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引來的思考和體悟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二月十二日】我是九七年開始修煉大法的老弟子。這個「老」有雙重意思,一是得法較早,二是年齡比較大,七十多歲了。

師父說過修煉不分年齡。然而這「老」字在我心中總是揮之不去──幹甚麼總是穩當點,走路慢點兒,沒有了年輕人的那種衝勁了;略微重一點的東西讓兒子拿,一般的活不幹了,顯的「老氣橫秋了」。

走在街上看到那些「老態龍鍾」或年紀比我輕很多的人卻得腦血栓挪寸步的,一種優越感油然而生,馬上腰挺直了,步邁大了,下巴抬高了!鄰里街坊知道我是煉法輪功的,都投以羨慕目光。我自忖:我這也是在證實法。可一進家門,氣勢一洩而光,「老」字又回來了。

老伴與我同齡,都是七十五歲,得法比我晚兩年,煉功二十多天,邪黨就開始迫害了。當然了,她得看我的,我堅定修大法,她也跟著修。家中大事得我拍板,小事由她管(可惜家中沒出過大事),家裏的活都由她幹。我總是嫌她悟性太差──談修煉體會,她啥也說不出來,「叭叭叭」,她得聽我的。看得出,她很羨慕我這張嘴。我在她心中很高大!

同修到家來,由我接待,她搭不上腔,沒啥可說的。我是一套一套的,幾個小時下來,面不改色心不跳。老伴等人走後總是誇我:「真能嘮!」每當老伴買菜回來,背回二、三十斤東西,上六樓,進門有點喘。我要拿她那點東西,我是一溜煙上來,一點不喘。可像這樣瑣碎事,她從不麻煩我。

有時我也納悶,她修煉前可不是這樣的──自私、拗脾氣、三天不開晴的討債臉,比鞋底都長!那種不爆發的怨氣能使人壓抑的呼吸困難。可現在任勞任怨,對兒子媳婦和言善語,好東西自己捨不得吃,總是夾給我與兒子、媳婦。碎嘴子愛嘮叨改了,總是先他後我。一天做完三件事,就是活不離手。

這些年,我的面像有些蒼老;她卻比我年輕了許多。年輕時帥小伙的自信讓她給比下去了。沮喪之餘,我收回了目光,得找找自己了──我和老伴都念六年書。我的學問可比她大多了。不認識的字,她得問我。法理不清的,得聽我怎麼悟的。我在她面前像一座山,是她一個強大的依靠,可不知怎麼的,她哧溜一下跑前面去了!

有時我也想,她像一個從古代閨房中跳到現代來的人一樣,社會上人與人的勾心鬥角,她一概不懂,陰謀詭計,她一竅不通,待人接物直來直去,玩人的手段一樣不會,就單調的會一樣:笑臉相迎。

就這,我有點妒嫉她──這多好修哇,我費大力氣要修去的東西,人家一樣沒有。怪不得她跑前面去了。又一想也不盡言,以前她惹我生氣的那些毛病不知不覺中沒了。打是打不過我,以前那種軟磨功夫著實讓我吃不消──帶著壓抑的低吼比高分貝的喇叭還震耳!這些就像她渾身的病一樣都沒了。難怪人家年輕了,我卻老了。這修煉真嚴肅!

我還真得好好想想了,我自認為悟性比她好,可悟到的理只在心中打一個飄兒,就跑到嘴上去了,沒入心。悟到的理沒用在修煉上。別人聽了受到了啟發。過幾天自己說過甚麼都忘了,等於甚麼也沒悟到。

別人看我好像挺精進的。我的「機巧」行為給自己體外布了個極具迷惑人的「光環」,因為我愛聽別人對我的恭維,愛看別人對我尊敬的笑臉。這種免費的饋贈,常常讓我興奮不已!沒想到這種「巧取豪奪」的「機巧」,讓我老伴默默的修煉行為刮了我的臉,讓我無地自容。

這回我要從新做起,真正好好的向內找找了──從學法開始。以前集體學法時很專注,專注別人讀法時讀錯的字。這種專注「太專注了」,光挑錯字沒學法,沒入心;學法時,總是在意自己讀的段落長短,讀多了好像吃虧了;讀法時,自己的思維──好幾個的「我」(有可能是副元神或思想業)在旁邊嘰嘰呱呱的在關注著甚麼,我的主意識不時的被它們扯來拽去,別人提醒我讀錯了,心裏還不舒服!有時偶而從法中悟到點甚麼,心裏癢癢的興奮了,準備學完法向同修顯示一番!語言的修飾與渲染極盡之能事,可是沒收到良好的效果,我不正的心讓同修心感到不舒服。我現在明白了,要想從新修好自己,得把自己偽裝的東西剝光,露出真正的我。修的是自己呀!

學法修心,對!「修心」!先從修心開始──師父多次提醒我們多學法,目地是啥?我理解不就是使我們修煉提高的快嗎?!在學法的同時主動溶於法中;修煉人一切行為符不符合法,起源於「心」。我讓我的主意識負起責任來──看住我心中的一思一念。一念出來,抓住它,用法衡量一下,不符合法的想法找出根源在哪?連根挖掉。

這樣堅持下去,逐漸的純淨自己;由於大量學法,真正用心學法,我感受到了我的心在變,身體也在發生著變化──老年斑淡了,面色紅潤了,精神面貌也發生了變化。人喜歡的、津津樂道的、迷於其中的,我不喜歡了;「爭名奪利」的爭爭鬥鬥逐漸的在心中淡了;當然了,那不是嘴上說說就能做到的,那得經過過關、考驗之後達到標準才行的──有人突然向我發難,語言尖刻令我剜心透骨!我心中幾套能噎他翻白眼兒的解恨說辭到嘴邊又嚥回去了。我知道,我那強烈的自尊心(很難去的心)被師父拿掉了!我感到從我身上下去一大塊黑東西,那是師父給拿掉的。師父在經文中說:「忍是提高心性的關鍵。氣恨、委屈、含淚而忍是常人執著於顧慮心之忍,根本就不產生氣恨,不覺委屈才是修煉者之忍。」[1]從表面上看,我做到了忍。卻沒做到不氣恨、不委屈。因為對方觸及了那部份!也許是師父在去我該去的那顆心了才安排的。

有了好的開端,再遇到類似的事情也不怕了。可是呢,修煉並不是千篇一律的,下次的考驗是難以預料的。接下來是兒子打架賠人家兩萬塊,去我的利益之心;幾次病業大關檢驗我信師信法是否堅定;對能否放下親情的考驗;巨難面前能否放下生死的考驗……有的關過的很好,有的就拖泥帶水了。

本人層次的體悟,如有偏頗,敬請指出。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何為忍〉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