濁世中救人,我好幸福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十月三十一日】從小我就喜歡聽大人們講故事,特別是神話和預言故事。長大後心裏總想自己是否能遇到高功夫的師父。一九九八年的一天,母親拿著《轉法輪》說:「你看看吧,這是宇宙大法。」當我看完後,知道這確實是最大的法門,許多高深的東西簡單明瞭的闡述出來,使我明白了許多百思不得其解的事,對每個人都能指點迷津。

因當時覺的我上有老下有小,先以家庭事業為重。一九九九年邪黨開始鋪天蓋地的迫害大法,我的心一震,想:這麼好的功法遭到打擊,是老天開始篩金了,我要做金子,我要做真修弟子,我要立刻走進大法修煉中來。我請來了幾本大法書,同修教會了我動作,因修煉環境沒了,我只能在家煉。

沒想到體質很快變了,以前我體弱多病,經常感冒,常鬧肚子。煉功後,全好了,哪怕肚子凍的透心涼,也是舒服的,從此身心舒暢,感到特別幸福,煉這個功怎麼這麼好!我想以我的親身體會告訴遇到的每個人,煉法輪功的不是圍攻中南海,是許許多多和我一樣嘗到甜頭的人去反映真實的情況,他們不會搞政治的。

闖關

我通過自身的變化來告訴人們:法輪功是很好的。可二零零一年天安門自焚騙局,世人被毒害的更深了,知道共產黨的運動又來了。全家人都開始為我擔心,他們要我放棄修煉。

一天晚上,父母說:你沒在煉功點煉過,別人都不知道你在煉,現在管緊了,你甭再跟別人提法輪功了。我說:「我已經是有分辨能力的人了,甚麼好、甚麼錯我是知道的,這功是叫人做好人的,你們叫我放棄我真的不能呀!難道我對你們不孝順嗎?」他們急了,逼著我說『不煉了』這句話。我感到空氣都窒息了,心裏難受到極點,我不能頂撞他們。我淚流滿面。最後父母冷冷地說:「你走吧」。我真不想讓疼愛我的父母傷心。一出屋門我就毫無保護自己的意識面朝大地摔了下去,想找一些痛苦,但身體哪也不痛,就像一隻手往那輕輕一放,父親扶起我,額頭上只是有些痛苦,我體會到師尊的呵護。

第二天晚上,我做了一個清晰的夢,夢中母親攔阻我說:「你說不煉了。」我不能頂撞,在心裏默念起發正念口訣,才念一遍,她說:「你又念了。」扭頭就走了。隨後就看到一群爛鬼也走了。

大概我走正了這第一步,在以後的修煉路上走的比較順,以後父母不怎麼管了。可妻子開始用各種方式逼我放棄,我當時想到師父在《轉法輪》中講的業力轉化的理,我想是為讓我提高心性的。可是四、五年過去了,妻子變得越來越恨我,還燒了一本大法的書,我開始有點怨她了,心想,她是不是魔投胎來的,我盡最大努力做好一切,可她還不滿意。心裏想:讓她做事還不如我做的好呢,於是各做各的事,互不說話。

可有一天,颳風了,我去關窗戶卻把手指尖擠了一下,幾天後疼掉了一個指甲。我想:我每天都在做三件事,可還有這災難,而有的同修被車撞了甚麼事都沒有。我才開始向內找,才知道有怨恨妻子這顆心。妻子吃苦耐勞,平時也很好。後來她再怎麼鬧彆扭,我就不看現在的對與錯,只想她以前的好,妻子的火一會兒就沒了,再也不會像以前一樣十來天都在嘔氣。師父早就要求我們向內找,可現在我才悟到。我還把妻子當成魔,這一關過的好苦。

而此時,我的妻子在師父慈悲的安排下已是我的同修了。十來年對立的妻子能走進大法真是讓人感慨,像做夢一樣。幾年來,關難都在大法的指導下、師父的保護下走過來。回頭看,這些關難甚麼也不是,只使自己提高了心性。感謝慈悲的師父,感謝身邊的每一個人。

講真相

說實在的,走到現在我的怕心、顧慮心也時時冒。但走出去後越講怕心越弱,最後感到能量通透全身,想和每個人講。這些年的感悟:要想講好真相,必須學好法、煉好功,沒有法做指導甚麼也做不好。只學法不煉功,本體改變不明顯,能量也會受阻。只有學好法、煉好功,心性不斷的提高才能做好。

記得第一次是跟一個讀書人講,當時怕心、顧慮心也很重,我在心裏堅定信念,無論怎樣一定開口講,當講出口時,感到自己的語氣平和有點詩意,心態神聖,講話流暢明瞭。跟平時和人搭話大不一樣。當我說道「緣」時他突然問:「甚麼是緣?」要是平時真不知費多大勁講:「緣嗎?就像歌中唱到百年修得同船渡、千年修得共枕眠。」現在的人真不好救,只有順著他們的執著去講、效果才好。對於中老年人懷舊,我就說現在的一切和過去比都不正常了。很自然的提到災難必會出現,只有三退保平安。有意見的會說:「現在有吃有穿,誰給錢信誰」。我說:「是整個世界科技發展了,沒有共產黨十年浩劫。要不是它的壓迫,我們聰明的中國人一定使國家發展得賽過歐美。共產黨調控著百姓的血汗錢,他們都把錢拿到國外去了。咱不能再給它們墊背了,快退出來保咱自己的命」。或用古代預言、近代預言、還有我家族中發生的故事,告訴他們世上真有高人。他們一直指點社會現象、家庭或個人將要發生的事。而現在最大的預言是:天滅中共,三退保平安,快點相信退了吧,石頭都說話了。

對青年,就用《轉法輪》中提到的現在科學來破除他們的無神論。告訴他們快順天意,三退保平安吧。有些無理取鬧的人,我就和他們開玩笑。讓世人明白,修煉的人不像古代出家人那樣拘謹,他們聰明理智可別小瞧啊。現在人特別自我,有時有意難為他們一下,他們可能心裏振動、會去思考。記得我用電動車馱精明的老闆拿貨。我說:「坐的專車你的貨可得便宜點」。她說:「你的車哪如轎車安穩?」我說那你下車坐那轎車吧。正在途中她不好回答,我說:「開玩笑的,我是修煉人不佔便宜。我有件大事要告訴你。」她很快的三退了,並拿走了真相小冊子。小孩們純真,直接告訴他們禽流感等災禍,他們很快退出少先隊。

有時我懶惰了,不走出去講,師父就會在夢中點化我,常常在夢中做三退。記得有一次夢到,只有我家的麥田沒收割,而有人告訴我明天就下雨了,這怎麼辦呢?我一下急醒了。我知道是點化我許多和我有緣的眾生還沒得救呢。第二天路面上的凍雨很光滑,可我一上午勸退了十一人。

我這一粒子不知費了師父多少心血,從小到大,師父都在看管著我,我聽到那麼多故事是為了讓在今天給世人們講好真相。師父一直給我鋪上天的路,在最後的這段時間裏做好三件事不負師恩。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