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變觀念 實修自己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二月十三日】

一、改變觀念,消除間隔

責任感和使命感使我主動承擔起本地協調工作。一段時間,我地在整體配合做事時配合的不好,我發現我和同修有間隔,這是影響整體的最大障礙。為了消除間隔,一次我和幾位同修坐下來一塊交流,目地很明確就是要消除間隔,形成整體。我首先跟同修表示,我有甚麼不足希望大家當面給我指出,我一定改,結果兩位同修劈頭蓋臉用很刺激的語言指責我。我一聽,都是誤解,雖然當時心裏也不是滋味,但是我牢記師父的教誨,無條件的向內找,不可辯解。我只是在同修給提的具體問題上找自己的不足,過後我發現沒有解決根本問題。

師父說:「你們互相之間在配合上,心裏不平,激動生氣,那個時候很難想自己、看看自己是甚麼狀態、出發點是甚麼人心。多數是自己的意見不被採納,或者對別人的瞧不起,這兩種心的反映是最強烈的。」(《各地講法九》〈二零零九年華盛頓DC國際法會講法〉)

我發現我有瞧不起同修的心,我在常人中長期養成的很強的自我,命令式的工作方法,與同修切磋交流,總是想改變別人,看到有不符合自己觀念的就說人家說的不對,把自己的觀念強加於同修,對有些同修總是不放心,有些事也就不敢靠。認為這個同修在被邪惡迫害中總把握不住自己,那個同修做事不負責任、不在法上,其實不就是覺得自己比同修強嗎,這不是顯示心所表現出來的嗎?這就是瞧不起同修。我不是把自己擺在學員之中,而是把自己擺在同修之上了,越查越覺得太危險了。我清除這些人心,但有時長期對同修形成的觀念還常翻出來,我下決心改變對同修的看法。

同時我遇事先放下自我,和同修一起商量、把同修有熱心做的事放手讓同修做,我主動配合併提供方便。

一次,我在協調救度眾生的一個項目中,發現一個同修用的機器很不好了,就給同修說了讓同修換,並表示,同修換不了,我幫忙解決。過後那位同修從沒說過換沒換,我也沒好意思再過問,後來其他同修反饋這位同修,從這兒過來的東西不能用。我當時很生氣的埋怨同修,讓你換你不換,做的東西不能用,浪費了大法資源,影響了救度眾生。同修不接受。我心裏很難受,為甚麼造成這無法挽回的損失,我靜下心來找自己,我有不可推卸的責任,我讓同修換,我自認為他一定換了,不好意思再過問,我這不是人情嗎?怕同修說自己不放心同修,我把大法的事放在第一位了嗎?我真的為法負責協調好這件事了嗎?自己沒盡到責任還怨同修。後來我主動協調解決了這一問題。

一次我和同修在配合做這個項目中,從事情的表面上看好像這位同修又做了不負責任的事情,但是一想不可能,我怎麼能那樣看同修呢,可從表面現象看,真的好像是他有問題,這時師父的話在我腦中出現:「要多看自己是不是思想對頭。矛盾的對方表現的越對自己不利就更容易認為他不對、肯定是他錯了。修煉是很複雜的,去人心是最難的。多向內找自己,就找自己的心。大家都找自己、共同協調好最重要。」(《洛杉磯市法會講法》)反思自己,明白了,不就是去我對他的觀念嗎?我發自內心的否定它,一切都是假相,同修絕不會。我的心放下了,過兩天我到他那,他家屬同修告訴我真的我意想不到的事,陰差陽錯,就是假相,是師父苦心安排為了讓我去這個心。而同修也是在幫我。

當我徹底改變自己的時候,我感到我和同修之間沒有了間隔,互相配合,更好的去完成救度眾生的使命,有的項目出現了意想不到的效果。

二、動惡念造成惡果,快歸正柳暗花明

自我修大法十七年來,不修煉的丈夫基本上沒鬧過病,當然也就不用用藥。而且丈夫對我做三件事非常支持。平時儘量把家務活都幹了,好給我騰出時間做大法的事。可是今年春天,丈夫稍一累點就腰疼,找醫生一看說是腰椎間盤突出,醫生給拿了藥,並囑咐不能累著。丈夫連個重一點的盆也端不了了,還有年邁不能自理的老人需要照顧,這樣下去我怎麼做好三件事,現在的時間是師父留給眾弟子的,可我就要圍著常人和家庭轉了,這怎麼能行,我感到這決對是我不對勁了。

我豁然驚醒,隨著正法進程的推進,我也想讓丈夫修煉,因丈夫是99年7.20以前得了法的,剛剛開始修,迫害開始了,他就放棄了。我深知大法的珍貴,不願讓他錯過這個機緣,就多次勸他修煉,丈夫只說你別管我了,你好好修吧。就在丈夫腰疼之前,我動了一念:他身體有毛病了,他就會修煉。可是他出現感冒的症狀了,而且老是好不了,我讓他跟我一起煉功,他已經不會動作了,我教他,就煉了一早上就不煉了,隨後出現了腰痛。他不但沒走入修煉,還對我造成極大干擾。是我對丈夫的情,而且是用惡的手段妄想逼他修煉,多麼危險的一念啊,自己還沒意識到。問題的原因找到了,我立即否定那個控制我幹壞事的惡念,堅決清除它,不承認眼前的一切,我想我的家庭環境都得圍著大法轉。隨即丈夫甚麼事也沒有了,像變了一個人,好像腰椎間盤突出沒發生在他身上,又恢復了以前那樣一個健康的身體。他說你看我現在一點事也沒了。他哪裏知道,是我被情帶動,被惡念所左右,差一點毀了他,也毀了我。

三、背後都是師父做

一次我騎摩托車帶一名同修到一地區協調同修切磋交流一事,走了很遠的路,一路上下坡,我的摩托車不用加油門,走的很輕。好像很湊巧找到了同修。其實是師父早給鋪墊好了,就等著我們去跑跑腿,從中修自己。那天天陰沉沉的,本來報有大雨,在師父的呵護下一直沒下,回來時天黑了,走到半路同修問我,走了這麼遠,摩托還有油嗎?我說不燒油,她說用電了,我說甚麼都不用。這一下歡喜心被勾出來了,頓時車燈滅了,瓢潑大雨傾盆而下,只能憑路邊的樹做嚮導艱難的往前走,是我那顆人心造成的。

後來我往返那裏,與當地同修配合,協調資料點及同修切磋交流,我那很費油的摩托車根本就不燒油。我真正體驗到師父在《轉法輪》中說的:「修在自己,功在師父。」

四、背法的過程就是修心的過程

我想,我把法背下來,裝在腦子裏多好。於是我就開始背法,在背法的過程也是一個修自己的過程,如開始背熟一段都很吃力,我在人中就記憶力差,上學就不愛背書,這個觀念上來了,這是影響我堅持背下去的最大障礙,我就清理它,甚麼也擋不住,我就要堅持背。有時追求背的數量,越追求越背不過,甚至半天連一段也背不過,我這有求的執著也得去。每當擺正心態,我想我就是學法,同化法,我就要把法裝在心裏,每個字都得入心,越背就越快,在背法背的多、背的好時,我發現只要不符合法的觀念一冒出,就能及時察覺它,清理它。一天晚上睡覺時,腦子再背一段法,早上睡醒後發現腦子裏竟然在不自覺的正在背法。有時走路都在不自覺的在背法。我感到只有腦子時刻裝著法,遇事才能用大法去衡量,才能不被邪念所干擾,才能走正路。現在《轉法輪》我已背了七遍。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