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孩子一起修煉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一月二十五日】孩子新新今年六歲了,每天我讓她聽師父講法錄音,別看她一邊玩一邊聽,其實她都聽進去了,大法已在她心裏深深的紮下了根。

孩子小的時候,可給我提高了心性了。我最怕她哭,只要她哭起來,哭不上一個小時,不算完的,很多時候,我都守不住心性,衝她著急,嚷她,甚至有時還打她兩巴掌,罵她兩句。母親經常說我:「沒有成佛的心,帶不了孩子。」我也知道不對,要理智的教育孩子,不能生氣,但往往是忍著忍著,就忍不住了,又發起火來,過後又後悔,為此我也很苦惱。

一次,住在母親那,新新晚上十二點醒了。醒了就開始哭。我把她抱起來哄她,她一邊哭一邊嘟嚕:「媽媽你說,好孩子,以後我不發火了,不打你了,也不罵你了,不生氣,不著急。媽媽你說,媽媽你說。」

猛然間,我悟到這不是師父借孩子口點化我嗎?唉,我做的實在太差勁了,就像常人一樣。當時感覺心裏很愧疚,一定要守住心性,不著急。我一遍一遍重複著她讓我說的那幾句話,真的沒有著急。而母親卻有些忍不住了,但又不敢發作。

「我喝水,」新新一邊哭一邊說。母親連忙打開手電,「不要,不要。」新新一邊哭一邊鬧。我忙說:「關上,關上。」手電關上了,屋裏漆黑一片。

我摸著杯子,拿過來,再去摸壺。「快點,快點,」新新又嚷,我險些沒抱住她。「你別著急,我得倒上水,」我真的沒著急,輕聲說。倒水還看不清杯口,結果倒洒了,又兌涼白開。

新新在我身上擰過來,擰過去。母親實在忍不住了,去了另一個屋,打開手電。「不要,不要。」新新又嚷。我急忙說:「關上,快關上。」媽媽無奈,又關上了。

新新喝了水,繼續哭。一點多了,不哭了,要睡覺,睡著後,媽媽才上這屋來。「我真服你了,這麼有耐性,我氣的都想打她。」真的,這次我真的沒著急,新新哭了一個多小時,我耐心的哄她。從那以後,我就真的慢慢忍住了,做的越來越好。

在學法點上,新新非常聽話,一點也不影響大家學法,同修都非常喜歡她。可有一次,剛剛學完法,她就開始鬧起來,任憑誰哄也不行,哭了將近一個小時,慢慢不哭了。我笑著對同修說:「這回見識了吧,她在家鬧起來就這樣。」「見識了,這回真見識了。」

新新慢慢長大了,上了幼兒園,和小朋友接觸長了,難免也有矛盾。有個小朋友經常欺侮她,借她橡皮、鉛筆,用完不還,新新給她要,還不給,沒辦法,新新只好找老師。

有一次,那個小朋友借完橡皮,新新給她要,她一下扔在地上,讓新新自己去撿。新新委屈的哭了。回家來,新新告訴我事情的經過。我就給她講大法的道理。「師父不是說過別人欺侮你,會給你德,她會有業力嗎?她有了業力,就會得病呀,碰到不好的事呀,你有了德,就會有好事,高興事,身體棒棒的,多好呀。」

新新很高興,緊接著又皺起眉頭:「其實,她很傻,她欺侮了人,覺的佔便宜了,以後會生病,發燒,肚子疼,多可憐呀。」「所以說,以後在學校裏不能欺侮人,別人有困難了,要幫助別人。」新新耐心的聽著。

新新在學校裏確實很聽話,和好多小朋友交上了朋友。後來,那個欺侮她的小朋友也成了她的好朋友。我問她:「你怎麼會和她交朋友?」她說:「可能是我感動她了。」新新班的老師也很喜歡她,連別的班的老師,只要接觸過她的,也都喜歡她,她自己都說,我在學校非常開心。

新新越來越懂事,我心性守不住時,她會點醒我,而她不聽話時,我也會用大法法理引導她。很小的時候,我就發現新新愛撒謊,我就著急,恨不得讓她快點改過來。越著急,她越不改。後來,我悟到是我有時撒謊,甚至是不自覺的,自己都意識不到。我就注意以後改掉撒謊的毛病,我改了,新新也逐漸改了,但有時還撒謊。再撒謊,我也不著急了,耐心的給她講道理,她就耐心的聽著。

有一次,我對新新說:咱倆互相監督,我做的不對,你提醒我,你做的不對,我提醒你。新新很高興。以後,我們就互相用大法的法理約束對方,我逐漸去掉愛著急的毛病,而新新一哭起來就沒頭的毛病也逐漸的去掉了。只要哄哄她,慢慢的給她講道理,她就不哭了,孩子變的越來越可愛。

和孩子一起修煉,真的是一件幸福的事。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