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教育界人士講真相的經歷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十一月二十八日】我從事教育三十多年,自二零零三年停發工資以來,多次去過市教育局,現已換了三任局長了。因為去的次數多了,都熟了,每次去都帶上真相資料,從門衛一直發到各教研室、辦公室、局長辦公室,當面送給他們,特別是破網軟件,他們都很感興趣,有很多人已三退了。有一個辦公室全體三退。

去年九月份,我又帶上《九評》等真相資料去教育局,六位局長每人一份。當然開始的時候先談恢復公職及工資的事,臨走時拿出真相資料送給他們。他們害怕別人看見,急忙放入抽屜裏,可見邪黨的淫威,把中國人嚇得如此膽小。我對各位局長講:你們是局級領導幹部,這麼多年打壓法輪功,你們見過正式文件嗎?回答:沒有。我告訴您:江澤民從一九九九年七月迫害法輪功以來,從上到下根本就沒有下過一份正式文件,它是口頭傳達,不留文字,暗箱操作。您想一想這正常嗎?全國性的打壓法輪功,這麼大的事不下達正式文件,這不很荒謬的嗎?為甚麼不下文件呢?因為它是邪的、惡的、違憲違法的、怕曝光的;而法輪功是正的、好的、遵紀守法的、正大光明的!大法弟子被非法勞教釋放出來後還是煉!為甚麼?因為法輪功確實能使人身體健康,按照真善忍的標準去要求自己,道德品質確實能得到昇華。你看看這些被迫害過的大法弟子,對於迫害者沒有怨氣,沒有仇恨,而且還主動找迫害者講真相,使迫害者明白真相,不再上當受騙迫害好人;使迫害者明白了善惡有報的道理,要對自己的老婆孩子著想。大法弟子的博大胸懷多麼可貴啊!要是一個常人受到迫害,他就會以惡制惡,是不是這個現狀?局長們都認真地聽著。

我來教育局找您要求恢復我的公職與工資是理所當然的。但這只是引子,最主要的是通過這事,叫您了解真相,不再上當受騙,助紂為虐,從而得救,選擇美好的未來。這是我找您的真正目地。局長們面帶微笑,從表現上可以看出,他們現在對法輪功很是敬佩,並有了正確認識。我想只要您當局長的能接受真相資料,能看就會改變觀念,就能正確對待法輪功,就不會在會議上傳達有關傷害法輪功的言論和誹謗條文了,從而使全市中小學生有得救的機會。

我調離三所學校,認識的同事很多。現在學校都是封閉式管理,沒有認識的人在裏面很難進去。我通過了解,某某教師調到哪所學校、這個學校有幾個我認識的同事。來到門衛處,我就點其中一個同事的名字,進去後就逐個向他們講真相,並送他們真相資料。有些同事開始的時候也不認同我的觀點,通過有理有據的講解,他們不但接受了真相,而且大部份都做了三退。有的同事跟我說:你被開除十多年,精神還那麼充沛,沒被壓垮和屈服,真是好樣的。我回答說:那當然,因為法輪功是以「真善忍」為指導,要求人做好事,是正的!邪怎能壓倒正呢?!

某高中四百多教職員工,該校曾發生過兇殺案,門衛查問很嚴。我通過找同事為由,送進去五十本《九評》,並對他們說:天要滅中共,希望看明白後退去黨團隊組織,大難來時能保命。其中一位久別的同事感激的握著我的手說:「多年不見,你還是很精神,還記著我們,太謝謝你了。」我說:不要謝我,是大法師父叫我來救你們的,要謝就謝我們師父吧。他說:大法確實不錯,李大師真偉大,要不全世界能有這麼多國家煉法輪功?此時我心中一股熱流湧上來,淚水充滿眼眶,心想:師尊慈悲,讓我找到該救的眾生了,他們是多麼期待得救啊!

一次剛接到真相資料《送給小學校長的一封信》。週二晚上恰巧學校召開家長會,我去參加孫女的家長會。我提前來到學校,找校長沒找到。晚上十點開完會,因時間太晚,我直接把真相信給了孫女的班主任:請看完後,麻煩轉交給校長,謝謝您。班主任很客氣地說:一定送到。

第二天,我與一朋友又跑了幾所小學,當面把信交給了校長,並講了一些真相。我把邪黨進入中國六十多年來,每次發動的整人運動,以製造謊言,欺騙百姓的手段害死了八千多萬非正常死亡的人命;要做中華兒女,不做馬列子孫;毛澤東臨終時曾說死後去見馬克思,死了他都叛國,認外國人為祖宗,等等。咱們作為一個中國人,你曾靜心、系統的思考過嗎?邪黨的本質是甚麼?它來到中國都幹了些甚麼?它是真的「為人民服務」?口頭喊美國不好,可那些高官卻把子女都送到美國居住,把錢存到美國。既然不好,那為甚麼還要這樣做呢!這些話,現在的年輕人根本沒聽說,使其大為吃驚。因為他們在信息封閉的國度裏生活,只能聽到邪黨的謊言灌輸,對海外的正面信息知之很少。最後我送他們一個破網軟件,讓他們了解一下海外信息,他們都很高興的接受了。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