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除人的觀念 找回真正的自己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九月十二日】

尊敬、偉大的師尊好!
各位同修好!

在我二十年的修煉過程中,一個內心的疑問一直伴隨著我,修煉到底是怎麼回事?怎樣才能去除人的千百年來骨子裏形成的人的殼?我希望在不斷的學法修煉中找到答案,也希望在修煉中真正能夠證實大法的美好。

我是一九九五年七月在大陸得法開始修煉的,一九九七年九月來到英國。在國內兩年和平環境的修煉中,每天四至五個小時煉功學法,克服雙盤的疼痛使我體會到吃苦是修煉的一部份。那段時間是打基礎的時間,和國內大法弟子在一起的修煉經歷讓我知道,為了大法修煉國內大法弟子不畏吃苦和捨盡的那種狀態和境界。

到了海外後,很快我在所在大學申請了法輪功協會並建立了免費教功點,從此我在海外修煉和證實法的過程開始了。一九九八年在德國法蘭克福,我有幸現場聆聽師父的講法,師父發出的巨大能量把我頭腦中人的思維繫統給炸開了,從此我明白了,原來人的思維就是修煉人最終要破除的那個骨子裏的殼。「修在自己,功在師父。」[1]在我海外十八年的修煉中,師父的慈悲和點化使我對大法和修煉的認識一步步加深。

從去執著到去除觀念

在我十歲的時候,和我相差四歲的弟弟不幸溺水身亡。那件事對我的心靈造成很大的影響,主要是對生命的無常和不確定使我對人生抱著悲觀的態度,這也是促成我在青少年時就開始尋找人生的意義和修煉的途徑。修煉大法後,本來對人生很多事情看得淡,並沒有太多執著阻擋自己的修煉,但我發現情關是我一個難去的執著。

有一次情關沒過好,心情特別沮喪。我心裏對師父說,修煉好幾年了,情關還是反覆,如何是好?是不是自己修煉的很差啊?帶著這樣懊惱的心情進入了夢鄉。在夢境中,我走近一處綠草如茵的花園,突然,我的身體變的輕如羽翼,慢慢的向上飛起來了。在飛的過程中,我覺的那種包裹我身體的一層情的微觀物質脫掉了,我能感受到我被聖潔和溫暖的能量所包圍,人的思想離我遠去,我知道它在哪個地方存在,可是我可以不進入它。最終我來到一個地方,一個西方面孔的神看著我,他的肩上一邊一個站著兩個漂亮的像三至四歲西方孩子般模樣的帶著翅膀的天使,衝著我微笑。

我的夢醒了,可是夢境卻清晰異常。我知道師父通過夢境在點化我。情是一種物質,通過修煉是可以去掉的。人的思想也是可以擺脫的,神是沒有人的思維的。

感謝師父的慈悲點化,這使我常常在後面的修煉中,不斷檢討我的思想狀態,反省還有多少人的思想沒有修去。

在不斷的學法中,我理解到,每一個執著都是一種物質,而每個執著又附在一個人的觀念上。去掉人的觀念對修煉人尤為重要,它就像樹的根,而執著只是地面上的枝杈。

隨著正法進程的推進,自己在二零零一年開始承擔講真相媒體的協調和編輯工作。從二零零一年到二零零九年八年間,由於自己白天有大學的科研工作,媒體的工作只能晚上做,每天都工作到很晚。有一天,工作到凌晨三至四點多鐘,終於完成了稿件,當時已經睏的半睡半醒。關上電腦,勉強走到樓上,人還沒到床邊,全身重重地就撲到床上。然而那一剎那,我感到自己像火箭一樣衝向天邊。

二零零九年,我作為大紀元歐洲神韻報導的協調人和主要記者,在歐洲跟隨神韻演出一個月做報導,每天晝夜顛倒的寫作,生活的不規律和採訪的緊張壓力,整個行程一直處在消業狀態,第一次體會到咳嗽可以震的骨頭都痛,有時一個不斷的咳嗽會有窒息的感覺;睡覺時胸骨隱隱作痛,難以入眠。我知道邪惡在干擾,每天堅持煉功和發正念。好在採訪時,一切正常,消業狀態常常在採訪之後出現。

