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導有緣人得法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十二月八日】我退休前曾是一個地方教研室的主任,學校領導和老師們都很尊敬我。九九年江氏流氓集團迫害法輪功後,那些迫害法輪功的追隨者們在大會小會抹黑法輪功,誹謗大法弟子,使得過去的同事,親朋好友,熟人紛紛遠離我,指責我,顛倒黑白的胡說。

二零一二年我從冤獄回來後,感覺講真相真難講,很多人見我就躲。經過幾年的時間,不少人了解了法輪功真相,也了解了我,明白真相的人,還能為大法說句公道話。我的家人也都知道大法好,兩個弟弟和老母親也成了我的同修。身邊的熟人和親人幾乎都做了三退。

修正法,應該是受人尊敬的。出冤獄後,我認真學法、背法,在修煉中歸正自己,心不被常人的表象帶動。世人鄙視我、指責我,是他們受了邪黨的毒害,我要向他們講真相,清除他們頭腦中邪惡的東西。我一方面每天出去面對面講真相,另一方面寫真相信。我從省洗腦班回來後,就把在省洗腦班寫給各級領導的萬言書(真相信)寄了七十多封,從中央到當地有關責任人。後來我隔一段時間換個內容又寄一遍,都是以要工資為由,每次一寄就是幾十封。從二零零零年至今,先後至少寄了二十多次,很多人都多次看過我的真相信。在省洗腦班時,省公安廳、省司法廳有關的人就讀過,有的人對我說他讀過兩遍。

我個人經歷就是真相,別人一看我,與昔日相比像變了一個人一樣,變得溫和善良,在外觀上變化也很大,與同齡人比,年輕很多,不論穿甚麼衣服,別人都覺得得體、大方。孩子們、弟妹們都有豐厚的經濟收入,家家相信大法,家家都過得很好。我自己也衣食無憂,雖說邪黨扣發我的養老金,但房子拆遷得了九十多萬,這是師尊賜給我的福份。昔日的同事朋友都很羨慕我,有的羨慕我年輕健康,有的羨慕我們幾乎家家有房有車得福報,有很多常人也說我們是修來的福份。

引導有緣人得法

師尊在《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的經文裏說:「講清真相後有要學功的人,要儘快安排學法教功,他們是下一批修煉的弟子」。我遵照師尊的教誨,引導有緣人得法。

我初中的一個男同學,稱A,現在也快七十歲了,我給他講真相,說甚麼他都願意聽,他很喜歡看法輪功的真相光碟,但是下崗工人經濟困難無影碟機,我就送他一部影碟機,讓他專看法輪功的光碟,他看著看著,他提出要煉法輪功,我請同修教給他動作,配齊一套大法書送給他,讓他到一個點上參加集體學法,與老同修在一起學法交流,他提高得很快,才學了幾個月,現在慢慢在給身邊的人講真相。

鄉下有緣人

幾個月前,我給一個賣菜的鄉下老太太講真相,她告訴我說:她把法輪功學員發給她的真相資料,拿回家給她老伴看,稱她老伴B,B的心臟病好多了。我知道B與大法是有緣的。於是我與同修一起商量,有個同修買了一個看戲機(一百多元)有視頻, 裏面裝了各種各樣的真相,如: 大法洪傳、天安門自焚真相、四二五真相等等,叫老太太帶回去,說借給B看,第二天我又去問老太太,B是否願意看?會不會用那個機子?老太太高興得不知道說甚麼好,說老伴看了一夜沒睡覺,接著我又帶去《九評》,並給B退了黨。B今年七十八歲,年輕時當過兵,後在一個單位做過臨時工,患有嚴重的心臟病,平時大部份時間住在醫院。

等B明白了法輪功真相後,我就叫老太太把B帶到街上來,我想讓他得法,問他想不想煉法輪功?他說:想煉,我就幫他請了《轉法輪》,他讀完了一遍後,覺得這書太好了,不肯放手,有空就讀,通常讀到深夜,對法的認識也越來越高,這時,我請同修教給他動作,除第五套功法還沒學會外,前四套天天煉。為了方便B學法,還特地新建了一個學法點,有時間他可以參加這個點集體學法。

