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相小冊子讓我走入修煉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十一月十七日】我弟媳婦二零零三年得了尿毒症,並到了晚期,醫院已不給治療,只能回家等死。我看到法輪功學員給我家門上塞的真相小冊子裏面寫的故事:得了癌症的人,煉法輪功都煉好了。我就對弟媳說:「你也找老家的法輪功學煉吧,咱就死馬當活馬醫吧!」這樣弟媳開始修煉了法輪功。半年多時間,她的身體好了。

我回老家時,在弟媳那兒第一次看到了那無比珍貴的寶書《轉法輪》,才知道法輪功不只是祛病健身的,而是真正的佛法修煉。我當時要得法想修煉的心非常的強,現在都無法用語言形容。

因為中共迫害的原因,當時《轉法輪》書奇缺,弟媳的書都是當地老學員借給她的。我回到家想找原來單位煉法輪功的同事,可根本找不到。後來聽鄰居說離我家不遠有個煉法輪功的,被抄家勞教,剛從勞教所回來,我就迫不及待的去找她借《轉法輪》,還鬧了場誤會,她把我當成了街道居委會的人。

這樣,在二零零四年九月我從她那兒借到了一本《轉法輪》。

信師信法,走好走正修煉的路

手捧《轉法輪》如獲至寶,我用了兩天時間認真的看完了一遍,當讀到第八講「誰煉功誰得功」一節,師父說:「這麼好的功法,我們今天給你拿出來了,我已經捧給你了,送到你家門口來了。這就看你能不能修,能不能行。」[1]看到這我忍不住哭出聲來,在心裏喊:「這麼好的師父,這麼好的法,我為甚麼就不早得法呀?我得法晚了,我一定要努力,別人走,我必須得跑。」

我看到一篇文章說有一個小弟子在另外空間看到師父收一個弟子就得喝一碗毒藥,如果這個弟子不精進,師父就得喝更多。我的眼淚一下湧出來了。我在心裏發誓:我一定要精進,決不讓師父替我多喝毒藥。在以後修煉的路上,時有不精進、懈怠的時候,一想到師父因自己不爭氣,就要替自己承受那麼多,就沒有吃不了的苦、過不去的關。

有一次大年剛過,下了一層小雪,早上我剛一出樓門口就滑倒摔了一跤,一下把右手臂摔成了粉碎性骨折,我馬上爬起來用左手托起右小臂,右小臂就像軟麵條一樣,都聽到骨頭「嘩啦」響。我當時慌了神,心想趕快找接骨的看看吧。轉念一想:我是修煉人,怎麼能叫常人給看呢?這不是無緣無故的,肯定自己哪兒做錯了,回家向內找吧。

我上了樓,這時整個胳膊都腫起來了。我往盆裏倒了點熱水,想用毛巾敷敷,可一想這不是常人的辦法嗎?不用!我坐下來求師父:「師父,弟子肯定是哪兒做錯了,求師父救救我吧,我哪兒做的不好,我在法中歸正自己,絕不讓舊勢力鑽空子迫害我。」

這時一位同修來了電話,我告訴了她我摔跤的事,她就和另外兩同修一起來我家,和我在法上切磋,讓我加強正念,一起鼓勵我。我兒子回來一看我這樣,馬上要送我上醫院去,我說沒事不去,他說不去也得先用木板把胳膊先架起來,我說不用,兒子很生氣的說:「傷筋動骨一百天,你就這樣要能好了,我就服了法輪功了。」我堅持用左手發正念,煉不了動功,我就煉靜功打坐,堅持用左手做飯、做家務,甚麼活兒也不誤,二十八天全好了。我家人都見證了大法的神奇。

二零一四年三月二日下午,只有我和小孫子在家,突然我一下子身體從頭到左腳、左半身疼痛難忍,好像不能動了,話也說不清了,心想:給兒子打電話吧,要不小孫子怎麼辦。可馬上想到這是人念,否定它!我忍著劇痛單盤坐下來發正念:我是李洪志師父的弟子,誰也不配用病業的假相來迫害我。我哪兒做錯了我會在法中歸正自己,我有師父在管,我會從新做好的。當時的痛苦是無法用語言形容的,全身出的冷汗像洗了澡似的,大約過了四十分鐘,一切恢復正常。

