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人相繼走入大法修煉中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三月二十三日】我是二零零七年五月開始修煉大法的,同修第一次教我推轉法輪時,我就感受到法輪在小腹處旋轉。之後,自己通過看教功錄像慢慢學會了五套功法。

後來有段時間,胃裏不斷有氣從嘴裏冒出來,但沒有打嗝聲,就這樣不管上班、下班還是甚麼時間,持續約有半個月,當時也沒在意。神奇的是,自那以後,患了十多年的慢性胃炎不治而癒,即使寒冬半夜醒來就喝冷水,也再沒有胃酸胃脹胃痛過。

二零零八年,我回娘家過年,讓全家都了解大法真相並「三退」(退出中共黨、團、隊)。兩個妹妹也拜讀了《轉法輪》,但當時還沒真正走入修煉。

二零零九年除夕夜,大家歡聚一堂,小妹突然說胃痛。我教她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九字吉言,後來問她怎麼樣,她說念到第六遍就不痛了。

而我雖得法好幾年了,卻一直突破不了帶修不修的狀態。

二零一二年,我們借錢做生意,工程完工了錢卻收不回來,負債越來越多。我和丈夫的矛盾越來越複雜,到了無法溝通的地步。一年多裏,孩子不斷的感冒、發燒、咳嗽、肺炎,吃藥打針住院幾乎沒停過。我也越來越瘦,身心疲憊到了快無法承受的地步。

二零一三年夏,抱著「必須見到同修」這一念,我放下管著的店和對我們婚姻快沒信心的丈夫,帶著孩子回到娘家,並很快就近找到一份工作。我有了很多時間學法、上明慧網,溶入集體學法交流的環境,還得到同修們很多無私的幫助。但煉功總是重視不起來,特別是靜功還沒有突破半小時,有時甚至很長時間都沒煉。

去年三月,我深挖自己的根本執著,找到安逸心背後真正的原因是沒有堅定的信師信法。我想,連法都不真信那還修甚麼,不信就別浪費時間了,信就要真修實修,做好三件事。我決心好好修,開始堅持每天早晨煉五套功,每天只睡五個小時也身輕力足。經過一段時間大量學法、背法,加長時間發正念,做證實法的事,我遇事學會了向內找,真正體會到甚麼叫實修。

回首得法這麼多年,因學法煉功少,學法不入心,沒有重視發正念,存放了兩年的救人項目資金卻沒去做,把吃苦做家務當作修的全部,把強忍、冷漠當作放下情的執著。當我修去怨恨心、看不起別人的心,為私為情為利的心之後,老公也變的好溝通了,孩子健康懂事,每月的工資還能還一些債。

我歸正之後,我的家人也相繼走上修煉的路。

二零一三年十一月的一天晚上,小妹發燒也沒吃藥,就聽師父講法錄音聽到睡著,一直睡到第二天中午醒來,燒退了。親身體驗到大法神奇後,小妹開始煉功了。

二零一三年十二月,大妹也開始學法。以前她下班有空就看手機電影或和家人聊電話,沒覺的有甚麼不對勁。學法後,大妹認識到時間寶貴,不能再這樣浪費,但是還有想看電影的心。正糾結間,去給手機充電,新手機居然充不了電,沒法看電影了,她悟到師父點化她,要放下看電影的執著心。第二天,手機又能正常充電了。大妹開始學法不久,有一天全身乏力,重感冒似的,哪都痛,她悟到師父管她了,是幫她清理身體,也沒吃藥,不久就好了。

二零一三年十二月六日,同修幫忙把家裏老人供的「財神」像清理出去了。自那以後,媽媽以前被附體干擾,經常十一、二點入睡後突然驚醒並胡言亂語的現象沒有了。從此,媽媽也走入大法修煉,每天學法。

剛得法不久,媽媽牙齦越來越痛,幾天後半邊臉都腫起來了。爸爸主動幫她擦藥酒,幾天不見好。媽媽不悟,又去弄高電位保健,結果更痛更腫了。我說:「媽,你要悟一悟啊,師父幫你清理身體,你也會有反應的啊。」她想了想,馬上把藥棉從臉上取下來。晚上睡覺到第二天上班,牙齦還是很痛,臉很腫。吃午飯時張嘴都痛,但她想「不管它了」,一念正了,臉一瞬間就消腫了,舌頭舔了下,感覺一個窟窿但沒傷口,用手摸一下臉,不腫也不痛了。

後來,我的奶奶和外婆相繼走入大法修煉。

最近,師父幫我八十多歲的奶奶清理身體,通過學法交流,老奶奶也能從法上提高認識,認清了帶狀皰疹的病業假相,身體慢慢又恢復了。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