B還給身邊的人證實法,他姪女大腦得了不治之症,小小年齡痛苦不堪,B叫他姪女也請了《轉法輪》,儘管還沒煉功,但病的症狀已經消失了。B也幫他姨妹請了《轉法輪》。

有一位老頭子,稱C,今年七十八歲,有同修告訴我說:C把別人扔的真相資料,總要揀起來放在車子上,並轉發給那些願意看的人,他自己看到資料上寫的大法弟子受迫害,總是掉眼淚。我知道這位老人是大法的有緣人。我也叫同修送去一部看戲機(借他看),讓他系統的了解大法的真相,接著送《九評》給他看。這位老人過去被人認為家庭出生不好,從小受邪黨的打擊,邪黨的甚麼組織也沒入過。後來我問他:願不願意看法輪功的書?他一口答應:「願意看」,我借給他一本《轉法輪》。他看完一遍後說:「這書太好了,我不想還給你,我要請回來,作為我們家的傳世之寶。」 我說: 「這是指導我們修煉的, 不是用來傳世的。」 我讓同修教他動作,他學了一次後, 總說他太笨了, 不想馬上學動作, 只想看書, 按書上的要求去做人。

同事D癌症晚期好了

有位教師是我的同事,稱D,是晚期鼻炎癌的患者,六、七年未吃過乾飯,七、八天拉一次大便,還得吃通便的藥,因化療耳朵也聾了,舌頭也僵了,說話口齒不清,人走到了死亡的邊緣,人到了這樣還想打牌,牌癮特大,據說輸了很多錢,孩子們氣起來恨不得要剁她的手,剁她的腳,家裏人真的拿她沒辦法。二零一二年,我從監獄回來,看她瘦的不像人形,我給她講真相,她中毒太深,還覺得別人愚昧,沒聽進去,幾年來講的人太多了,有人給她作了三退,並送給她書看,她看不進去,把書退回來了。

有一天在街上我又碰到她,我請她到我家坐坐,她不好意思推辭,就跟我來了。一坐下來我就放《風雨天地行》的光碟給她看,看完了就知道電視裏說的「自焚」、「圍攻」是假的,是謊言,再講真相就好講些。之後她看到我越來越年輕,家庭環境越來越好,我過去曾是她們學校的領導,她知道我也不傻,而她的病情在不斷加重,她產生了想煉功的念頭,找同事打聽我的電話號碼,我馬上找到她,幫她請了《轉法輪》,告訴她要用甚麼樣的心態對待修煉,她都答應了。

過幾天我去問一下,看她學的怎麼樣,她丈夫說:「天天打牌,沒怎麼看書。我聽說後繼續給她講真相,要她珍惜這機緣,實在不修就把書還給我,她不還,要再給她機會,像這樣一連搞了三、四次。最後一次她提出來:「你說有沒有人煉功身體健康了,真正把病煉好了。」 我說:「有,與你同一時間進來四個人,有三個人病好了,就你沒變化,因你沒修」。她說能不能帶我親自去問問?我說:「可以,你現在就跟我走。」

我把她帶到B那兒,現在他也上街幫助老太太賣菜。她問B你是甚麼時候看書的,原來有甚麼病,現在怎麼樣?老倆口滿懷對大法的感激,講大法的神奇,說過去長年住在醫院裏,肩不能挑手不能提,還要人照顧,現在不但可以賣菜,還能擔菜……」 這番話對她有觸動, 等我走了以後, 她又返回去找到B,「爹爹,你老跟我說實話,到底你的病是真好了,還是假好了?」 B說:「我為甚麼要騙你,你看我這樣子是真好了,還是假好了。」 她怕我們做圈套,其實怎麼可能呢?自這以後,她就下決心走入修煉,一下子師尊給她把牌癮拿掉了,她就再也不打牌了,每天在家讀幾講書,我幫她請了全套的大法書,讓同修教會她煉功動作。為了更快的提高上來,讓她到點上參加集體學法。

