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眾生 一路走來好幸福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三月二十一日】現就自己近年來的點滴向慈悲偉大的師尊彙報,不在法上的請同修慈悲指正。

一、在照顧病危的繼父期間,使親屬明真相

在二零一四年繼父八十四歲大壽之際,我提前問了嫂子繼父的身體狀況,嫂子說,不是太好。等過了兩天回去見到繼父,才知是癌症晚期,身體表面都已變黃了。聽姐姐說,已去了省裏有名的腫瘤醫院看了,不能手術,而且病情發展很快。

多年的迫害使我失去了公職,加之離異,這使親人們對我修煉大法不理解,總覺得是我修煉帶來的損失。迫害中流離顛沛的生活使我沒有更多的機會和大家相處,我便想留下來照顧病危的繼父。在照顧他吃喝拉撒,洗洗涮涮之餘,在繼父有精神時,我就給他講跟隨邪黨的中共元老的下場,讓他認識邪黨的罪惡,不給它做替罪羊犧牲品。有時間就讓他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他還把護身符裝在上衣口袋裏,有時拿出來看看。這對參加過內戰、一生被邪黨洗腦的繼父來講太難得了。

而整個護理繼父的過程中,師尊又把有緣人領到了病房:有的給講了真相,做了三退;有的給送了翻牆軟件,有的給了神韻光盤和《九評》。同病房的患者每天聽我播放器中《九評》、神傳文化等內容,看MP5的《風雨天地行》等,很快康復出院。特別是繼父的女兒也退出了邪黨組織。而繼父退休的兒女親家們也都接受了護身符。

勞碌一生的繼父靜靜的在病床上躺了二十多天,我守候在跟前直到生命的最後一刻。繼父沒有痛苦,沒有牽掛,了無遺憾的走了,可以說是善終。在繼父離世的那天晚上,我便寫了一份悼詞,並和姐姐商議在遺體告別儀式上宣讀。悼詞中有我因修煉被勞教迫害的內容,我擔心姐姐有顧慮心,怕人知道。而我事先給姐姐念了一下,在旁聽的姐姐的同學也泣不成聲,她說一定要讓我宣讀,這是你父親一生的真實再現。

在告別儀式上,我幾乎感覺到甚麼叫心如止水,真的像師父說的連心跳都能抑制住。我像詩朗誦一樣,盡可能的語速緩慢,忍住悲傷,像表達一個久遠的故事,向來賓和親人們傳遞著訊息:透過繼父的一生反觀中共這幾十年來的運動帶給家庭的災難和這場對真善忍的迫害帶來的傷痛。過後姐夫說他也是淚流滿面,並要我在招待賓客的宴席上講幾句話,我明白這是師父在鼓勵我呢!常常在明慧交流文章中看到同修利用婚禮,生日等聚會場所堂堂正正證實大法,在師尊的安排下,我也利用喪事讓親友明白了真相。謝謝師尊,給了我智慧和正念,讓來賓明白了真相。親友中有公安部門的,真心希望他們不再參與對大法和大法弟子的迫害,能有一個好的未來!

我母親和繼父相伴十年後離世,之後,繼父又找了老伴。按理說照顧繼父成了他老伴的責任,我禮貌性的看望一下也就可以了,他們也能理解。但我對繼父的照顧得到了繼父老伴和她兒女的稱讚。化解了繼父老伴和親生兒孫間的矛盾,使得大家各盡其心,彼此寬容。這期間有同事、同學的關心,有我父親、母親那邊親友的問候看望。告別儀式時,還有聞訊而來的同修、同學的參加。特別讓他們擔心的是,會不會因我的請假會使老闆重新找人,讓我失去工作,而老闆沒扣本月工資,還提前發了,說要支持我對繼父的孝心。這一切讓繼父的女兒非常感動,說這些年對我的關心太不夠了。處理完後事,繼父的老伴、女兒希望給我一些錢作為對我孝心的補償,我向她們表示了謝意!當然這只是她們的一份心,她們怎麼能理解師父為修煉人平衡好人間怨緣而帶給修煉人的幸福呢!

二、在營救同修中修自己、揭露迫害

二零一三年秋天,我地幾名同修被綁架。在營救同修方面要不要請律師大家意見不一致。在以前營救同修過程中,大家面對資金不足湊錢請律師,結果不了了之。去年又面臨請律師費用不足問題,在同修中一部份人表示支持,覺得應該大家都出一點兒,利用法律讓公檢法辦案人員明真相,不再行惡,讓他們有一個好的未來。而另一部份人覺得大法資源應該用在做資料上,聘請正義律師費用太高,也是舊勢力對我們的經濟迫害。

