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人其樂融融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十一月二十九日】在一九九八年的氣功熱高潮中,我看到媽媽煉抱輪,我感覺非常好,就開始煉法輪功了。那時我患有腱鞘炎病,後背右半部腫塊不消,右胳膊、右腿都疼,住三年院也沒好。煉法輪功兩個月,我的病一掃而光,我去姐姐家,高興的說:「我的病好了,我煉法輪功煉好了!」姐姐看到我的變化也喜得大法了。

救人其樂融融

迫害初期,我多次在夢中飛,但都飛不高,我心裏很苦,淚流滿面。一次在夢中:在回家的路上,我的兩個孩子丟了,我拼命的喊,末班車馬上就開了,我也沒找到孩子,我坐在車轂轤前用盡全身力氣擋著不讓車開,我還拿著棒子拼命拍打,喊著我的孩子,為了孩子我可以付出一切。

醒來後我看到自己對情的執著,嚇了一跳。我對師父說:「師尊啊!弟子一定好好修,在救人中達到標準,跟師父回家!」

我找到同修交流,商量怎樣去掉情和怕心救世人,同修拿來一些真相不乾膠,第一次由於害怕,我圍著住宅樓走了大半圈才粘了一張,第二次粘了三張,後來十張、百張、更多都敢做了。

到了二零零二年,同修們比較成熟了。一天晚上我和同修挨家發真相資料,那天下雨,各路口都有警車,我倆向同一方向走去,同修在前我在後,一個警察拿著大電筒離我一大步遠,電筒照在我倆背後,我心裏喊師父快用大手擋住,就見警察掉頭朝反方向走了。有驚無險,我調整心態繼續發資料,等我回來時,同修說:「我求師父用手擋著別讓警察看見。」我倆配合默契,連向師父的請求都一樣。

二零零三年,真相資料越來越豐富,單張、小冊子、光盤、條幅等。我倆去農村挨家挨戶發資料,帶的資料多一天發不完,就把資料藏到山裏草叢中,第二天接著發,晚上住到農村的親戚家裏。

有一次,我和同修到一百里外的同修老家發資料,到那已是下午四、五點鐘,因資料多,她親戚不煉功就沒到她親戚家住。烈日炎炎,我倆汗流浹背,就走到玉米地裏乘涼、背法,晚上七點去挨戶發真相資料,夜深了,沒燈又沒月亮,有時門前站一個人,一不注意就送到村民懷裏,村民問:「幹甚麼的?」同修說:「救人的!」村民沒吱聲接過資料。有時往門上放,看見門前站一個人,我們邊發正念邊做也沒事。村裏的狗離老遠就叫,到跟前,我說:「我們是救人的,你別叫!」它真的不叫了,真的是師父悄然而護,謝謝師父!

夏天,草長的很茂盛,晚上漆黑一片,道路不熟,深一腳淺一腳的,不小心踩到水溝裏,我倆濺的滿身泥水,只好用體溫把衣服烘乾,回來時換一套乾淨衣服。走到哪正念發到哪。從晚七點到第二天早五點,一夜走了二十多里,家家戶戶、街道、公路兩旁、樹上、電線桿上到處是真相資料,震動了鄉政府。「還師父清白!」、「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世界需要真善忍!」等條幅迎風飄揚。過後村民說:「來了一大車人,有二十多呢!」十多年來,我和同修們快樂的走在助師正法的修煉路上。

