助師父正法 兌現史前願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十月二十三日】我今年七十一歲,於一九九六年有幸開始修煉法輪大法。先前體弱多病──心臟病、鼻炎,生孩子無人照顧做下的腰腿疼很嚴重,兩腳不能著涼水,一著涼水就腿疼得睡不著覺,腳都沒處擱。醫生說,你這病得好好治療,不然就會造成下肢癱瘓。

那時我甚麼氣功也不信,可不知為甚麼,一聽說「法輪功」三個字,就不由自主地去一學員家看師父講法錄像。看著看著就入了迷,感覺師父講出的話不是一般人能講得了的,太好了。當晚回家,睡覺前就看見頭頂上空有一個大法輪在旋轉,當時以為人人都能看得到,也就沒覺著奇怪。聽完師父九講法,我知道了人生的真正目地,從此走上返本歸真的修煉之路。隨著不斷學法煉功,我那些病不知不覺全好了,青春煥發,那無病一身輕的感覺從未有過,心裏甭提有多高興了。

師尊護 越過道道坎

正當我沐浴在大法中,身心受益,不斷昇華的時候,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江澤民流氓集團瘋狂迫害法輪功,栽贓陷害的謊言鋪天蓋地而來。怎麼辦?作為一個大法弟子在大法中受益無窮,豈能聽信邪惡那一套,我一定要聽師父的。單位五個支部成員把我叫去說:上邊不讓煉法輪功了,如果你再煉,就把我們都撤了,不叫幹了,沒地方吃飯去了,你說怎麼辦?我想這不是去我的情嗎?就對他們說:中國煉法輪功的那麼多,要撤先撤江澤民,不能撤你們。他們無話可說,只好各自回家了。

一九九九年九月,外地同修傳來一盤錄音帶,結果被鄰市的警察發現了,查來查去,查到我這裏來。警察到我家說:某某說是從你這裏傳出去的,是誰傳給你的?你只要說出來,就與你無關了。我想我不能說,不能再把其他同修牽扯進來,就到我這裏為止。無論他們怎麼問,就是一句話:不知道她是從哪裏拿去的。他們知道再問也無用,就給自己下台階說:不用再追了,追到最後就追到她師父那裏去了。就這樣,他們一無所獲,都走了。

二零零一年十一月的一天,鄰區政保科的人到我家問:那兩個人(同修)到你家裏幹甚麼?我說:不知道,我要到他家去我知道幹甚麼,他們到我家來幹甚麼我不知道。就在這時,我所在區政保科副科長也帶著幾個人來了,看到鄰區政保科的人未經他們允許就擅自闖到這裏來,很氣憤,說他們這是越權。說著說著他們雙方就吵起來了,最後吵著離開了我家,也不再問我甚麼了。

我明白,這是慈悲的師父給我化解了魔難。

同攜手 一起登歸途

我家房子比較寬敞,早先老伴和我一起修煉,做我們該做的事,同修們有甚麼事,來往很方便。老伴走後,就我一個人,孩子們要我到他們家去住,好照顧我。我知道去了就失去了這個環境,就沒去。這時候,同修們打破邪惡殘酷迫害下的長期間隔,開始組織學法小組。與同修商量後,學法小組很快就在我家建立起來。我們主要通讀《轉法輪》,兼學師父其他講法。學法時,我要求同修先洗手,保持腰直頸正,敬師敬法。因為這是師父給我們留下的修煉形式,在這方面走正了,同修的心性也上得很快。在法理上明晰了,許多事情也知道怎麼做了。時間一長,來我家學法的人越來越多,我就與大家商量,把一些同修分出去,在合適的地方建立新的學法小組。學法小組漸漸多起來,同修只要願意,都能就近參加小組學法。

學法小組新走出來的學員多,碰到甚麼問題時,我就找幾個同修去交流。農村的同修少,既缺乏真相資料,也缺乏交流環境,我就約幾個同修不定期的到農村去。一般是下午去,給他們帶去需要的大法書、新經文和真相資料,與他們在法上交流,幫他們在法上提高認識。他們需要甚麼,安排同修儘快送來。晚上回去,一路發著真相小冊子、光盤、護身符,隨機掛條幅,遇到有緣人就勸「三退」。

鄉下有的同修出現病業狀態過不去關時,就先送到我這裏來,我再與同修商量,轉移到僻靜安全的同修處,一起學法交流發正念,幫其走出困境。也有在鄉下受到警察騷擾、處境危險的同修,為避免邪惡迫害被家人送到我家來,我再安排到更安全的地方去。

一些被迫害的妻離子散、流離失所的中青年同修,我把他們視為自己的親人、自己的孩子,心疼他們。叫他們遇到難處就到我這裏來,衣食住行,缺甚麼就給他們解決甚麼。後來就把家裏的鑰匙給他們一把,這樣,他們不管甚麼時候來,我在不在家,都能進了門。在這裏洗澡、換洗衣服,靜心學法,就像到了自己溫暖的家。