在歐洲採訪還有一個星期時,因為消業不適,第一次產生是不是提前回去休息想法。可是轉念一想,我是算最有經驗的記者之一,我提前離開,肯定會影響到整個採訪質量和安排。我心想一定堅持到底。一個月的採訪終於圓滿完成了,我回到了家裏,心想這回可以好好休息一下,恢復恢復。妻子看到我的消業狀態,也勸我好好休息一下。這時候,英國的神韻推廣在愛丁堡還在進行,我接到神韻協調人的電子郵件,希望我能到愛丁堡呆一段,幫助協調一些工作。我雖然仍處在消業和難受中,但想到神韻推廣的需要,沒猶豫就答應了儘快動身。 妻子聽說後,覺的我應該再休息一段,畢竟身體還在消業中。我說沒關係。現在那邊神韻推廣需要我去,一切以救人為重。到了愛丁堡後,每天頭重腳輕,每天睡覺時,胸骨隱隱作痛,我也沒告訴任何人,做著該做的事。當神韻到來時,身體的消業狀況也消失了。我發現在身體消業時,不在思想中產生「病」的觀念會幫助突破消業狀態。

在我修煉的這些年,一直提醒自己不能放鬆學法和煉功。學法是每天清理和純淨思想的必修課,而功法也是修煉的重要部份,作為大法弟子,不能因為安逸心而忽視大法整體的一部份。

去年聖誕節的清晨五點多鐘,我來到煉功點。或許是節日,只有我一個人來到那裏,我感到內心祥和和靜謐。隨著功法的音樂,我的身心沉浸在大法的音樂中。抱輪時,我感到一片空明澄澈,沒有雜念,也沒有思維,也感覺不到身體,但我能感到真正的我在隱約浮現。

返本歸真 去除所有觀念

十八年的海外正法修煉,稍縱即逝。回首走過的歷程,感謝師尊的無量慈悲與呵護,使我在經歷數不清的魔難和考驗後,人的觀念一個一個逐漸去掉。我經常在發正念時,可以跟剛才工作時的人的思想完全隔開,好像前一秒的事情沒有發生。

一次在夢中,我和一群大法弟子在一個高層空間中靜靜打坐,思維中傳來一個信息:法正人間開始了。人類的空間顯示的是雷鳴電閃,風雨交加。大約十至二十分鐘後。雷鳴電閃和風雨結束了,一個信息從意念中傳來,法正人間結束了。在我們一起打坐的大法弟子中,一些人因為擔心家人是否存留而想往下面的人類空間看。當那種念頭剛冒出來,沒等看時,這個人就瞬間消失了。我看到,接連不斷有人在掉下去。我著急了,大喊出:別往下看。這一聲大喊把我從夢中驚醒,我回想著那清晰的一幕,體會到師父在點化我:人心和觀念在大法弟子的頭腦中是不能存留的,任何沒修去的人心都會在最後時刻把你拽下去。

最近幾年,因為承擔了更多的協調工作,時間上愈來愈捉襟見肘,而修煉的要求越來越高,自己常常覺的好難,也經常求師父加持和幫助。在做媒體的後些年,我經歷了很多內部的各種考驗和磨難;但是,無論再覺的難,每天走在去辦公室的路上,總會升起媒體救人,每天走在正法的路上的幸福感。在面對似乎不斷的壓力和考驗中,我經常把每天當作正法的最後一天來珍惜和突破的動力。最近幾個月,每天早晨的煉功時,很快會進入到一片虛空中,思想、身體都沒有、只有我與虛空同在。我明白了旋法至虛那是一層真實的境界。

正法進程一日千里,每一天的考驗和魔難都是提升的機會。我常常感到:我的學法還不夠,人心也會不時會有。特別是作為協調人,我的好多常人的管理知識很欠缺,一些常人形成的習慣還沒改掉。但我只能要求自己,盡最大努力,在修煉上能更加精進,在學習媒體的知識上再刻苦一些。希望能不辜負師父對我的慈悲與呵護,能夠圓滿完成自己作為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使命與責任。

謝謝師父!
謝謝同修!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二零一五年英國法輪大法修煉心得交流會發言稿)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