丈夫的變化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三月二十一日】我丈夫是邪黨幹部,雖然認可大法對祛病健身有奇效,但他受邪黨「無神論」毒害一輩子,不相信有神,認為我身體好了是精神作用的表現,我身上的那些病,不可能不打針、不吃藥就沒了,肯定過段時間還會犯病的。他說如果我一年內不犯病他就從心裏相信法輪功了。

可他還是對我去找政府部門講真相、以自己的親身經歷來證實法輪大法好不認同,認為這是與邪黨對抗,是雞蛋碰石頭。他說覺得好就在家煉為甚麼非要出去?要我顧及他的身份處境,不能因為我煉功而砸了他的飯碗。還要我看到孩子正在上初中正需要人照顧,一旦自己的媽媽被抓捕,孩子在學校會受到老師和同學的欺辱……最後,他讓孩子給我跪下。

丈夫和孩子的哀求讓我心裏很難受。我把自己關在房間裏,在剜心透骨般的痛苦中過親情關和消業,腿像被砸斷一樣疼痛難忍,心裏想著從此我將永遠離開我的孩子和這個家庭了,九旬老母親一輩子就疼愛我這個老姑娘,她不讓我煉功是怕我吃苦頭,她那麼掛念我,一旦我有個三長兩短,還怎麼活呀?還有我們這個大家庭的親人們,他們平時那樣關心我……我的心像被撕裂一樣痛苦,眼淚不停的流淌著。這時,我的心裏越來越清晰的認識到:這一切痛苦感受和念頭不都是師父在法中講的修煉人從人中走出來達到佛的境界需要走的必經之路、所必須過的關──親情關嗎?難道我連廟裏、寺院中的那些和尚、尼姑都不如嗎?修宇宙大法的弟子能被親情阻斷通向圓滿的歸途嗎?

經過七天七夜的痛苦抉擇,我平靜的對丈夫表明了我為大法為師尊說句公道話,讓政府和世人明白法輪功的真相,是作為一個大法徒最基本的責任,真修弟子必須維護大法。當有邪魔爛鬼毒害世人,誣陷偉大慈悲的佛主──師尊時,作為受益者來說,不站出來說句公道話天理不容啊!這是辨別善惡的分水嶺。在這大是大非面前,我決不能因為親人的利益不受傷害而喪失良知。在大法與親情面前我選擇大法!並且我將義無反顧!

丈夫看到改變我的決定是不可能的了,就鄭重其事的表示:先去辦理離婚手續,然後我愛幹嘛幹嘛去。他必須為他的前途和孩子負責。我雖感到突然,卻十分平靜的接受了他的決定,同意離婚。但想到那句「夫妻本是同林鳥,大難臨頭各自飛」的俗語,禁不住一陣心痛。

我主動拿出筆和紙起草「離婚書」,淚水不斷滴落在紙上,但我的筆卻沒停頓一刻,將我嫁給他的經歷一一回憶:當年我由於同情他中年喪妻窘境,沒媽的孩子更可憐,我以小他十多歲的年齡嫁給了他。從進了這個家門,我對他及整個家庭付出了我的一切,把孩子供養到大學畢業,我在生下自己的孩子後,做到寧可讓我親生的孩子受委屈也不讓他前妻的孩子不痛快。十八年來,我因勤儉支撐著這個家,用我的不懈付出平衡著一切關係,使整個家庭老少和睦相處,成為街坊鄰居口中稱道的一家人。所有人包括他自己也把要「感激我一輩子」掛在嘴上。而今,就因為中共邪黨妒嫉法輪功,他就因此提出與我離婚,說明我十八年為這個家付出的一切不及江魔頭一句話的分量重,可見中共邪黨對人的毒害何其深重!既然如此,我便徹底沒甚麼再執著的了。

在「離婚書」中,我表態:淨身出戶,一分錢的現金不要,重新走一條雲遊的修煉之路。至於孩子,他希望跟誰過就跟誰。之前孩子曾表態說願意跟父親。他感到有個煉法輪功的媽媽很恥辱。我告訴他們,總有一天孩子會明白他的媽媽是正確的。他會為有這樣的媽媽而自豪的……

可是離婚沒有成為事實。因為丈夫又不離了,說是嚇唬我才提出離婚的。但是丈夫給我的娘家打電話,說我的問題嚴重,要發動我娘家人,幫助解決我的立場問題。

二零零零年三月二十六日,我被我哥和我姪女接回千里之外的娘家。至少幾代人輪番勸說我。同時,我丈夫也把我的情況通告了在遠方工作的孩子,他連夜乘飛機抵達我娘家。孩子泣不成聲的表達了他對我這個繼母的深厚感情,不想失去這個溫暖的家庭……

像當初一樣,丈夫的計劃又一次失敗。不但對我的轉化沒達到目地。反而,我的黨員姪子也開始接受法輪功真相並看了大法書,並且感到《轉法輪》這本書很好。就連兩個三、四歲的小孩也跟著我學打坐、煉功。老母親也不拿拐杖阻止我煉功了──我把我最親近的人都正過來了。他們都慢慢接受了真相,開始認可大法好。

隨著我從自己的身體狀況為依據向周圍人證實大法超常,那些自以為相信科學的親朋好友、有成就、有社會地位的人也不得不承認我說的一切都是真實的。

二零零零年六月六日,我在母親、嫂子等娘家人的陪同下回到自己家中。從此,我丈夫、孩子及親朋好友沒人再反對我煉功。

當我放下常人心,不受任何人的干擾,堅定的做大法弟子應該做的事的時候,丈夫也在悄悄的發生著改變。他從反對我出去做洪法講真相的事到默認,再到下雪颳風時幫我抹漿糊,找貼真相資料的位置。看到《九評共產黨》以後,他從內心開始發生根本變化,拒絕交黨費,提出退出黨組織。雖然三年後邪黨又找上門來,強迫丈夫把黨費交齊,並以不服從黨組織的領導就牽扯孩子的工作問題下崗為要挾。但丈夫從此不承認自己是邪黨的人,也不參加任何邪黨活動。同時向大紀元網站發表聲明退出邪黨組織。並對自己以前因不明真相所說過的不敬大法師父和大法的言論上網發表聲明全部作廢,表示支持大法,相信法輪大法好。

這麼多年來,我寫了這麼多的真相信,全部由丈夫買信紙信封、郵票,一開始是被動的,後來全是他主動去買,不用我催促,而且承擔了送發信件的活。只要我一寫完,他就去找信箱,有時去郵局,絕不拖延時間。

現在,丈夫每天在睡覺前和清晨醒來後都要念十幾遍「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李師父好!」平時不論甚麼人到我家來,他都像大法弟子一樣向客人弘法,揭露中共活摘大法弟子器官等罪行。出門也是如此,不論在廣場上、街道上、汽車、火車上,他都會為法輪功鳴不平。

丈夫說,現在是從心裏佩服師父和大法弟子。中共再給他多少錢他都不會改變他的立場了。他說過去認為黨員很光榮,現在認為很噁心。

從丈夫身上我看到大法的威力,只要我們堅定正念走好自己的路,我們的修煉環境就會越來越寬鬆,我們身邊的人就會支持我們,幫助我們做宣傳。我的丈夫得救了。我現在徹底明白了師父的法能消除世間一切歷史恩怨,化解一切矛盾,是每個社會、家庭成員之間和睦相處的真諦。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