救世人 不懼風和雨

在法中我們知道,助師正法救度眾生是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神聖使命,是每一個大法徒必須要做到的。我先從身邊的親朋好友做起,給他們講真相、「勸三退」,孩子們從我身上見證了大法的超常與神奇,因此,他們都相信大法好,也都退出了邪黨組織。我做三件事,他們從來不反對,即使我和老伴早期經常被警察騷擾、抄家、拘留、罰款甚至被非法勞教,他們也從不埋怨,始終給我們提供方便,兒媳婦有空時還幫我做真相材料。

兒子開辦的公司裏有幾十號人,每到年底,我們做的弘揚神傳文化的對聯、真相掛曆、台曆和一些真相資料,每人一份發給他們,他們都很珍惜,許多人都得救了。兒子也知道人生在世,要做個好人,能夠拾金不昧,將鉅款送還失主,得了福報。有一次他的客車從省城歸來,路遇不測,車撞爛了,人卻無恙。而且他們的生意都很紅火,生活富足,甚麼都不用我操心。

我出家門,從不空手,隨機講真相、勸「三退」,發真相資料。特別是晚上,到同修家去,回來時走著,一路發真相小冊子、貼不乾膠,一點兒也不覺累。

那年臘月二十九,一同修家中還有很多真相資料,問我怎麼辦,我第一念就是不能讓它們在家裏過年,得讓它們發揮作用。於是我就把真相資料帶到我家另一處房子的儲藏室。當時家裏有六個多月大的小孫子,丈夫偏癱在床上躺著,我沒想有多難,就想必須讓世人在過年期間能看到這真相資料。就在這時,來了一個年輕同修,說:姨,我們要真相資料。我就把資料給了他一半,可不一會他又回來了,把另一半也帶走了。大年初一有位常人見到我說:你們法輪功可真神,家家都給送來了小本子,讓我們知道了善惡有報的道理。

二零一三年「五一三世界法輪大法日」前夕,好多同修要去掛大法真相條幅。有的說:你年齡大就別去了。我想救人是每個大法弟子的責任,年齡大小都是師父的弟子,這麼好的機會我怎能錯過呢?你不讓我去,我找人去。晚上我們幾個帶上條幅上路了,等到遛馬路、逛公園的人少了,就開始往樹上掛。條幅好像很聽話,都順利的掛了上去。

二零一四年的「五一三世界法輪大法日」到來之際,我市同修又組織了一次掛大法真相橫幅的活動。這次也沒打算叫我們這些老年大法弟子參加。我知道後,就叫上幾位同修(其中兩位已八十多歲)開著車一同去掛。這天夜裏刮著風、下著雨,正好給了我們一個安全掛橫幅的機會。掛完後,雖然每個人都被雨淋的濕漉漉的,但是每個人的心裏卻是樂滋滋的。由於同修分幾路同時做,一夜之間,大法真相橫幅遍布城鄉,震驚了邪惡,振奮了市民。

回想起來,這樣的例子還有很多。但我知道,都是師父給鋪墊好了,就看我們能不能正念正行了,能夠正念正行,師父就會讓我們看到意想不到的奇蹟。

花開豔 兌現史前願

隨著大量的學法,我知道正法進程是有序的、也是很快的。只有緊跟師父正法進程,才能完成我們的史前大願。在這過程中,大型資料點被家庭資料點所取代,我這個老太太怎麼辦?我恨自己太笨,不會做事,難道我不能幹點力所能及的事情嗎?

我上學不多,電腦打字一點也不會。後來從《明慧週刊》上看到不識字的農村老年人能拿鼠標,做資料。我想我比她還年輕,她能行我也肯定能行。我就讓同修幫我買了一台電腦,在小孫子的幫助下,學會了開機、關機、上網、下載等。然後我就想,要有個打印機多好啊。結果第二天就有同修送來一台打印機,說是放在他那兒不安全,放到你這裏吧。我想正好給我用,謝謝師父。後來我又買了刻錄機,學會了刻光盤。就這樣開始做我該做的事,基本保證附近同修講真相用。再後來,我又增加了兩台打印機,一是短時間內可以多做些資料,二是那些年輕的同修,自家沒有條件做資料的,可以隨時到我這裏來做,這樣能夠充份利用我這的空間和設備,使我家這朵小花開得更加豔麗。

由於我一直在做證實大法的事,心情舒暢;學法煉功跟得上,精力充沛。同修要甚麼資料,我連夜能做出來,有時睡覺很少,甚至不睡也不睏。我活的越來越年輕,人人見我都說不像七十多歲的人。

我有兩個兒子一個女兒,他們都很孝順,都支持大法。因此家庭和睦,生意興隆,事事順心,真是一人修煉,全家受益。這都是大法給我們帶來的福份,都是師父慈悲苦度的結果。在此叩拜師父,請師父放心,弟子一定要精進實修,緊跟師父正法進程,做好三件事,完成自己的史前大願,跟師父回家。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