她一真修後,身體變化很大,現在吃飯、解手都正常,過去痛苦的症狀在逐漸消失,走起路來也很有勁,臉色也好看了。丈夫看到她的變化,她丈夫也想煉,一家人都做了三退,一家人見證了大法的神奇,萬分感恩大法。她也非常後悔,那時聽信電視的謊言,為甚麼不早學大法呢?她看了師父的各地講法後,急著要出來講真相、證實法,開始有點怕,她丈夫抱著孫子站在旁邊看著她,給她支持,第一天出去面對面發了五個真相光碟,回來後很高興,同修也鼓勵她。她現在越來越會講了,師尊給她智慧,她現在每天能退四、五個,先後也退了一百多人。去點上學法由丈夫或兒子專門接送。

D癌症晚期好了,大法的神奇,在社會上產生強烈的反響,很多人說,過去說學法輪功的愚昧,其實是我們自己愚昧。這個學校還有一位教師因癌前病變,二零零八年走進來修煉,身體變化很大,不但健康而且顯得比原來年輕,她們倆人約定要到每個同事家裏走一走,講一講大法的神奇,講講真相。

初中同學走入修煉

我有一位初中的同學,稱E,也是這個學校的老師,我每次給她講真相,勸三退,給護身符都能接受,後來我告訴她,你們學校倆個煉功癌症病好了,問她想不想看書,她說想看,我們在路上碰到的,我不想耽誤,怕他被干擾,我馬上帶她到我家,送給她書,當時她態度不是堅決要看,我知道人得法是不容易的,我勸她要把書一看到底,千萬不能中途放棄。這本書她看完一遍後,感覺很好,還想再看,我說那你就繼續看,一連看了三遍,過去常常感冒、頭疼,自看書後病都好了。

我再找到E的時候,E說她要修煉,我就幫她請了《轉法輪》、《大圓滿法》等大法書籍。她的決心可大啦,她一邊看《大圓滿法》,一邊學煉功,並把每套功有哪幾個動作都記下來了,晚上睡覺也在記這些動作。幾天下來,我讓她把動作做給我看,她幾乎都會,除了少數幾個動作不太準確,稍微糾正一下,都能連貫的做下來。她丈夫是過去教育局教育科的科長,她給丈夫講真相,她丈夫也很支持她修煉,並當面感謝我把大法介紹給她。

這個學校還有一個教師,退休後去了新加坡,給女兒帶孩子,暑期回來休假,碰到E,E告訴她這學校有好幾個人走進來煉法輪功,都覺得這功法很好,D的癌症煉好了,叫她也煉,但E現在還講不清真相,她給我打電話,我把這個同事接來,讓她看真相光碟,她馬上表示要煉法輪功,當時就請了一本《轉法輪》,現在正在看書,還沒學動作。還有幾個人在看書,修不修看緣份。當然這幾年中也有看了書,但不修的,我把書都收回來了。

幫助新學員在法上提高

後進來的這些學員,大多是身體有病,甚至是重病走進來的,在她們的修煉中會遇到很多困惑,如果不及時幫助會影響修煉。

我也經常接觸這些新學員,與她們經常交流修煉心得,那位B同修,隔一段時間就說本來病好了,怎麼又犯了,又想去住醫院,針對他的情況,我經常寫信告訴他如何在法上悟道。信讓他賣菜的老伴帶回去,他挺一挺就過了這一關,有時遇到與鄰居為地基吵架,有時遇到孩子方面的矛盾,我經常用書面的方式與他交流。

D同修告訴我說:「姐啊,我修不了,我婆婆來了十天,這十天我很少看書,就是因為婆婆沒看好孩子,導致我兒子腿被汽車壓斷了,腿殘疾了,看著我殘疾的兒子,我就恨她,這口氣忍不了」。我告訴她,任何事情都是有因緣關係的,學大法的人應該在法上看問題,不能用常人心看問題,……你改變不了他的命運,你認為婆婆對你不好,那是因為你過去世對婆婆不好,應該怪自己而不應該怪婆婆。她心結一下打開了,畢竟是修煉人,懂得了法理,馬上說:「那我應該買點東西回家看看婆婆,給婆婆道歉,並告訴她我學大法,我現在再也不怨你了,過去怨你我錯了。」我說對呀對呀,就應該這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