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你的不用爭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十二月二日】我是一九九五年初開始修煉法輪大法的老弟子,爸爸和媽媽先得法,媽媽說這不是一般的氣功,是修佛的,你也學吧!那時只有《法輪功》一本書,看了一遍書,我覺得這就是我一生要找的,真是太好了!修煉初期,我認為我甚麼都能放的下,沒有甚麼心。

1.是你的不用爭

一九九五年畢業後,親戚給我介紹對像,對方三室一廳都準備好了,父親還是當官的,我連看也沒看。九七年,我和同修結婚,丈夫有三個哥哥、一個姐姐。那時沒要一分錢財禮,婆家給了一千元錢,就簡簡單單的辦了婚事,和公婆住在一起,當時婆家有四間平房,不久公婆要買樓房,說是帶我們一起住樓房。二零零零年,樓房買了,婆婆說買的是兩室一廳,都搬上去,東西裝不下,讓我們留在平房,賣兩間平房留兩間,我沒動心。回到娘家,媽媽說咱樓上鄰居都說了你公公也不對勁,自己住樓房了,把你們扔在平房,我也沒動心,後來又一個大伯哥說,你們就搬到媽那個樓房去吧,我還是沒動心。

婆婆住樓房後,一年多就去世了。我們搬去和公公住在一起。大嫂跟我說,那個平房不能賣,將來公公要再找老伴,你們就沒地方住了,我也沒動心,房子是公公蓋的,他說賣就賣吧。房子賣了,公公又湊點錢一共拿出三萬元錢讓我做買賣,我想我是修煉人(二零零零年就被單位無理開除了),我說不能要這錢,公公看我真不要,就把錢給大伯哥拿去做買賣。

二零零二年,公公真找了一個老伴,一個大伯哥說,誰讓你搬出去,你都不能搬,要搬也是公公他們租房住。我們在一起住了一段時間,我想公公辛苦工作了一輩子,才買了這個樓房,也不容易,還是我們出去租房住,這樣,我們又搬出來住。

後來,我和丈夫都被非法關押,我回來後,看到公公躺在床上,腿摔骨折了,老伴也走了,大姑姐侍候著,說房子將來就給大姑姐了,我甚麼也沒想,我和孩子借住在大姑姐家。孩子當時只有七歲,上小學一年級,我身體被迫害的很嚴重,送孩子上學很吃力,孩子說過幾次:「媽,我爺家就是我們家,咱們搬回去住吧!」(公公住處離學校很近)我也沒多想,告訴孩子不要這麼說,你姑姑侍候你爺爺,房子就給你姑姑。

公公過生日那天,公公事先寫好了遺囑,把房子給我們,讓大姑姐、大伯哥們都簽字、按手印。丈夫回來時,公公已經過世,現在我們一家三口住在公公留給我們的房子裏。

師父說:「煉功人要把一切物質利益都看的很淡很淡,沒有任何追求,一切順其自然,這樣就會避免執著心出現,這就要看煉功人的心性如何了。心性不從根本上提高,帶有任何執著心都是修不成的。」[1]我們不爭不貪,一切順其自然,甚麼都沒失去。

2.去掉怨恨,修出慈悲

丈夫同修被非法關押後失去了工作。出去打工,時間很緊,工作又累又髒,三件事都跟不上,我很著急,幾次跟他說換個工作,他都不好意思推托。為此,我產生了怨恨心,怨他,指責他,看不上他,對他是恨鐵不成鋼。師父說:「我們要有一顆慈悲心,對待任何事情抱著一顆慈善的心,就不容易出問題了。對個人利益淡化一點,心地善良一點,你做甚麼事都會受到它的制約,所以你就不能做出壞事情來。不信你看看,你總是抱著氣呼呼的態度,總想爭一爭,鬥一鬥,那好事在你面前也會做壞了。」[1]

慢慢的我向內找,這事是去我甚麼心,情、怨恨、指責、爭鬥、高高在上等等。修煉的路不同,證悟的東西不同,證實法的方式不同。我悟到了,怨、恨、指責只能給他施加壓力,應該同情他、包容他、鼓勵他。

很長一段時間,我對母親同修說話也毫不客氣,認為母親人心多,放不下病,又是埋怨,又是指責,又是著急。一次在母親家睡醒覺,來自大穹深處的聲音意思是讓我修善,我再跟母親交流時,首先調整好心態,放淡情,把母親當作同修,說的時候,眼淚就在眼圈。隔些天再去母親家,母親說這些天你怎麼沒來,上次交流的很好。

母親今年八十歲,記得我小時候,母親給我講的多是傳統文化的東西,我們應該感恩哪!怎麼還能怨哪?怎麼不看別人的優點呢?師父說:「當我們慈悲心出來的時候,可能看到眾生都苦,看誰都苦,會出現這個問題的。」[2]我做的和師父的法還相差很遠,今後一定要在善上下功夫。

3.發神韻光盤

一次在站點發神韻光盤,三十多歲的女士,嘮了幾句家常,送她一個光盤,她高興的接受了,說了五、六遍謝謝。又來一個女士帶著一個三、四歲的女孩、拎了一大袋食品,我又送她一個,她激動的說,我也不知道你電話(意思是沒法和你聯繫),然後就從袋子裏翻東西,拿出一個燒雞,並說:「別的我都買一個,這燒雞買兩個,給你一個。」我拒絕了,我看到她明白的一面不知怎麼感謝哪。

一次去市場買菜,給同去買菜的女士一個光盤,賣菜的男士對她說快放起來吧,又對我說:「我知道,」然後,我又問柿子多少錢,他說:「買點吧,幹大事業的!」我還沒反應過來,就問:「幹甚麼大事業? 」他說:「拯救人類!」我想這個人是真明白了!

還一次,另一個市場裏買菜,我一邊裝菜一邊給賣菜的講真相,講完,他說早市上一位阿姨給我講了,還給我個護身符,我也退了。然後,又指著旁邊賣菜的小伙子說,你給他一個護身符。我就給那個小伙子一個護身符,講了真相,做了三退。眾生真是在等得救啊!

一次,和同修出去講真相,看見一中年婦女賣鵝,五十元一隻,沒想買,只是給她講真相,她說她信教不聽。第二天我和同修又出去,碰到一名男子賣鵝,三十元一隻,我買了一隻,問他要不要帶字的錢,他問甚麼帶字錢?我告訴他用這錢賣貨順,然後給勸他三退,旁邊賣日雜的也來聽,這時,來幾個人都買大鵝,賣日雜的說早已三退了,轉身的功夫,剩下三隻大鵝全買光了,賣大鵝的瞪大了眼睛,激動的說:「看,她一來,這大鵝全賣了!」我又接著跟他講三退,他用真名退出少先隊,然後他又激動的說:你這不是救我一命嗎!謝謝你!我說要謝李大師,是我們師父在救人。我又給他們幾本真相小冊子,告訴他們給親朋好友都講講,這時旁邊賣魚的也湊過來,說我是在弘揚佛法,他天天看新唐人。我真為他們得救而高興!

和同修相比,我還差的很遠,還要精進再精進!

不足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法輪功》〈第三章 修煉心性〉
[2]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