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修越坦蕩 越煉越年輕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二月十八日】我是一名東北大法弟子,今年六十九歲。一九九六年五月開始修煉法輪大法,當時是一個中學語文教師。

我和同齡的許多人一樣,長身體時遇上了「大躍進」、大飢荒,體質不好,三、四十歲就開始多病、老相;該上大學時又遇上了「文革」,目睹了種種亂象,見識了中共整人的各種手段,使我變的小心、多慮,好像生活在一個自我保護的殼裏,感覺身心俱疲。

得法之後,不斷的用法理來洗淨自己,身體越來越好,心胸也越來越坦蕩、開闊,感受到了溶於法中的平和與自在。以下分享幾個修煉小故事。

善化工作環境

修煉後不久,我擔任了校語文組的教研組長。在我們學校,語數外三大組都是公認的人多、矛盾多,難管理的組。有些人看到別人的問題後當面不說,背後到領導那兒打小報告,勾心鬥角;有些人受黨文化「假大空」的影響重,喜歡誇大成績,掩蓋錯誤,愛攀比。

我當組長以後,第一條就是要求組員們有矛盾在組內解決,不背後說人是非;第二條就是要求說真話,做善事。每週的例會,我都是第一個發言,實實在在的把自己一週工作中的優缺點擺出來,沒有修飾與隱瞞。對於同事的不足,我不是批評指責,而是善意提醒。

我時時記得師父說的:「我經常講一個人要是完全為了別人好,而沒有一絲自己的目地和認識,講出的話會使對方落淚的。」(《精進要旨》〈清醒〉)記得有一次,我給一位同事指出不足時,她感受到了我話語背後的善和那顆愛護她、為她好的心,很感動的說:「我有這缺點好多年了,就是親爹親媽也沒這麼給指出來過。」

這樣慢慢的,組內的環境變的越來越和諧:矛盾少了,笑聲多了,同事們也可以敞開心扉來說話了。不少同事看了《轉法輪》,幾位年輕同事都和我很親,有心事願意找我談,還請了大法書回去給他們的父母看。

有一次嚴重的流感來襲,學校裏病倒的老師和學生很多,我們組托大法的洪福,沒有一個病倒的。還有一次,一位同事喜滋滋的對我說:「我今年坐你對面辦公,身體都比去年好了,病也比往年少了。」她也知道是大法讓她受益了。如果不是後來發生了對法輪功的迫害,走入大法修煉的同事會很多。

越煉越年輕

我有一張一九九七年拍的照片,是和同校幾位大法弟子的合影。照片上的我們健康、自信、快樂,比同齡人年輕。其中一位同事,修大法前患有嚴重的中耳炎,耳朵爛的嚇人,修大法後不但中耳炎好了,而且一煉功耳邊就自然有煉功音樂聲響起,連放音設備都不需要了。

從得法那天開始,我幾乎沒有間斷過煉功,也幾乎沒有變老。有人說我們大法弟子,「看起來那麼年輕,精神那麼好,待人那麼和善,往那兒一站就是真相。」

有一次我去內蒙的一座城市拜訪一位十多年未見的好友,她和她的老伴在火車站的出站口接我。當我喊出她的名字時,她驚訝的說:「真的是你?我不是在做夢吧?十多年沒見,你咋這麼年輕,我都不敢認你了!」她老伴也說:「真看不出咱們是同齡人。你看我們倆,滿頭白髮,一身的病;再看你,幾乎沒有白髮,身體這麼結實。不對呀,不是說你上學的時候身體就不好,工作後也是三天兩頭跑醫院嗎,怎麼變化這麼大?」

我說:「因為我修煉了法輪功啊。」很自然的就切入了講真相的話題。我講了自己修煉後的身心變化,詳細的給他們講了「四二五」、「自焚」等基本真相,解答了他們的很多疑問。好友全明白了,感歎道:「原來是這樣!」還說我變化大,人坦率了,看問題很開闊。後來她告訴我,她也看過一遍《轉法輪》,家裏還藏著一本書呢。我就教了她煉功動作,鼓勵她修煉。也許我們今生能成為好友,就是因為有這份聖緣相牽吧。

不是老人,是修煉人

在「老」這個問題上,我也有過一念不正而被邪惡鑽空子的教訓。二零零九年八月,我和大女兒、外孫女一起去外地,到外地的第二天就摔了一個大跟頭,腿上傷了幾處,眼睛周圍一大片瘀青。大女兒很著急,要送我上醫院,後來在我的堅持下給我買了回家的票。她說:「以前一直以為媽媽金剛無敵,這回意識到媽媽已經是一個老人,需要保護了。」

我知道自己修煉有漏了。回家後正常學法煉功,傷好的很快,我也找到了這次摔跟頭的原因,是我對外孫女情太重,不時的提醒自己放下情,卻沒有及時否定這個「老」,有時自己還說,「老了,愛忘事兒了」。這一消極承認,我就真開始變老:白頭髮多了、皺紋也多了,臉色發暗,身體發沉,有時走路多了也會崴腳。有一次和同修交流時,又說自己「老了」。同修說:「咱們修的是性命雙修功法,越修煉身體中高能量物質越多,怎麼會老呢?老病死是制約常人的,不是制約修煉人的。」我一聽,是啊,承認老,不是走了舊勢力安排的路嗎?

隨著不斷學法,和看明慧網上同修的交流文章,我對「老」的認識也越來越清晰。

大法弟子在心性提高的同時,表面的身體也越來越年輕美好,這才是師父所要的。我們要從內心深處信師信法,清除舊勢力安排的一切讓我們肉身衰老的因素,讓自己的身體和身邊的一切都向好的方向變化發展,讓世人從我們身上看到大法的超常與美好。

今年三月,我去了嵩山,從三皇寨一側上山,從少林寺一側下山,全程步行,還背著一個不小的背包。很多年輕人是走到這段路三分之一的地方就折返的;走完全程的人也大多在叫苦叫累。一路上都有人問我的年齡,聽說我已經將近七十歲了,都表示很驚訝,向我豎大拇指,羨慕我身體好,說我有毅力。我也恰到好處的和一些人講了真相,聽到真相的世人由衷的感歎:「原來法輪功這麼好!」

末劫之世,幸遇大法,對師父惟有敬仰與感恩。

我在修煉中,還有許多做的不好的地方,有時也懈怠不精進。願找回修煉如初的狀態,與同修們一起,快步走在助師正法的路上。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