精進實修,三件事都做好

我得法晚,沒有趕上一九九九年七二零那場血雨腥風的邪惡迫害,但是大法弟子們感天動地、用生命證實法、維護法的壯舉,一直激勵著我。我從內心感激這些同修們,為我們後得法的弟子鋪墊的這條修煉路和開創的修煉環境。所以我用法的標準嚴格要求自己,努力做好三件事。除每天學一~二個小時法,開始背法,從背《論語》、《洪吟》開始,慢慢開始背《轉法輪》。從每天背誦一小段到兩小段,再到一個小標題,慢慢的背一講,到現在已背了一百多遍,都快兩百遍了。每背一遍都有新的領悟,法理也會給我不同層次的展現,非常美妙,無法言表。

我主動做證實大法的事,做《九評》、護身符、刻光盤、晚上獨自出去貼不乾膠、掛條幅、寫真相標語、發真相小冊子。後來悟到:應該真正走出來面對面向世人講真相,救度更多的眾生。剛出去講真相時,由於正念不足、有怕心,不敢在本小區附近講,只針對一些老年婦女、進城打工人員講。通過學習師父新經文悟到:只要是能跟自己接觸認識的人,就是有緣人,更是應該救度的對像。所以在後來,小區賣菜的、賣雞蛋的、家裏來安空調的、送水的、小區打掃衛生的、小區的商店鋪的人,我都講了真相,並做了「三退」,後來走遍了所在城市的大街小巷。

我認為講清真相重在一個「清」字上,只有把真相講清了,才能真正的救了人。

我給一個區人大退休幹部講真相,他說:「法輪功給你開工資還是共產黨給你開工資?法輪功參與政治要打倒共產黨,共產黨才鎮壓他,你是『端起碗來吃肉,放下筷子罵娘──不識好歹』,你回去該幹啥幹啥吧。」說完起身走了。我回家後認認真真看了三遍《九評共產黨》,不但清除了自身共產邪靈的毒素,而且在以後的講清真相中效果非常好。

我是曾在一個大型國企上班,調動了多次工作,在二級廠礦機關不同的部門工作過,接觸的人較多。同修們反映:這些單位的離退休人員受邪黨毒害很深、很頑固,認為共產邪黨給他很高的退休費養活他,很難接受真相。我想:為甚麼讓我在這個企業工作,還在離退休部門呆過,這不是讓我來給他們講真相的?一開始他們很難接受說:你為甚麼拿著共產黨的錢而為法輪功說話呢?你也就碰上我們了,換個人就把你舉報了。我不著急、不氣餒,我就給他們講:法輪功是甚麼,共產黨是甚麼,共產黨為甚麼迫害法輪功(其實都是《九評》的內容),從四二五和平上訪講到「藏字石」,從預言講到天象變化。講到拿退休金就得感謝共產黨時,我說:「你拿退休費是你的勞動所得,共產黨的外國祖師爺馬克思的『資本論』都說工資是剩餘價值。甚麼是剩餘價值?比如你在實際工作中為社會創造了一百元的價值,而你的工資還不足十元,那九十多元都養了共產黨的大、小貪官了。為甚麼沒有在單位上班的人共產黨不給開一分錢?其實每個有勞動能力的人都為這個社會和國家創造了不同的價值,所創造的價值都遠遠超過了個人的所得。」

通過這樣認真的講清真相,絕大多數的人都能明白、接受,都能「三退」並認同法輪功。現在本企業凡是我接觸過的人,不管是離退休的還是在職的我都給講了真相、做了「三退」。某單位一名退休的保衛科長,以前有同修給他講真相,他把同修給轟走了。後來我給他講清楚了,他接受了真相,做了「三退」,還拿了本《九評共產黨》回家看。

這幾年面對面向世人講清真相的過程,也是自己實修的過程,修去了各種人的觀念、執著心、怕心、自我的心、惰性。其中的酸甜苦辣只有自己知道。在這期間也遇到過大街上喊警察要舉報的,但都在師父的慈悲呵護下化險為夷。看似是我們在講清真相、救度世人,其實一切都是師父在做,而師父卻把威德給了我們。我們沒有任何理由和藉口,不把講清真相這件事情做好。

層次有限,不當之處,敬請同修慈悲指正。


註﹕
[1]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