鑑於本地老年同修多,同修們省吃儉用,如果律師費太高是不是讓舊勢力鑽空子造成大法資源的流失,這樣也是得不償失,在同修中再形成負面影響,會干擾正常的三件事。我想,還是要多和家屬溝通,喚起家人的正念,才能更好的營救同修。我和一位同修去了被迫害的同修家,見到了同修的丈夫。同修的丈夫平時對同修的修煉不很理解,加之私家車被扣,一氣之下把同修被綁架的氣發在我們身上,好像是我倆造成的結果,並揚言要如何如何。同修見他起身進屋,擔心他打舉報電話,說我們走吧,我說這樣不好,會造成不好的影響,我留下來和他談了一會兒,面對他對同修的指責埋怨不動心,心裏發著正念。是呀,迫害十多年,家人在提心吊膽中過日子,面對邪黨的專制暴政,我們怎能不理解家人的心情!臨走時,他語氣緩和了許多。

同修被迫害,同修家人需要關心、支持,同修被非法關押,更需要家人的理解。為打開同修家人的心結,我寫了一封信,同修又進行了補充,以喚起同修家人的正念,認清邪黨的本質,不把血汗錢花在找關係上,不給邪惡輸血。最後附了正義律師的名片,希望對他有所幫助。過了幾日,再去找他,他說看到了那封信,顯然我們已形成一個整體。他也問我,我為甚麼不擔心他舉報我?當然他能說出來,也說明他是不會再這樣做了,而我也從中昇華上來了。同修和同修家人有難,我怎能置之不顧?在為私和為他的選擇中,我選擇了為他,師父就把那個怕的物質去掉了,而同修的丈夫對我也以妹子相稱了。

我們又給另一同修的兒子寫了一封信,同樣附上了正義律師的名片,家屬出面,是最好的選擇了。就在同時,經濟狀況較好的兩位同修個人願意出聘請律師的全額費用,同修考慮,雖然綁架了四位同修,但只要兩人聘請,律師有兩人配合面對當地的公檢法辦案人員,就能起到維護正義震懾邪惡的作用。因而以上兩位同修只需有一個家屬同意聘請並願意出資就可以聯繫律師了。時間在一天天的流失,卻遲遲不見答覆。舊勢力在和我們搶人,同修被關押,營救出來,又能救多少眾生呀!正在期盼中,律師來了,他們辦了案子路過我省,趕上同修家人聘請,加之上次代理的案子需要到我地問詢,就來了。謝謝師父,把一切安排的非常有序。兩個同修的家人很快辦理了委託書。

同修的配合,律師的到來確實起到了對邪惡的抑制作用。邪黨法院不讓面見當事人,又背著律師偷偷摸摸的非法開庭。在這個過程中,同修的家人(同修)堅持去公安局、法院、檢察院要人,並將控告信送至各個部門。我配合同修及時查找相關人員的電話、整理材料、打印並上網曝光。

同修被關押近一年之久,仍不放人,這說明我們對當地邪惡的揭露曝光不夠,特別是看守所。我自己曾在此關押,險些喪命,對裏邊的迫害手段非常清楚,然而我卻因為怕心、安逸心沒有曝光邪惡。當我意識到我必須提筆面對這一切,解體邪惡對同修的迫害和對眾生的毒害,我打開電腦寫了個開頭時,在那天晩上,做了個夢,我飛起來了。看來我做對了。接下來,我整理了本地邪惡看守所迫害大法弟子的內幕,從下載的十多年的迫害消息中匯總、提煉,再加上當前的官員被清算、落馬信息,初步定稿。同修看後建議把當地參與迫害者的惡報事例加進去,這樣更完善了。在修改的過程中,在讀到自己被迫害的邪惡行徑時,忍不住流淚了,在與同修的交流中意識到這還是一種為私為己、維護自己不被迫害的私心,而真正受迫害的卻是眾生,是行惡者本人呀!當我認識到這一層理時我的基點真的是為了救度眾生了,而不是要常人給大法和大法弟子的公道了,語句中也只是對眾生的慈悲了。反覆修改後發給明慧,整個過程輕輕鬆鬆。隔了一天稿子就出來了,同修及時提醒編成小冊子可以更好的在當地發放,會編輯的同修又加進法輪功到底是甚麼,歷史巨變做選擇等內容,配上我地標誌性古建築做封面,一份讓人愛不釋手的精美小冊子就這樣產生了。同修互相配合,在當地發放,給看守所等各個部門當事人郵寄,反迫害救眾生。

三、在補辦戶口中講真相、清除邪惡

二零零六年,我們在集體學法時邪惡突然闖入我的住所,同修被綁架迫害,我的身份證銀行卡等有效證件也被國安特務非法抄走。過後找他們要過,但因見不到直接責任人而沒有要回。在我重新辦理時因離異無房而辦不成身份證,我只好把戶口遷入繼父的所在地。而在遷戶時戶籍人員上網查不到我的戶口。我又去了單位查找。方知在戶口簿更換時因未通知到本人,沒有更新聯網而造成遺漏。管戶籍的民警說需要重新補錄。於是我又去找原單位相關當事人開證明。

