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掉怕心 抓緊救人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三月二十一日】我是一九九七年得法的老弟子,由於種種原因沒有走出來,只是在家裏看《轉法輪》,由於怕心重,不敢和其他大法弟子聯繫,所以師父的其他講法看的很少。偉大慈悲的師父看我這樣真是替我著急啊,不斷的在夢中點化我,有很長一段時間,都做著同樣的夢。

我好像是學生在參加考試,想不起來是初中、高中,還是大學考試,身邊的同學都不認識,別人都在低頭猛寫,而我試卷上的題只有幾個填空會答,其餘全都不會答,自己怎麼想也不會答,急的是抓耳撓腮,冷汗直冒,最後急醒了。

開始幾遍沒悟到是怎麼回事,做的次數多了,終於悟到了是師父在點化我,修煉如同是一場考試一樣,三件事是試卷上的考題,自己做的怎樣?看一下:讀《轉法輪》──每天看不完一講;煉功──忙的經常煉不全,發正念──也經常忘;講真相──不出去,只講親朋好友,所以才出現了試卷上的結果。

又過了幾天,夜裏夢到一個箱子,打開箱子,看到一隻圓形的表,感覺是很精確,還可以計算到秒,這不是師父點化我,時間不多了,要精進,不要錯過了這萬古機緣嗎?!

我終於呆不住了,我找到了同修,這位同修很精進,當初就是她將大法介紹給我的,不論時局怎樣,不論邪黨對大法怎樣打壓迫害,她都堅定的走在大法的修煉路上,堅定的做好三件事。我告訴了同修對夢的領悟,說我想走出去講真相救人,可是我太害怕了,怕心太重,而且還擔心自己耽誤了這麼多年,現在精進,還能跟得上嗎?

同修見到我的狀態,對我說:「你先不要出去,先看師父的講法吧,認真的看。」同修找了很多師父的講法給我,還有一些週刊。我當時的工作單位倒閉了,我就求師父,希望有一個能學法的工作環境,只要每天都能有時間學法,收入低都無所謂,只要能把以前落下的儘快補上來就好。

不長時間,也就是2012年下半年,我果然找到了一份這樣的工作,單位是平時只有我一個人,領導一般不過來,我按時上下班,很少有人打擾,感謝師父替我這個不爭氣的弟子操心。

這樣,上班沒有事的時候,我就利用這些時間大量學法,真是越看越明白,越看越激動,越看越感到師父的無量慈悲,常常感動的我熱淚盈眶,越看越感到世上的眾生冒著天膽下到人間盼得救是多麼不易。大法弟子肩負的歷史使命多麼重大,大法弟子是眾生得救的唯一希望。

最讓我高興的是,我一直擔心自己耽誤了這麼多年怕趕不上來的心結,在法裏找到了答案,我認識到只要正法沒結束,我就還有機會。這樣,當我把師父講法全部看了一遍後,我自己就非常想去講真相,發自內心的想,這和以前覺得是師父要求做的、要完成任務的感覺是不一樣的,我的怕心也少了許多。

就這樣,我走了出來。剛開始不知如何講,有時剛搭上話,想要切入真相時,怎麼也切不上,於是就看週刊上的同修交流文章,同修一篇篇講真相的文章或智慧、或幽默、或生動、或質樸,寫的非常好,有很多好的句子我都抄下來,背下來。同修講真相一般都會講到法輪功簡介、邪黨為何迫害大法、《九評》、歷次運動害死人數、天滅中共、藏字石、退黨保平安,像是一根主線串聯著,我於是也這樣講。

可是講起來時間太長,講一個約要1-2個小時,這樣只能等休假時講,而且一天也講不了幾個人,一個月休不幾天假,由於當時幹事心重,講的很多不退的,所以一個月也講不多少,我還很害怕那些沒退的會不會舉報我。看到警察,就心跳加速、嚇得不行。這可怎麼辦哪?這樣一年也救不多少人,那我的有緣人、我要救度的眾生啥時能得救啊?

這時我腦中出現師父的法「法能破一切執著,法能破一切邪惡,法能破除一切謊言,法能堅定正念。」[1]是呀,我怎麼能把大法忘了呢,我著急救人,每天學法時不靜心,眼睛看著書,思想卻想著講真相的事,總溜號。

於是我每天靜心學一講《轉法輪》,再看一些師父的其他講法,若再有時間,再看看週刊,這樣我講真相時順利多了,大法開啟了我的智慧,常人問的很多問題我都能流利、完美的解答出來,令他們很滿意。

隨著講真相的增多,學法的增加,現在講真相越來越得心應手,而且成功率高。由原來的一週講幾個變成一天講一個,後又增加至一天講兩個,到現在的一天講三至五個,離我定的一年講一千個的目標越來越近。

有一次,我給一個賣菜的中年人講真相,由於在等車時間短,我就開門見山的講起來,我說:大哥,聽說過三退保平安嗎?他說沒有,臉上有些不悅。我又接著問:知道法輪功吧?他馬上沉下臉說,你再別說了,你以為我真不知道嗎?我說不知道是希望你別再說了,給你個面子,你還繼續說起法輪功了,你知道我是幹甚麼的嗎?我就是管這個的,我是公安,你別再講了,再講就對你不好了。

他當時口氣很不好,而且故意露出腰上別的腰帶給我看(上面有公安的標記),我心裏驚了一下,講還是不講?平時講真相時,怕心雖然去了些,但還是有,遇到面惡的、不好講的,怕心還不時往出返。這會兒一遇到公安,怕心又出來了,我想:走吧,不講了,這人不善,別出事。

剛想走,轉念又想,不對呀,救人是不能挑選的。於是我一邊挑菜,一邊跟他聊天:你今天怎麼沒上班啊,是幫家人賣的嗎?他臉色緩和了一些:嗯,下班了,自家產的太多了,老父親一個人賣太累,我來幫忙替會兒,他好休息一下,穿公安服賣東西不太好,我就換了便服。

我說:你真是孝順啊,還知道心疼體貼老人,真是好人,現在這樣的人不多了,當兒子的不但不孝順,還啃老、虐待老人,你這樣孝順會得到好報的。他臉上露出笑意,主動幫我挑起來,還要給我便宜價。我說:不用便宜,老農民種點東西不容易,賺的全是辛苦錢,再貴點都應該。

他有點激動,他說:其實我知道法輪功。沒等他說下去,我馬上接過話:是呀,你是公安口上的,你應該了解法輪功是教人按「真、善、忍」做好人的,法輪功是被誣陷、被迫害的。他說:我也知道法輪功不壞,但上面前幾天又下文了,要「嚴辦」,你自己在家煉就好了,別出來。

我說:你可別迫害大法弟子啊,那是要遭報應的,善惡有報是天理,不是不報,時候未到。你看迫害大法弟子的人都相繼遭報了。他馬上搖頭擺手說:我沒迫害大法弟子,我都替他們說話呢。

我說:既然你明白,那你就退黨吧,用化名就行。我隨即給他起了個化名,他看著我沒吭聲,過了一會兒,終於點了下頭。我真為他高興,他為自己選擇了美好的未來。這時我感到渾身輕鬆,師父把我怕的物質拿掉了。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擾〉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