求監獄立即放人,並由家人出面交涉:超過十二點不放人是非法的。我提出:按照師父法中的要求,在整個營救的過程中,把講真相、救人放在第一位,注重過程,不求結果,一切是師父說了算。同修們的意見基本達成了一致。又集中在監獄門口和附近發正念,此時,有個開著天目修煉的同修講:「她看到另外空間的邪惡被發正念的同修銷毀了一批,又來一批,真是一場驚心動魄的正邪大戰!」另一位天目開著的同修提前看見了這位同修的丈夫牽著他的妻子(出監的同修)走出了監獄的大門。

中午十二點多鐘時,在參與營救的同修發正念的作用下,外地國保派來的三個六一零人員按原計劃提前結束瀏覽觀光返回監獄了。此時同修的家人與參與營救的個別同修一起給監獄的警察講大法真相。當同修家人出面要求接人時,「六一零」人員對家人講:「他們是奉命來接人的,如果他們接不到人,回去無法交差;如果出監同修的家人執意要接人,監獄就不放人;而且,監獄裏面這位同修也同意由他們將她帶回原籍(六一零人員提前欺騙這位出監同修,說她家人不去接她,要她同意由六一零的人員將她帶回,這位同修在不知情的情況下同意了)」。同修的家人智慧的提出,要求先見一見被監獄非法關押的妹妹。他們見面後,這位家人智慧的告訴她妹妹:「你十二點鐘以後就是一個自由的人,你要去哪裏也是你的權利……」他的妹妹馬上心領神會了,並要求跟隨他家人馬上出監。六一零人員知道就他們是帶不走這位出監人的(他們已經看到了監獄大門外的同修和汽車),就威脅同修的家人講:「你們必須經過外地國保大隊警察同意後,才行,否則要求監獄不放人」。

同修的家人走出監獄來和參與營救的同修切磋此事,大家認為指使「六一零」人員幹壞事的是外地國保警察,於是,我們集中精力針對外地國保發正念,解體外地國保一切破壞大法和大法弟子的邪惡生命與因素,立即停止犯罪,無條件的立即放人!同修的家人也給外地國保大隊警察打去電話,告訴外地國保警察:「出監同修的家人要將她接回家,她的丈夫也來接人了(她丈夫是本地人),她回到她丈夫身邊是理所當然的事情,你們將她帶到外地去,也太沒有人情了吧!」外地國保警察在同修發正念的作用下,他們背後的邪惡因素不起作用的情況下,只好無語的說:「那你讓她丈夫留下身份證複印件吧」。就這樣,營救同修的正邪大戰,原本準備以搶人的方式進行,在參與營救的同修們整體配合下,遇到問題「向內找」,變成了由這位出監同修的丈夫將她手牽手的走出了監獄的大門,而企圖綁架出監同修的「六一零」人員也在當日下午灰溜溜的離開了本地。

謝謝師父給予大法弟子的修煉法寶「向內找」 !我們在這有限的正法時間裏,只有多學法、學好法、多救人,遇到問題「向內找」,才能夠不斷的去除人心,歸正自我,步步昇華,同化大法,圓滿隨師還。

層次有限,不正之處,敬請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經文:《甚麼是大法弟子》
[3]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再認識〉
[4]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無為 〉
[5] 李洪志師父著作:《悉尼法會講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