警察說「天方夜譚」的事我們辦到了

二零零五年十月,我和同修們交流,決定去黑窩營救被迫害的同修。

我們幾名同修及同修家屬同時發出強大的正念。剛下車就和黑窩頭目打個照面,他問:「你們要幹甚麼?」我們說:「接人回家!」那頭目瞅瞅我們說:「還有好幾年呢!你們現在接人,簡直是天方夜譚!」他沒理我們走了。那天下著小雨,師父加持我們在門外給門衛講真相,我還給身邊的人講真相。過了好半天,門衛說:「進來避避雨吧!」我們見到誰都講真相,並讓他們幫助說好話放人,他們明白了真相,整個院子祥和了。我們和那個頭目談放人之事,他讓找國保、檢察院。我們說:「法輪功沒犯法,同修就煉煉功,不是犯人,我們的人在這就在這要人,同修冤枉,你們放人吧!」經過一場場激烈的正邪大戰,他們同意放人,需要辦手續,讓我們回家等。我們回來後,大家都行動起來,寫信的,上網的,海內外同修整體配合打電話,二十多天,同修堂堂正正回家。在此謝謝海外同修!

在黑窩裏救度警察

一次,我把神韻光盤發給了國保警察說:「您好!送您一個神韻光盤,弘揚中國傳統文化,回去好好看!」他一把抓住我的手給巡警打電話,不到兩分鐘警車來了,我不配合,兩個警察把我抬上車,車開的很快。我發正念,平和的給他們講真相:「你們好!見面就是緣,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退黨退團退隊保平安,從王立軍講到薄熙來,幾分鐘到了公安分局。我想:我是大法弟子,是救人的,誰迫害我誰是罪,我有漏我在法中歸正有師父管,你們說了不算!下車後,我發出強大的正念。

警察讓我進去我不進,他們把我拖進屋,我抱定一念:全盤否定舊勢力安排。警察問我姓啥叫啥,我一概不答,不停的講真相。我覺得平時還得注意安全,不能敞開心扉講真相,既然來了,我就堂堂正正的講。我看見誰都熱情的打招呼、講真相,同時單手立掌,心裏發正念我要出去救人。有兩個警察當時三退了。

一國保警察拿一張表要登記,我不配合,他自己在表上寫擾亂甚麼,我一看馬上對他說:「憲法規定信仰自由、言論自由、出版自由,法輪功是救人的佛法,神韻光盤演的是傳統文化,是憲法保護的,受人尊敬的,你看就會喜歡,不看給我拿回來,這算甚麼罪呀?我還講了王立軍扮女裝逃到成都美國領事館,揭露薄熙來,這些人迫害法輪功還有其它種種罪行,他們的罪惡滔天紛紛遭報,退黨團隊保平安。講政法委書記周永康被抓,「610」頭子李東生落馬,十八大期間三個月,高層政法委、「610」、公檢法司就有433人遭惡報,善惡有報是天理。

我說:江澤民的密令不是法律,兩高不是立法機關,它的文件沒有法律效力。

他又要在表上寫×教。我警告他:「你不要執法犯法,公務員法九章五十四條規定:執行明顯違法犯罪條例的要負相應的法律責任。二零一三年政法委下發文件:公、檢、法、司人員辦案終身負責。我不簽字,你也不能簽,將來法輪功平反,你簽的字就是罪證。」他走了。

警察把我拉到醫院強行體檢,我不配合,給醫生、護士講大法真相,講三退保平安,講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牟取暴利的罪惡。

警察把我綁架到拘留所,我在拘留所門口告訴大家:「法輪功是修佛的,法輪功是被冤枉的,李大師是救人的,天要滅中共,退黨團隊保平安,別給中共當陪葬。」我微笑著跟每個人講真相。送我的警察對另一警察說:「她從早九點到晚十點不停的講,她在救人。」有的警察見到我就說:「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我是大法弟子,拘留所的一切規定與我無關,我不穿號服、不換鞋。頭三天早上起來到晚上九點,我跟同一個屋裏的人講真相,別人睡覺我發正念、背法,早晨煉五套功法。自被綁架後,我沒有一絲怕,就按師父的要求做,在救人中修好自己,七天後堂堂正正闖出黑窩。

從得法到現在,弟子的每一步都離不開師尊的慈悲呵護,師恩浩蕩啊!弟子無以言表,我要更加精進,助師正法多救人,實現史前誓約!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