這些年被迫害,一直有顆不想面對單位領導的畏難心,當放下這顆心堂堂正正的去面對時,才體悟到師父說的:「實際上就是,都鋪墊好了,就差你用正念去把這件事情做了,就沒那個正念。」[1]近二十年沒見的領導同事一見如故。大家還像我當初在時一樣熱心好客,關心關注外面的世界。我給有緣相見者講了真相,送了翻牆軟件。大家樂於相助,提供了相關的手續和證明。因快下班了,鎮上的相關領導還未簽字,明天再去。看來還要在此住一宿。吃過晚飯和幾位姐妹遊玩,結合自身遭受的迫害講了真相,做了三退,又給她們演示了功法,她們三人很投入的和我一起比劃著動作。第二天早晨我和她們一起鍛煉,一口氣爬到山上,我對著這裏的藍天、白雲、高山、樹木大喊真善忍好,希望我曾經生活過的這方眾生都能得救。

還需要一份總廠的證明,我又去了總廠。見到了以前對我非常關心的領導,他很意外,說他現在很少來上班,大都在省城的女兒家帶孫子,剛回來,來單位開會就碰上我了。他給我開了證明,又碰到了已退休多年很少來廠的副廠長,我分別給他們送了翻牆軟件,讓他們明真相是我多年的心願,謝謝師尊的苦心安排。以前公安科的兩位同事又配合戶籍的民警做了筆錄證明。手續齊全後,管戶籍的民警說補錄戶口需要一月左右時間,辦好了通知你。

一月之後,我發短信詢問說沒辦好。兩個月後仍未通知我,我打電話問情況,管戶籍的民警說要確認我的身份是不是有犯罪前科,需要現在居住地的證明。在電話中我義正詞嚴的告訴他,就是死刑犯也應有他與生俱來的權利。我的戶口在你所,其他派出所不會給我提供任何證明,與人家沒有關係。他要我把以前的身份證複印件拿去,再做個筆錄。這些年總是擔心辦理戶口身份證便會洩露身份和個人信息,邪黨機關會因修煉而刁難,或監控跟蹤,怕知道了我的工作地點和住所從而影響自己目前要做的事。現在我必須堂堂正正的面對了。我再次去了原工作所在地,做了筆錄,交了身份證複印件。其中有一句問話是,與本補錄戶口無關的問題可以拒絕回答,對嗎?這正是我所要的結果,沒有涉及現在的一切情況和信息。但寫了聯繫電話。

一月後,我再次詢問,他說報上去了,程序有變化。碰巧我從公安局路過,主管戶籍的朋友問我辦戶口的情況,他還以為早辦好了。他說給我查一下,本市近幾月上報的補錄戶口中沒有我的名字。我直接打電話到我原工作所在地的縣戶籍室,給她說明了情況,問她上報了沒有?很快給我補錄戶口的民警打來了電話。他表示不是他為難我,沒有戶口底冊他也沒辦法。我也說明我會向上級反映投訴等,當然只是尋求解決問題的途徑。他表示再查找一下。同修關心我的戶籍辦的怎麼樣了,我告訴她沒辦好,她說這些年你沒有戶口身份證不是都挺好的嗎?不用再費精力時間了,不用那麼執著。就算辦了,也不一定用,還會讓他們監控。我知道我並不是執著,但辦不下來,問題到底出在哪兒呢?同修的話點醒了我。我一直以為用身份證他們就可以監控我,從而會影響到我做三件事,這一念是舊勢力強加的,我認可了舊勢力的安排,誇大了辦事的難度,就造成了這個結果,而正是這一念讓舊勢力鑽了空子造成戶口遲遲辦不下來。我發正念解體舊勢力利用戶籍對我迫害的這一念,清除阻礙我辦戶籍的一切邪惡生命與因素,讓眾生不要起負面作用參與對大法弟子的迫害,從而有一個好的未來。為了弟子的提高,師父用心良苦,是在利用一切機會點悟我,讓我明白法理啊!

這十多年的迫害,在常人看來有太多的苦難,但一路走來,面對跨過的一關一難,面對得救眾生的感動,常人又怎能知道修煉者的喜悅!突然間悟到有錢沒錢,有房沒房,有車沒車,這一切都不重要,師父的安排是最好的,是去我們的人心執著,為成就我們而安排的,是為了喚醒我們不再迷失,同回天堂啊!

以上只是近年來的一點體悟,在此用師父的詩與同修共勉:「少息自省添正念 明析不足再精進」[2]

註﹕
[1]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十一》〈大法弟子必須學法〉
[2]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理智醒覺〉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